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複雜性創傷的來談者工作時,常遇到的現象,就是對於辨認發生過什麼事件,對現在的情況是有關連,會遇到困難。在西班牙專長與創傷、解離的治療師,Dolores Mosquera的工作坊,關於隱藏的不當對待,讓我對於評估/辨認,多了幾個線索。



說好不哭

說好不哭,是周杰倫與阿信的歌曲,也是在評估童年經驗中重要的一個線索。 當父母對孩子說不准哭,不是故意傷害孩子的行為,但是可會對孩子造成影響,認為在家裡不准哭,只能躲起來偷偷哭或是去外面哭。進一步,可能會讓孩子出現哭是不被允許的行為,當有感覺出現,想要哭泣的時候,會用邏輯腦去阻礙感覺的出現,忍住不哭。在治療中,這樣會阻礙歷程更新的進行。在治療中,我們可以嘗試讓眼淚有些空間,可以感覺眼淚所傳達的訊息。記得,可以在這裡哭,這是很OK的。


你是姊姊,要照顧/讓弟弟

在小紅帽的故事裡,媽媽請小紅帽拿東西去森林裡探望生病的奶奶。在我原本的想像中,小紅帽是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很孝順的聽從媽媽的話去做事。但是在聽完<角色反轉>,子女承接了照顧者應該扮演的角色,並在照顧原本的照顧者或其他家人。 除了看小紅帽有不同的感受,對於常聽到的<妳是姊姊,要照顧/讓弟弟>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可以看成是父母要求年長的孩子,要扮演照顧者的角色,甚至是把自己的需求,擺在年幼的孩子後面。孩子長大之後,可能也學會了忽略自己的需求,把注意力放在照顧其他人。(有人會說,我總是在關係裡面付出比較多的那一個)


不准和同學玩,下課直接回家

遇到過度保護的直升機父母,孩子沒有辦法建立自己的資源/能力,用來面對生活無可避免的壓力與挑戰。在長大後,可能會常常感覺到自己很無助,沒有辦法好好的自我調適,進一步就使用酒、娛樂藥物、或是一些對自己有傷害的方式來面對情緒與壓力。

延伸閱讀: 吊車/舉重機。藝術治療


The way we talk to our children becomes their inner voice.

我們與孩子說話的方式,會變成他們的內在聲音。

Peggy O’mara




延伸閱讀: 聽見你的聲音~淺談腦內聲音


協助孩子/發展照顧自己的能力

或許從我們如何學習照顧自己的角度,可以提醒怎麼與孩子相處。當孩子感覺是接受到無條件的接納,長大成人時可以接受自己的樣子;當孩子覺得照顧者知道自己的感受與遭遇,長大成人時可以覺察自己的感受;當孩子有快樂的童年時光,長大成人時可以享受生活的美好;當孩子感覺很糟/生氣,仍然感覺是被接受的,長大成人時我們可以接納/了解自己的情緒。試試看,照顧孩子,培養孩子健康的成長,從生活中開始。


參考資料: Dolores Mosquera@ 4th Summit of EMDR, Complex Trauma & Dissociatio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