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又說要學中國對付疫情的手段,那麼美國這個合眾國是不是會有解體的危險?

視頻請點下面的鏈接

https://edition.cnn.com/videos/politics/2020/03/29/cuomo-trump-ny-quarantine-war-on-states-nr-sot-vpx.cnn

庫莫立刻回擊:切,我還說是他們其他州的人過來感染我們人呢! 我就不封鎖州邊境!

這不僅是紐約州長日常懟川普,也是州長和州長之間的互撕

現階段,美國疫情最妙的一點是,美國各州之間成為競爭者,相互加碼,搶奪聯邦的資源。

特朗普有兩艘醫療艦。一艘給疫情震中的紐約,另一艘就成為其他幾州哄搶的資源。

醫療資源也是。

美國各州都有疫情。許多州都在籌備抗疫物資。因為各州自行籌措物資,經常一個供貨商就會收到幾個州的報價。等於美國自己跟自己擡價,導致抗疫成本增加。

更妙的是,聯邦也會加入囤積物資競價中。

上兩周,州長跟川總的視頻談話裏,川總就得意地表示,搶不過我們,怪誰?你自己實力不夠。

紐約州州長庫莫因為推銷犯人牌洗手液,連連開會懟川普,很是贏得一票討厭川總的人心。

庫莫哭訴要3萬,只給了400呼吸機,簡直是在謀殺紐約人。

美國聯邦庫存2w。。。。紐約要全部包圓阿~~~
b站出處見左上水印

深情並茂的唸白,微紅的眼眶,感人至深。以至於大家會放過一個問題,紐約到3月27日,累計確診人數還不到5w。按重症比例說,是用不上3萬臺呼吸機的。

在呼吸機問題上,庫莫就是使勁哭,一個勁哭,哭到輿論支持他,同情他,給川普壓力。

上面招待會哭完,副總統彭斯第二批發過來4000臺。相當於聯邦庫存的1/5了。一前一後,庫莫從川總手裡摳出來4400臺呼吸機。

後面的操作絕了。川總給的呼吸機,一進紐約州,直接放倉庫了

把川總給氣得!

庫莫,你個坑貨。一頓表演,讓我全世界挨K,東西給你了,你又不用。

川總發推:數千臺聯邦給的呼吸機,在你們紐約倉庫裏養老。你趕緊地,給我分發出去!!

庫莫回一句:目光短淺!

我要3萬,當然不是為了今天用。現在用不上,21天後就用上了。

So the point is, well theyre in a stockpile, you must not need them is just ignorant -- of course you dont need them today!" Cuomo continued. "You need them when you hit the apex, which is 30,000. Were not there yet."

https://edition.cnn.com/2020/03/27/politics/cuomo-trump-incorrect-and-grossly-uninformed/index.html (具體請看庫莫借CNN之口,隔空喊話川總)

可是,庫莫哭要呼吸機的時候不是說,等我們用好,將來其他州需要再給別的州送去麼?

就你這架勢,是要其他州等到來年麼?

試想,其他也需要呼吸機的州長,聽到這段話,心裡是怎麼想紐約州州長的?

你個戲精本精。

就你們紐約州有問題麼?其他州也需要呼吸機阿。你佔著不用,哭來一堆呼吸機堆倉庫是怎麼回事!我們也缺呼吸機!而且,我們現在就缺!

等你21天峯值過去,再運過來。信你纔有鬼。

在這個背景下,不僅川總跟紐約州嘴炮,紐約州跟其他州也在吵。

3月28日,羅得島要隔離從紐約來的人。紐約州長庫莫反手就威脅要起訴羅得島。

標題:紐約州長庫莫威脅要起訴羅得島對紐約實行隔離政策

無論是說,聯邦對紐約州宣戰,還是說,要起訴羅得島,庫莫都在先發制人。把他的潛在對手——美國其他州跟紐約州開撕的成本無限提高,從而震懾住其他州。

街頭小混混羣毆,以一敵多時,這不失為一個明智的策略。

然而,面對高傳染性的病毒,不讓疫區的人隨意流動,即使移動到其他州,也必須隔離14天,原本是切斷傳染源的有效防疫手段。

同樣,在所有州都有疫情,都將面臨呼吸機短缺時,把上千臺呼吸機搶到自家倉庫裏,號稱20多天後用,聽起來,也跟幼兒園分糖果時,搶了一大把,自稱準備留著喫一個禮拜差不多。

實際上,庫莫此舉是將疫情防控手段,直接上綱,打成政治問題。

從這一點上看,庫莫真不愧是川總的老鄉。(兩人都是紐約皇后區出身)

川總要讓美國第一,庫莫要讓紐約第一。

只要貧道能活下去,哪管道友死不死呢?

