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校友羣裏被稱為「蒙神」的同級校友。我病中無聊開個公號寫文章,偶然的機會他看到了一篇文章,跟我聯繫而認識。然後極少與外界交流的我被他拉進了一個校友羣而他開始為我大力宣傳,粉絲數開始蹭蹭往上漲,從幾十到幾百。使我堅定了寫文章的信心與決心。在這個基礎上我又寫篇「爆文」,達到了幾千。

他是羣裏的傳奇,哲學系畢業卻跨行搞IT,研究語音識別;對社會上的種種現象、世界政治常有精闢見解。

然而,天妒英才,沒有幾個月,突然就被發現肝癌晚期,不到半年他就離世了……


我曾經有一次和我姐去遛海沿,回來的時候坐的公交車,因為不是早晚高峯人不是很多。我投幣上車一擡頭看見一個濃妝艷抹的阿姨映入眼簾,打扮的跟個「鸚鵡」似的,(真的不是不尊重長輩,是當時就是冒出這個念頭。)懷裡抱著個孩子。我和我姐就站在下車門位置。過了兩站,阿姨旁邊空出個位置,我就過去坐。結果驚悚的一幕出現了。我發現她懷裡抱著的不是個孩子,而是個跟兩三歲孩子那麼大的娃娃,穿著手工織的毛衣和小孩褲子。而且嘴裡念念有詞,把娃娃額頭親的錚明瓦亮的。大白天的我就直冒冷汗。當時只感到驚悚了。等阿姨到了站,我才覺得或許是她裏可能有孩子夭折了,找個娃娃來代替孩子,尋找慰藉吧。


今年國慶的時候去太原玩。去了一趟平遙,從平遙回太原的時候在火車上碰見了一個女生。那個女生很好看,很漂亮。我們倆路上有好幾次看著對方都不禁笑出來。她是坐票,我是站票。她真的很漂亮。令我印象深刻。(我是男的)我還偷拍了她兩張照片。/捂臉。


三四年前,開車在一個十字路口直行通過,被一輛左轉的越野撞了!MD!停車。下車。對方一個膀大腰圓一米八左右的光頭,一下車就指著我邊走邊嚷嚷:你怎麼開車的?!我蹭一下火就上頭了:怎麼說話的?是你撞了我好不好?!光頭男過來看我車的狀況,我掏電話報警,隨時準備著跟光頭男吵架。不知道啥時候走過來一個女的,個子不高,看著很有氣質的樣子,跟我目光接觸的同時就笑盈盈地說:哎呀!剛被人撞了,現在去4s店定損修車,卻又把你撞了,我這運氣也太不好了啊。沒等我反應,轉頭對光頭說,你幹嘛對著美女大呼小叫的?去拿駕照,讓美女拍個照片。然後面向我,仍然笑盈盈地:小妹,實在不好意思,我兄弟性子急,把你車撞了。是我的全責。你看這樣好不好,我要去定損修車,你拍下我的駕照和車牌號,記下我的電話和微信。你自己去修車,花費我微信轉給你。發票我回頭聯繫你找你拿。好不好?

好不好?

我那一肚子火早都跑沒影了,當然好了啊!於是一場原本很不愉快的事故就這麼輕鬆愉快地解決了。

幾年過去,那個姓梁的姐姐一直在我的微信通訊錄裏,所有手續辦完後也沒有聯繫過,但是,那短暫的交集卻讓我印象深刻,至今歷歷在目。

優雅!從容!


我男朋友,說交集很短不太對,但是認識他不久就讓我印象深刻。

都說同齡的男生女生,女生的思想會比男生成熟,我們倆同齡,但是他的思想成熟到讓我震驚,甚至超越了我爸這個年紀的,說認識他以來他成為我的思想導師也不為過。

沒錯,印象深刻到我會記他一輩子。。。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