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火影最令我映像深刻的就是这两段情谊,作者都为他们加上了「羁绊」两个字。想了想可以把他们放到一起提问,在我心里这两段感情都包涵著知己和救赎,都比友情爱情更珍贵特殊。这是我心里模糊的答案,清晰的答案直到现在我还没有找到。我想听听大家对这两段感情的看法,非引战,希望客观评价(????ω????)

然后是一种相似感

他不是任意选择追逐的目标和竞争对手的,佐助是个必然的选择。

鸣人在忍者学校时期虽然是被排斥的,但不是每个人都在排斥他,他也拥有自己的朋友,他和鹿丸,牙还有丁次也有友谊存在,但是佐助不一样,他和佐助没有很多的接触,在分到一个班之前是不熟的,更多的是鸣人单方面的挑衅,佐助冷淡的回应(尽管两个人早早就注意到了对方)

因为他在佐助身上找到了同类的气息,那是孤独的感觉。

但是相距太远,他在往前追,为的是一个平等的来自竞争对手的认同。

也是因为这份孤独的相似感,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他的。

(这里让我想起黄金之风里纳兰伽追船的部分,因为特里休让他想起曾经被抛弃的自己,所以他认为特里休就是他自己,他根本无法看著特里休而什么都不做,鸣人佐助的这种无法置之不理的心态也可以用到这里)

而对于佐助来说,鸣人是他最好的朋友

不从鸣人这个角度说是因为鸣人的朋友真的很多,佐助是封闭自己的心的,他认同伙伴,但是朋友寥寥,鸣人是他难得牵绊。

第一次终结谷时想过杀掉鸣人获取万花筒写轮眼,第二次终结谷时认为杀掉鸣人从此再无牵绊,鸣人始终是最特殊的那个。

可以说鼬走后,鸣人就是他的唯一

最后是感情相通

火影698有一句著名的你痛我也痛,因为真的很像,虽然两个人的路线并不完全相同,一个是一无所有逐渐收获,一个是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但是这份孤独吸引了对方,于是很容易就感同身受,因为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一个也很孤独的人

佐鸣之间感情说起来真的挺有意思的,鸣人觉得佐助无论什么都能做的很好所以心生向往,佐助眼里鸣人的精神强大,可以支撑起所有同样向往著鸣人。

虽然698之前也是明显的双箭头,佐助对鸣人的特别待遇也都肉眼可见,但是698佐助的独白真的对这份感情升华了不少。

想一想差不多是和第一次终结谷鸣人内心独白的呼应吧。

最后总结一下

他们是最厉害的竞争对手,也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也是命运的兄弟,感情相通,是最为特殊的存在。

一点乱七糟八的想法,还望不要嫌弃


偶然翻到,题主这两对的比较真的莫名戳我的心。二者可以说都是心中的一份难平之意,因为原作最后各自结婚生子的结局而留下的永久的纠结。这种「羁绊」之所以会被反复思考,各自成家的结局功不可没吧2333

我觉得鸣人与佐助,一护与露琪亚毫无疑问是两部漫画各自最深的一对「羁绊」。虽然一护和露琪亚相比鸣人佐助少了从小到大的陪伴,少了「三生三世兄弟情」的加持,但纵观死神从头到尾的剧情,一护与露琪亚可以说是相伴闯过一个个难关吧,可以说是在剧情中关系最密切的两个人吧。从故事的开端那把插入的斩魄刀,到熟悉设定的日常相处,再到营救与成长。死神与草莓是一开始的标题,也是最后结尾的标题。

这种高度契合的神交被命名为「羁绊」,那么既然这种深刻的关系凌驾与亲情友情爱情之上,身处于偏理想化的少年漫中的他们,怎么会选择一个对自己而言不是那么重要的人结婚呢?既然处于一个理想化的少年漫中,为什么还要赋予它现实呢?