前兩周,我們看到德國搶瑞士,德國搶義大利的歐洲散裝大戲。

按紐約州的發展程度,下週我們將看到散裝美利堅。


紐約州長是個寶藏,和川普共稱【吉祥二寶】

新聞要連著來看

紐約州長就在昨天,還在哭窮

我們需要三萬臺呼吸機,紐約有一半的人要被感染

紐約州在疫情高峯時期病牀需求將達14萬張,目前只有5.3萬張病牀可用

人間煉獄!川普失職!

川普說

好吧,那我們考慮封城吧

紐約州長馬上說

我們的情況正在改善,已經出現拐點了

紐約現在已經新建了4個醫療中心,增加了4000個牀位,還有4個在建,會再增加4000個牀位醫療船週一就要到了,會再增加1000個牀位隔離紐約州很荒謬,完全沒有必要

川普說

好吧,那就不必採取隔離措施了

所以你看,這就是各取所需而已

紐約州州長需要甩鍋,他選擇的方法是往上甩

早在3月16號,紐約疫情剛剛進入爆炸狀態的時候

兩邊就開始喊話

先是川普說:州長你要【做得多一點】

州長回擊:【我再做多點?......你是總統,我也是很樂意做你的工作的,把美國陸軍工程兵團指揮權給我吧,我立刻就能接手】

然後是24號,州長繼續喊話

呼吸機在哪裡?防護服在哪裡?口罩在哪裡?總統說這是一場戰爭,那就要像打仗一樣行動啊!

所以

紐約州長不斷傳遞的理念就是,紐約州弄成這樣,是因為我沒有得到支持,沒有給我資源,我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而川普也在甩鍋,他選擇的甩鍋的方式要更深一點,用的是美國各州不容觸碰的點:州權

你說我做的不夠,好,那我直接下令封州,你州長靠邊站,我來

美國州長和總統是什麼關係?

美國是聯邦制國家,50個州(state),相當於50個小國家,除外交等少數權力歸聯邦政府以外,各成員享有高度自治的權力,有自己的憲法和議會

做個類比就是,整個美國就是五十個股東成立的一大公司,各州是股東,憲法是公司章程,參議院是股東會,眾議院就是工會,聯邦政府就是公司管理層,總統就是總經理,各州州長就是股東代表

總統是很難【命令】州長的

所以川普把皮球踢給了州長,州長立馬懂了,兩邊一起就坡下驢

說起這個州長,也是個人才

老爹就是紐約州的州長,子承父業

老爹1984年和1991年競選過總統,但是沒有成功

兒子據說也有意向參加2024年的選舉

所以川普是靠著疫情裡面罵中國,來穩今年的選票;州長是靠著疫情罵總統,為將來參加競選做準備

一丘之貉,同臺唱戲而已


戰爭已經開始

羅德島的國民警衛隊和警察,挨家挨戶上門搜查紐約客,他們還在紐約進入羅德島的95號高速公路出口,攔截懸掛紐約車牌的汽車。

在紐約成為新冠病毒爆發地之後,大量紐約人逃往外州躲避,然而一些感染者或者無癥狀攜帶者也混在其中,導致疫情往外州擴散,羅德島就深受其害,有一般的確診者是紐約人。

為此,從週五開始,羅德島警方開始攔截懸掛紐約車牌的車輛。週六,羅德島州長指示國民警衛隊,協助當地警方挨家挨戶地搜查紐約客,並要求他們進行為期14天的自我隔離。

羅德島州長吉娜·雷蒙多(Gina Raimondo)說:「現在我們面臨著一個明確的風險。這種風險來自紐約市。」

吉娜說,羅德島將近一半的新冠病例來自紐約,特別是紐約市都會區,而且病例數每天都在增加。她說,由於紐約的地理位置靠近羅德島,因此必須採取這一措施以降低感染率。

吉娜週五表示,「我重申一下我宣佈的命令,任何以各種途徑從紐約來到羅得島的人都必須被隔離14天。此項命令具有法律效力。違反命令的人最高將被罰款500美元,或者監禁90天。」

此命令一出,羅德島的國民警衛隊和警察,挨家挨戶上門搜查紐約客,他們還在紐約進入羅德島的95號高速公路出口,攔截懸掛紐約車牌的汽車。

國民警衛隊在火車站攔截紐約客

.

