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我國的常識,財富向富人集中,會加劇貧富差距,會導致社會不穩定。可是川普(特朗普)總統的競選觀點卻與此基本相反,他認為增加富人或公司的財富,有利於富人和公司創造更多的崗位和財富,目前川普的施政基本也是沿著這條路走的。有些迷惘了:財富聚集會導致社會不穩、消費不振等後果,但財富聚集確實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效果啊。如此矛盾,到底怎麼看?


川普他說的多半還是減少中產階級的家庭負擔,提高中產階級的收入,以及幫助產業工人找回工作,這也是他被看做populist的原因。他如果說他就是為了提高富人和公司的收入,那他一點機會都不會有。

然後的確,川普的減稅措施看似惠及富人和公司,但現實是富人和大公司在現有的稅收體制下基本都可以做到合法避稅,巴菲特的稅沒有他保姆交的多,大公司通過離岸資金合法避稅。真正倒黴的是美國本土的沒有能力合法避稅,還被外國企業逼的奄奄一息的中小型企業和個體戶。所以川普的減稅與其說是幫助大企業,不如說對本土企業和個體戶更好一些,而這對美國的本土工人也是個福音(畢竟大部分美國人都受僱於本土企業或個體經營)。對於個人稅收,川普從七條線劃到三條線,這不代表所有人都會得到減稅,其實中產階級的上層(年薪12萬以上的多半會劃到35%)其中一部分人興許是增稅,富人已經合法避稅所以他們是無所謂(這也是巴菲特哭著喊著要向富人增稅的原因,反正坑不了他,知道這人的德行了吧),真正減稅了的還是10萬以下的純中產階級和工薪階級,所以並不是隻對富人有利。

另外事實上川普這減稅還有個後招看他用不用,即35%的邊界稅,這一招就可以把離岸避稅給堵死。而對很多上市公司這是避稅的重要途徑,因為他們不能學川普這種家族企業先搞個大虧本把後面幾年的稅都免掉(除非他們想看到自己股價拋物線般墜落,對亞馬遜這種大泡沫就是nightmare),所以雖然看上去減了稅,對大公司而言沒準交的更多。

另外再看川普對某些富人開的慈善基金會下手,那些動輒把99%的財產捐出來搞慈善洗錢避稅的,看川普動不動這塊乳酪,這裡也可以榨出不少錢哦(當然我傾向他不會動這塊)
其實將財富看作是一種資源的話,就很好理解。對於資源,可以利用,可以積累,也可以閑置,也可以浪費。

積累與利用,是對於資源最好的兩種做法。

比如我有一筆錢,我用他開了間工廠,帶來了就業,這是利用資源。我有了一筆錢,但開工廠不夠,所以我慢慢攢錢等到能開的那天,這是積累。那麼什麼是閑置和浪費呢?比如我有一筆錢,但我什麼都不想幹,只想喫飯,買了一隻雞,花了一小部分。剩下的錢我放在保險櫃裏不動了,不拿出來消費和投資,直到紙幣腐爛,硬幣生鏽。這是閑置。

我有一筆錢,買了一百隻雞,吃了其中一隻,丟掉了其它99隻,叫浪費。

這時候用屁股想都知道,鼓勵積累與利用,抑制閑置與浪費是最優解。財富集中並不是個問題,問題在於財富過於集中帶來的資源閑置與浪費問題。而資源過於集中必然會造成閑置與浪費,原因在於個人或組織所掌握的資源超過其能力限度(類似於劉邦最多帶十萬兵,韓信則多多益善這種情況,如果給劉邦二十萬,那他只能指揮個十萬,其餘的十萬相當於沒用。)這個問題貫穿於整個人類歷史中,資本主義中的體現是富人建起小金庫,把錢放進去又不用(是為閑置),社會主義中的體現是瞎指揮帶來的「大躍進」(是為浪費)(這個多解釋一下:儘管「黨」在明面上沒有什麼資源,但其有至高的指揮權,所以也算是資源集中,因為權力差不多也算是一種資源。)經濟政策上,其實不管是加稅和減稅,所秉持的根本方針都是如此。但兩種方案的區別,在於實施主體不同。「加稅理論」認為是應由政府來積累與利用資源,達到最佳效果,然而馬桶執政期間,政府並沒有好好利用資源,反而浪費嚴重(比如什麼亂七八糟的民主基金,對外援助之類)再結合下歐洲政府那種無條件對難民發福利的政策,顯然「加稅理論」對政府的能力有所高估。相反,「減稅理論」認為,政府應該放權,令非政府勢力積累與利用資源,「減稅極端化」的後果也是顯而易見的,既富人把錢閑置在小金庫不用。川普政府所面臨的局面其實非常複雜,鉅富階層固然有嚴重的財富閑置現象,然而稅收政策在高超的避稅措施前對他們失效,反而是中小企業與個體戶在高稅下積累不足,難以利用。這時候,減稅恰恰是最優解,有助於提振中小企業與擴大就業(即是加強其資源積累與利用)你可以看見索羅斯等人最支持加稅,是在於稅收政策不會影響他們這類鉅富階層,反而可以打壓鉅富以下的階層讓他們的地位有相對提高。

