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新聞記者 歐陽宏宇

如果全社會的傳統金融業務,如信貸、槓桿、抵押都出問題了,提升產業集羣能力的新手段是什麼?

「答案是,用基金。」7月31日,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在「2022中國財富論」上談到,我國的產業基金和地方引導基金需要一種特殊收益,但這種特殊收益不是資本獲取了多少錢,而是要帶來新產業的聚焦。「例如,今天我們再也不說一個自貿區裏有多少家銀行,而是看有多少引導基金,引導了多少風險。」

王忠民認為,園區資金獲得的最大收益率來自於產業鏈,來自於新產業鏈當中的聚焦點、突破點。如果產業鏈成熟,或者其中成長起來的產業集羣可以成立一個獨立的社區、園區、產業集羣,這樣帶來的GDP提升、改造、稅收產生的龐大外部收益,纔是地方引導基金應該追求的;如果產業集中度、集羣、產業數都有的話,資本自然會把土地價格擡高。

在數字化時代的背景下,王忠民也建議,自貿區應該抓住的產業的突破口和場景的突破口。「全球經濟都在數字化,而數字化從前期場景革命到現在的雲革命,其中的聚焦點,生產原點高度契合於園區。」他提醒,行業需要用新的金融、技術和商業邏輯推動產業集羣發展,並引導其產生適應數字化時代的全新成長邏輯。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