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8最佳男主角入圍名單中,有剛以《當男人戀愛時》拿下北影影帝的邱澤,對上為戲瘦身12公斤的張震、首度挑戰演同志的柯震東、展現角頭鐵漢柔情一面的鄭人碩,以及曾得過金馬影帝的港星吳鎮宇,競爭十分激烈。

電影《當男人戀愛時》:「你跟我出來,一次一格,塗滿免還,錢我會想辦法還你,你以後不要再來找我,我愛妳欸。」

當台客流氓墜入情網,原本荒誕不羈的生活填滿了粉紅泡泡,邱澤在《當男人戀愛時》裡直球示愛,手法看似笨拙粗暴,卻又純情得討喜可愛。

演員邱澤:「他的心裡面有很多他的小劇場,然後他其實是一個很浪漫的人,對於追求愛情這個執著是滿像的,但是不像的地方就是,不會那麼虛榮你知道嗎,他是整個把保齡球館包起來這樣子,愛你99,這個一般是比較難會這麼做的。」

電影《當男人戀愛時》:「不要走拜託,一分鐘就好。」

儘管愛火熾熱,但生活卻陷入了困境,邱澤細膩呈現出男人的情感,演出自然並賦予角色深刻魅力,才剛拿下台北電影獎影帝的他,再以這個角色殺進金馬獎。

演員邱澤:「獎項有點像是禮物,就是你認真努力做好一件事情,然後被肯定,所以我覺得當然會很期待收到禮物。」

期待收到金馬獎座厚禮的,還有以《緝魂》中的癌末檢察官一角,4度入圍金馬影帝的張震。

電影《緝魂》:「王世聰這個案子指分給我,這個署裡除了我以外還有誰能辦。」

演員張震:「他生病,他很多地方他行動比較不便,到電影後半段的時候,基本上就只能坐在輪椅上面,然後可以表演的區域變少,很多地方都要靠眼神去說故事。」

是檢察官也是病人,不管是辦案時的銳利眼神、或是面對妻子的深情凝視、甚至是生命將盡的無助不捨,他都精準掌握,更為了讓外型有說服力,花了3個月瘦身12公斤。

演員張震:「瘦身的這幾個月時間,也可以當作是為角色做準備,然後這個時候同時也是跟導演有一個比較長時間的互動,給導演看看,欸現在夠不夠瘦,我每次去定裝的時候就是都要吸氣,欸現在夠瘦嗎?還是不夠。」

同時還改變了說話與走路方式,由內到外全然進入角色;而《金錢男孩》裡飾演性工作者的柯震東,則是首度挑戰演同志。

電影《金錢男孩》:「我想像蜘蛛,一個都不放過、每個都愛,這錯了嗎?」
演員柯震東:「他(導演)說我是服務型的,所謂服務型就是我會配合客人要什麼,交際花這方面就是多看某些夜場的朋友,可以拿到一些靈感這樣子。」

2度入圍金馬影帝的他,不再是過去純愛電影中那個愛耍帥的男孩,他深刻道出為了生存而從事外人難以理解行業的沉重與無奈,演技內斂,更被評審盛讚,是最超越自我的一次演出,尤其最後這一幕非常有魅力。

演員柯震東:「角色情緒很重,又情感拉來拉去的,然後哭戲也多,那場是我唯一一個算是比較放鬆、然後比較偏愉悅的場,所以在那個時候,我把該做的表演都大概傳達完之後,導演也不喊卡,我就真的是開始狂跳,就可能順便把拍攝的壓力跟某些不愉快,都在那邊全部亂丟這樣,我說心裡的這樣亂丟亂丟亂丟。」

電影《角頭浪流連》:「我也想好好生活啊、我也想要好好工作、我也想要有一個穩定的家庭。」

4度入圍金馬獎的鄭人碩,這一次以《角頭浪流連》中的阿慶首度問鼎影帝,由於故事設定是發生在《角頭2》的6年前,因此不論是樣貌或說話方式都得呈現出更年輕的姿態,但要找回青澀感可不容易。

演員鄭人碩:「我就必須要讓自己保持幼稚、保持衝動、保持對戀愛的憧憬,很年輕就背負著家裡的一些事情在身上,所以不得不讓自己快速長大,所以我就必須要再更回推在我自己個人的更前面一點,比如說求學時代、或是當兵的時候,我要把那個時候的自己,對人與人相處的感覺再把它找回來。」

片中他面對感情的羞怯和猶疑,讓人看見角頭兄弟也有鐵漢柔情的一面;另外曾在2000年以警匪片《鎗火》拿下金馬影帝的港星吳鎮宇,今年以《濁水漂流》裡的染毒街友再度角逐,他除了刻意增肥外,還打造了一口爛牙,只為貼近角色。

電影《濁水漂流》:「你們不要碰我的東西,今晚這裡要清場,所有垃圾都要清走,什麼垃圾,這是我的家當。」

港星吳鎮宇:「是一件真人真事,他們覺得有些事情大家的感覺不一,沒理由就把我丟掉,把我當垃圾,又不讓我拾回,當時是一個挺不開心的場面。」

電影《濁水漂流》:「政府做錯事就要道歉。」

為了一起在街頭生存的「家人」向政府討公道,他將社會底層人物的辛酸與沒有明天的絕望,以及為了尊嚴寧死不屈的精神,演得撼動人心。入圍最佳男主角的五位演員,演出的劇本迥異,他們用演技刻劃故事的靈魂,展現不同的銀幕魅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