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很爱看奇幻冒险小说的忠实读者,只是真的能入眼的大多是欧美系列的居多,时间如果设定在现代,地点不外乎是在纽约的长岛有著半神半人的混血营就是在英国伦敦有著时间永远停留在凌晨三点的夜城,内心总希望可以有本精彩的奇幻小说可以稍微提到台湾呀! 当拿到「禁猎童话1:魔法吹笛手」,一翻开就看到那熟悉的国家戏剧院跃然眼前,真是太让我血脉贲张了!虽然很可惜台湾的场景没有出现很久,但这样的开始总是让人耳目一新,也引领著我开始往下深入故事中的情节 黑色的童话是长大的洗礼 童话故事的起源一开始就是传统口述民间故事的一部分,许多绘声绘影的民间传说就这样以口耳相传的方式世代相传才成为我们所熟知的童话故事,所以又有谁能说这些不是真实存在的呢?假设这些故事其实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只是在经过代代相传被后世改编成了现在我们从小听到大的童话故事呢?这让我不禁联想到我心中的奇幻大师,安杰·萨普科夫斯基所写的奇幻小说「猎魔士」,安杰大师就是透过杰洛特的冒险遭遇来诉说著看似我们熟悉的童话故事却总是在结尾处颠覆我们的认知,让主角一定要两害取其轻的做出抉择,变成更贴近现实的黑色童话!而在禁猎童话里,作者海德薇同样没有让读者感受到大家以为的童话美好结局,谁说好人就一定会顺顺利利的度过难关及考验呢?我们都明白现实中从来都没那么简单。 海德薇同时还做了让许多西洋童话故事中出现的器具透过「代代相传」这样的有趣设定,让这些「神器」来到了现代,并让主人翁随著故事进展对此有了许多假设但却在最后又没说这就是最终设定,让我也怀疑主角们的假说并不是绝对而只是书中人物未经证实的理论罢了,这样的故事安排给了我更多广阔的遐想,我不禁在脑海中幻想著如果从第二集开始可以加入许多中国古代的民间故事,像是可以不断复制东西的聚宝盆或是包公办案可以去地狱的游仙枕,还是可以来个可以随意伸长变短的金箍棒?然后在台湾或大陆的许多地点有著更多精彩的冒险那该多有趣呀! 败坏之先、人心骄傲 可以拥有这样的神器真的就是幸福的吗?虽然感觉可以透过神器完成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这样的获得是否就抹灭掉了身为人该去努力奋斗的精神?而变成依赖成性,妄想自己无所不能?透过这本书仿佛也在提醒著我们,不论你拥有多强大的物品,关键还是在使用者身上,稍有不慎,看似再好的立意良善最后都是造成旁人的大灾难罢了! 这是本从头到尾没有冷场的有趣奇幻小说,虽然我对于封面不是很喜欢,总觉得应该要用不那么日式的画风会更凸显整本书的完整呈现,但是瑕不掩瑜,毕竟真的难得可以看见有台湾作家写的奇幻小说,还记得上次让我有惊艳感觉的台湾奇幻小说应该是戚建邦的「恋光明」了!而在看完「禁猎童话1:魔法吹笛手」后,让我开始期待第二集会有怎样的有趣设定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