但要解決根本的問題——財富的閑置與浪費,稅收政策是沒有什麼作用的。這需要更加堅決果敢的措施,比如川普在之前採訪中提到的「拆分大銀行」的設想(這類是對巨頭的拆分方法,)

註:本文僅供參考,沒學術價值,因為是上課無聊隨便想出來的三腳貓理論[手動微笑]
如果富人賺錢的目的是讓其他人沒錢賺,結果肯定是革命。如果富人賺錢不耽誤其他人賺錢,其他人過得也不錯,一般大家也就發發牢騷,羨慕一下,不會真的鋌而走險。


按照馬克思的理論,就是小政府+大私企這種弱肉強食的資本主義社會,進入到大政府和大國企這種讓國家帶動工人能動性的社會主義社會。別說中國幾十年前怎麼的,那是因為中國只看到了前者喫癟,沒看到前者帶動生產力發展的百年歲月,中國直接跳級到後者,才發現,不是國家的意志太高就是工人的能動性不足,說明社會發展過程中,生產力評估是很客觀的東西。現在中國在走大政府精兵簡政+大私企+國企轉型道路,生產力是上來了,弱肉強食也不遠了。直到生產力上升到足夠高度,又變為大政府+大國企。至於大政府越做越大+大私企+國企靠邊站?這是災難,你想想,政府空有能動力卻是個光桿司令,大私企弱肉強食也是為了自己千秋萬代,那麼這個國家是聽政府的還是聽資本家的?很明顯嘛,謀朝篡位咯,傀儡政權。這種事情發生以後就是分裂就是動亂,所以奧巴馬民主黨時期就是分裂和動亂。至於特朗普嗎?如果回到小政府+大私企階段,肯定會有一羣人被弱肉強食淘汰掉。這是資本主義的必然。除非在這種資本主義階段出現階級革命進入大政府+大國企的社會主義,才能在國家意志下發揮工人的主觀能動性進行生產製造。當然,有光榮也有代價--光榮就是,工人認為勞動都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代價就是,當你不勞動的時候你都覺得羞恥,以至於你都不知道賺錢了用來幹嘛。所以,財富向富人流動的結果,要麼發生弱肉強食,要麼發生分裂動亂,要麼發現大家都有錢就是不知道除了工作該幹嘛。所以最後暢想一下所謂的共產主義世界其實是這樣的場景:人們按需分配,比如喫飯的時候,不是想著山珍海味或者是狼吞虎嚥,而是根據人體消耗的能量打上一杯營養液,然後喝了。這纔是看透問題的本質,你喫的不是食物的外在,而是能量的成分--看過《黑客帝國》的都知道那是啥玩意。還有衣住行,嗯,衣服就穿工裝了,住就更簡單了,一個躺椅就行,然後戴上VR,幻想自己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空間。行就更簡單了,都有機器了幹活了,你還行個啥?還是好好地做電池這份很有前途的職業吧!好吧,在生產力最高的人類社會,人人都不需要財富,只要把身體交出來給機器,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所以財富向富人集中的後果,首先是爆發了奴隸起義,然後又發生了反封建資產階級革命,接著爆發了無產階級革命,最後人們決定還是讓機器說的算好了。這就是人類財富的走向。

財富過度向富人集中會導致消費不振進而經濟危機。

這是通過資本家來壓榨窮人的剩餘價值來實現的,過度的壓榨會導致窮人無力消費引發經濟危機。但是富人也要受到政府的剝削,那就是稅收,人力成本等成本剝削了富人的利潤。富人為了規避剝削會選擇把財產轉移到剝削較輕的地方,比如東南亞和中國人力成本低。但是這樣一來在美國的窮人就連被剝削的資格也沒有了,躺家裡喫福利,然而錢是政府出的,能跑的富人都跑了,政府壓榨不到他們只能壓榨跑不掉的中產來補貼窮人,長此以往無法持續。怎麼辦?減輕國內對富人的剝削來吸引富人回歸,然後讓國內窮人獲得工作進入良性循環。這個就是川普減稅的邏輯。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