我不认为原著应该画鸣人和佐助在一起,俩男的太不现实。即便作为一对异性羁绊,我也没有期望一护和露琪亚结婚。我一直以为火影和死神会迎来一个开放式的结局,不会把时间线推到结婚生子。鸣人当上火影而佐助成为火影背后的那个人在外面旅行;一护结束战斗回到自己的日常而露琪亚留在尸魂界,画上一个略带伤感与遗憾的句号。

虽然说他们的羁绊是所谓高于亲情友情爱情的存在,但我不认为这是他们不能在一起而和别人结婚生子的理由。我觉得,在这种最为亲密的关系下,他们是有在一起的可能性的,即便无法在一起,也不会找个对自己有好感的关系比较好的人结婚。与现实不同,在漫画中鸣人与佐助,一护与露琪亚,在他们心中对方应该是从众伙伴中剥离出来的一个独特的最重要的存在。 我觉得这份特殊对于与他们结婚生子的夫妻而言是非常残忍的,当自己的丈夫/妻子拥有一个凌驾于自己的世间独一无二的亲密关系时,那个人又怎会不心生芥蒂。

所以我觉得即便他们不在一起也不应该和别人结婚生子,而是应该迎来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同时,既然他们拥有了凌驾于亲情友情爱情之上的感情,那么降维产生爱情方面的行为也是有可能的吧。

这种眼神,真的是有可能的吧

(删除了对个人生活上的一个引申)

对于二者的结局我是从不可置信到自我怀疑去寻找理由尝试接受,最后到妥协勉强接受。可一开始得知结局时不可置信的感觉是无法忽视的,其实火影的结局吧emmm勉勉强强有点预见性,虽然还是没预想到会结婚生子但emmm也没有到怀疑人生的地步。。。但看到死神结局我忍不住怀疑人生了。。我甚至觉得被98欺骗了。。自以为老实本分跟著官配大旗走了那么多年,竟然翻车了???天地良心,我真的没有抱有私心因为厌恶哪个角色而对配对执迷不悟。虽说一护和露琪亚的关系要比一般的男女关系更高级,但既然是更高级的那也是包含了亲情友情爱情的吧,在最后一话出来之前被想为「官配」没毛病吧。。私下里我都把鸣人和佐助当「官配」,碍于同性关系一般不明说,可一护和露琪亚。。虽然一个代表人类一个代表死神立场不同。。可是。。算了。。

我觉得少年漫中的感情是特别纯粹的,鸣人佐助、一护露琪亚,他们的关系是一种理想化的特别的存在,这种理想化甚至有一种排他性,将他们与其他角色配对对我来说就是屈于现实。而在理想中赋予现实真的是一件很不现实的事。


太忙了来占个坑吧,我估计是没机会详写了

一护和露琪亚的羁绊是游离于三种感情之外的精神联结。类比来说,前中期一护跟露琪亚的关系和《神曲》中但丁和贝亚特莉切的关系是很类似的,即「精神上的引领者和跟随者」,而后期则是拓展到和整个尸魂界相互的支持照应。

所以说把一护和露琪亚的羁绊理解为爱情实在是对作品主旨彻彻底底的降格_(:зゝ∠)_


啊啊,问的是死神和火影,可是下面的很多人都没看过死神,真是悲伤。

鸣人和佐助不多说了,上面那么多人说。

『最好的朋友,一生的对手。』

首先,死神的主题更多的应该是『守护』。

一护与露琪亚,井上已经给过答案了。

以吾观之,露琪亚对于一护,就如同海贼王的红发对于路飞,志波海燕对露琪亚一样,是一护的领路人(和姐姐的成分)

(露琪亚与志波海燕)

(露琪亚与一护)

无论过了多久,只要见了萎靡不振的一护上来就是个热情的飞踢。

谁规定男女在一起只能是爱情,挚友不行吗?