國民警衛隊在高速公路路口攔截懸掛紐約車牌的車。

.

國民警衛隊對紐約客髮指引。

.

史稱:羅德島戰記


首先,這是紐約州長和總統聯手給比爾蓋茲這樣的理想主義者上了一堂生動的關於「聯邦與州權之間的關係」的美國中學政治入門課。如果比爾蓋茲不能說服一個紐約州採取6-8周的全面自閉,他要求聯邦政府實行全美自閉6-8周就純屬是書獃子的臆想。

其次,紐約州長完美強調並重申了抗疫責任在州政府而不在聯邦政府。於是任何歌頌他如何領導抗疫的人就無法同時又幫他甩鍋。

再其次,紐約州的疫情根本就是紐約州長一手造成的人禍。紐約州的「抗疫對策」,尤其是它的「檢測措施」一直是,到現在仍然是個笑話。這個州長現在所做的一切撐死了也不過是在戴罪立功而已。

最後,紐約事實上已經成為了美國的倫巴蒂。美國每日新增新冠死亡者有三分之一在紐約。

目前美國其他州自保的最佳對策就是象羅德島,佛羅裏達,德州,堪薩斯和肯塔基等州學習。這些州早就宣佈對來自紐約康州新澤西州三角地來的居民隔離14天。德州早先發布的州令不僅針對上述三州,還特別針對來自新奧爾良的居民。而彼時佛羅裏達和德州自己尚還沒發布「州居家令」(實際上佛羅裏達前天,德州上前天才正式發布該令)。

德州還在高速公路上嚴查任何來自(即使是路經)新奧爾良的車輛。

一個小插曲是,有個在德州居住了多年的大媽,因其車仍然掛的新奧爾良車牌而每次出門都要在不同路段被警察攔下訊問,哭笑不得。

現在德州的最新州令擴大到了路易斯安那州,華盛頓州,加州等州和亞特蘭大,底特律,芝加哥和邁阿密市等市的居民,以及經過路易斯安那州的車輛。

堪薩斯州令類同。

德州對違規者的懲罰是高達1000美元的民事罰金和6個月的刑事監禁。

俄勒岡州類同。

而紐約州只對違規的商家罰款,對個人違規則無相應的處置。

這就是德州州長與只會在電視上演戲的紐約州長在抗疫對策上和執法態度上的區別。

然而即使這樣,佛羅裏達仍然把高爾夫球場,德州仍然把教堂視為「基本設施」繼續開放。

西弗吉尼亞仍然把散步,騎車等戶外活動視為「基本需要」而放行。

弗吉尼亞雖然關閉了海灘但仍允許在海邊鍛練和釣魚。

華盛頓州仍允許戶外散步。

。。。。。。

這些都是州權的體現。

可見比爾蓋茲幻想對美國各州一刀切的提法離現實差得有多遠。

而央視新聞把紐約州與聯邦政府的關係誤當成了湖北省與中央的關係一驚一詐來報道,說實話有點丟分。

至於猜想「合眾國解體的危險」?題主真地想多了。


《紐約封城日記(二)》

「封城日記宇宙」系列其他作品

《紐約封城日記(一)》?

www.zhihu.com圖標《東京未封城日記》?

www.zhihu.com圖標《羅馬封城日記》?

www.zhihu.com圖標《華盛頓封城日記》?

www.zhihu.com圖標
看這封面就知道是大製作好嗎?

