自1月新型冠状病毒杀到,人人自危。究竟它的传染性有多高、死亡率是多少、戴哪款口罩可以保命、洗手之余还有甚么防护方法……经此一疫,我们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卫生意识。不够口罩、未有治疗药物,每个香港人都怕得要命,但正因为经历过沙士、适应力强,而且我们是香港人,即使环境再难,都可以调节心境迎难而上。今次专题中的故事,也许正在你和我之间上演,如果你感到担心、迷茫、无助,来看她们如何走过。

「相信好多人都知,我当初是因为陪伴男朋友回家所以才来到武汉。其实我1月中刚抵达武汉市时情况未算严重,街上仍未见人带口罩,是直至封城前3日感到疫情控制不了,男朋友便说回老家(距离市中心1小时)。

当时担心封城后会否没有粮食、口罩不够用等,而男友的表妹又在发烧,怕她受到感染,幸好最后只是虚惊一场。刚开始封城时,我们还可以驾车到别区超市买东西,现在不能出村了,就会到村的鱼塘买淡水鱼,自己田的菜吃厌了就去邻居的田收割(跟邻居说一声便可了,不用钱的)。印象最深的,是亲眼看到所养的鸡被杀掉来做菜,我哭惨了,为了不让牠白白牺牲,我现在更加珍惜食物。已经戒牛8年,希望往后的初一十五开始吃素。

疫情下见丑恶人性

平时我会在家中看电影、做家务,或在家门前打羽毛球消磨时间。这样返璞归真的生活,其实也不错。我当然很想回港,但暂时疫情未受控,回去也要强制隔离14天,而我亦没有急切回港的需要,那就先留在这里好了,当你明白无法改变已发生的事,那先调节自己的心态很重要,亦是生存之道。

我很庆幸,这段时间收到不少人的问候,更有日本朋友从日本寄来口罩,雪中送炭;但同时有些网民在我的IG冷言冷语、落井下石,令我看到人性的丑恶!」

Photo/ 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