「再见了,我先回去了,死神。」

「不是死神,是朽木露琪亚。」

我曾经也有个这样的朋友,后来她死了。


其实我曾经很多次在想这些番里口口声声说这么多次的「羁绊」到底是什么意义。

知道我看了许多其它番剧,我慢慢理解并能慢慢开始体会那种羁绊的含义。死神没看过,但是火影是我的「启蒙番」。其实当时关注的无非就是哪个人用什么忍术,对羁绊这种东西毫无感觉。直到后来随著阅历和年龄增长,也看了其它许多番,知道看到钢炼,我开始慢慢理解了之前火影里面老是提到的羁绊的含量。

其实举几个例子比较一下会比较容易找到感觉,就比如火影里面的鸣人佐助,鸣人和带土,鸣人自来也,鸣人和四代,鸣人和长门,自来也和四代,三忍和三代等等;换个番,钢炼里的爱德华和阿尔;再换一个,与火影可以说非常神似的英雄学院里,绿谷和咔酱,绿谷和轰,绿谷和死柄木吊,绿谷和欧尔麦特,欧尔麦特和all for one等等。

火影的羁绊,除了有钢炼里爱德华和阿尔的那种以不灭的誓言为建立基础伴随起来的羁绊外,还有通过塑造矛盾体现出来的羁绊。而鸣人和佐助的羁绊还融合了这两个方面,所以也可以说是非常复杂了。理解火影里面鸣人和佐助的羁绊,我是综合了两个例子来理解的:英雄里的绿谷和死柄木吊,以及钢炼里的爱德华和阿尔。

本来这两种羁绊的性质就是互相矛盾的,其中还有一种其本身就是由矛盾建立起来的,所以这种矛盾上建立起来的矛盾的羁绊,是我体会到的火影的羁绊的特点。

鸣人和佐助的信念不同,对立,这是建立在矛盾上的羁绊。鸣人发誓要带回佐助,这是带著誓言的羁绊。这两种羁绊的性质是一个由矛盾以及信念的对立产生,一个却是因为感情、肯定、内疚和后悔建立起来的羁绊。

佐助和鸣人处的是不同的环境,因为他那个对其他人来说是无所不能之神但对佐助来说却是一个究极大坑货的尼桑,导致了他的人生轨迹一直被鼬的光圈影响,并被鼬曾经的行动给一直坑到了和鸣人打一架后漫画完结。他的人生轨迹因为鼬的缘故永远的改变了。但是他在之后遇见了鸣人,曾经短暂的打开了自己心扉的人,不过后来由于大蛇丸的捣乱,他走上了中二的道路一去不复返。佐助想要斩断羁绊,因为每次看见鸣人就会使自己复仇的欲望暗淡下去。而且在明白鼬的真相后,还中二的想向迫害自己尼桑的世界复仇,然鹅鸣人这个人对于佐助来说真的很神奇,我一看见你我就热爱和平得要死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于是佐助就越发想要斩断羁绊了。不过所谓剪不断理还乱,这种感觉让佐助非常痛苦。

鸣人这边就简单很多了,遇到一个肯定自己的人,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遇到自己一生的挚友,然后挚友的中二之魂被激发了,然后去拯救挚友。相比下佐助承受的黑暗比鸣人要更深。

总之这份羁绊是一种很难凭空想像但是却在你感受到后及其能把你感动或者说代入的东西,火影里如果单谈鸣佐的羁绊,那我觉得就是一种建立在矛盾上的羁绊。


死神没看过,只看过火影,搬一下我在另一个回答佐助和鸣人之间的感情的回答

很多时候,一段关系或者说感情已经深刻到的确很难用语言来形容,因为语言终究是苍白无力的,或许那个时候,就已经不能用世俗的定义去理解这段关系或者说感情了。

如果硬要用通俗的语言来形容,说实话真的很难用很准确的词语来形佐鸣之间的感情,我觉得这好像真的不能用单薄的兄弟情,友情来形容,特殊的感情也就是爱情又不够准确,如果真的有爱情,我更认同下图中对爱情的定义,但是有一点毋庸置疑,在这个世上(逝去的鼬不算)鸣人都是佐助的唯一

其实佐鸣之间无论什么感情,的确可以用官方的羁绊或者说灵魂伴侣来形容,但我更想说这种感情实际上超越了世俗所说的亲情(兄弟情),友情还有爱情,升华到了一种我们一辈子都感受不到有多深刻的层次。


灵魂伴侣


推荐阅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