作者:美利堅良心作家圓圓

翻譯:手扶拖拉斯基

2020年3月29日:「時代的一粒灰,落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一座總統山,落在自由女神像上,就要把它砸平成時報廣場……」

今天是個不愉快的日子,依然天陰,有點冷嗖嗖的。我在華盛頓的表妹一早發給我照片。留言說,你的Facebook被封了。接著看到NBC新聞,紐約州長Andrew M.Cuomo聲稱強制隔離相當於聯邦對紐約州宣戰,這是多麼可怕的一種表述。我們的國家正處於災難和苦難之中,而聯邦政府的官員們還在為此類事件喋喋不休……不會有人為此被追責,Trump政府試圖將防控不力的責任轉嫁給中國。這不只是生命逝去的悲哀,更有不準說出來的悲哀,眺望著遠方的自由女神像,我也不說。

我常常說「時代的一粒灰,落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一座總統山,落在自由女神像上,就要把它砸平成時報廣場……」,今天我明白,美國公民是沒有尊嚴可言的,我們犧牲掉了自己寶貴的個人權利,換來的卻是良知與道義的泯滅。

同學傳來一個Facebook上的帖子。標題是:「中國知名論壇『知乎』網民竟痛斥美利堅良心圓圓抄襲中國作家方方,您怎麼看」。《紐約封城日記》的初衷是為了讓全世界熱愛自由民主的公民看看我們偉大的美利堅是如何戰勝這場瘟疫的。如今這樣的帖子出現,網路上一些別有心機的人煽動民粹,讓極左的年輕人泯滅良知來攻擊我,我能說什麼?

另一件事就更匪夷所思了。而且突然之間鋪天蓋地而來,還被人送上了Twitter上的趨勢。大意是說,我利用特權,找FBI把我侄女送出紐約,弄到了北京。好幾個媒體,煞有介事地寫文章。看來那些惡意攻擊我的人是真找不到什麼事了。

我侄女到北京有十多年了,本屬中國僑民。回北京,坐的是中方的航班。美中兩國說好了的。坦率地說,作為一名New Yorker,紐約的FBI我也有幾個認識的朋友。紐約市FBI有個寫作聯盟,還邀請我去參觀過,以前開什麼會,也邀過我。我也寫過不少關於FBI和CIA的小說,很多素材就是從他們那裡得來。我跟FBI很熟悉,這豈不是很正常的事?我認識他們,有急難事,向他們求助,其實也很順理成章呀。

但今天還是有好消息。是這麼多天來,最令人激動的消息,總統Trump先生下令讓大眾、波音等集團生產呼吸機,我們州長Andrew M.Cuomo先生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每一位New Yorker都很激動,如果不是我們美國公民遵守規則,不能出門,大概早就上街狂歡了吧。關了這麼久,盼了這麼久,總算看到希望,而且來的那麼迅猛,來得那麼及時,來的正是大家日漸沮喪的時候。儘管後來我在NBC的新聞看到,說Trump不滿紐約州要這麼多呼吸機,但我想,管他的,還是拿它當好消息聽吧。

再次強調:根據我紐約西奈山伊坎醫學院(Icahn 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醫生朋友的說法,COVID-19傳染力強,但只要有正常的治療,死亡率並不高。在中國後期有機會得到治療的病人,業已證明瞭這個。歐洲地區的死亡人數多,主要就是住不進醫院,輕症變重症,重症致死亡。加上隔離方式不對,居家隔離導致全家被感染,病人更多,才引發許多悲劇。醫生朋友說,如果早有措施,以紐約現有的牀位,是完全可以讓重症病人都住進醫院的。這次的疫情,顯然是合力釀就。敵人不只是病毒一個。我們自己也是自己的敵人或者幫兇。

據說很多人此時才幡然醒悟:知道天天空喊「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沒有意義;知道天天光是自由民主人權掛在嘴邊沒半點用(我們以前稱這些人為「嘴力勞動者」);更知道一個社會如果傲慢自大,不實事求是,不相信別國的抗疫經驗,後果不只是嘴上說的害死人,而是真的會害死人,並且是死很多人。這個教訓,也算又深刻又沉重了。儘管我們有過H1N1,但是很快它被忘記;現在又追加一個COVID-19,我們還會忘嗎?魔鬼永遠在後,我們不警惕,它還會再次追加,直到把我們折磨醒來。

問題是:我們要不要醒呢?

致敬方方!「封城日記宇宙」計劃現已開啟!?

zhuanlan.zhihu.com圖標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