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悲歡並不相同。有一天,我突然有些懂了,卻失去了道歉的機會……


我曾經傷害過很多人,面對他們的追求我心狠手辣不留情面,拉黑刪除經常干,我一直以為我這樣是對他們好,是乾脆利落,是好女孩應該乾的。

直到我也被人拉黑刪除那天,我哭的死去活來,崩潰到喝一晚上酒居然也喝不醉,整夜整夜睡不著,頭髮掉了一大把一大把,做實驗發獃差點出事,走在路上哪裡都有他影子,吃個火鍋都幻覺他在我對面坐著,我才明白愛情這種事情是有報應的,那個不愛的人走的乾淨利落,先愛了的人就活在夢魘里走不出來。

我不愛他們,我對我曾經傷害他們感到抱歉。或許我們對待不愛的人,都應該像段嘉許對桑稚說的那樣,要做溫柔成熟的大人,不愛也不要傷害了。


意識到我傷害得時候


或許現在想起來已經不算什麼了,可是如今想起來,還是要對那個善良可愛的初中同桌說一聲抱歉,讓你的初中生活留下一絲灰色。

故事開始,初中的我性格孤僻,情商低下,總是說不好話,同樣我嫌棄學習不好的人。郝(我的初中同桌)學習也不錯,但是沒有我好,我總是不想教她題,還總是口頭嫌棄她笨。而我我很賤,不願意承擔責任。那一次,老師讓完成一張黑板報,我們倆負責插畫部分,基本都是我畫的,我根本不會畫畫,所以老師不滿意,又或許是她那兩天沒有評上中原名師吧,把我和郝叫過去,嚴厲斥責我們問我們黑板報誰畫的,我搶在郝前面說,都是她畫的,郝看了我一眼,我很害怕,害怕她會揭穿我,但是她沒有。她默默承受了老師大部分的指責。她是沒有說話,但是很明顯,從那之後她跟我的關係更加冰冷了。

後來,初三了,她座位依然離我很近。我們班有個男的追她,三個月後,他成功了。在他們以為可以很幸福的度過初三時,我卻匿名將他們兩個舉報了,他們兩個談戀愛的事被老師發現了,連家長都驚動了。她們被迫分手,沒有人知道是我乾的,因此我當時暗暗竊喜。

再後來,我們倆都考上了本地最好的高中,只是再也沒有聯繫過。

再後來,我接受了正能量的熏陶,明白了我當時的做法是多麼深深地傷害了一個女生。如果再來一次,我會和你說一句,抱歉。


啊,這個,我們一般也不太會傷害到陌生人,前幾天和小姐妹在袁記串串香門口等位,正在嗑瓜子,有一對母女抱著一大盒耳飾過來,叫我們看看,我就說不要了

看著小女孩失望的眼神還真的有點感覺傷害了她們


下雨天開車,沒看到,壓到水坑,濺起一大股水花,剛好濺到路邊騎電動車或行走的陌生人,那一股歉意真的,感覺自己簡直太壞了。但真的不是故意的。


在你對某件事有想法,又想起來某個人,而這個人你當時又因為某種原因而傷害了他的時候,你會感覺到深深的抱歉,而這種抱歉你又說不了,只能是自己默默在內心說無數句的「對不起」。。。


也不算是傷害,只是當初年少輕狂,不懂得委婉的拒絕;現在想來,只想說一聲抱歉。


狠話說出去的那一霎那,就會後悔,歉意就有了。


沒有接觸過陌生人


我沒有傷害過的陌生人,在下目前是一名即將入大學的大學生,和同事之間相處的比較多一點,雖然也不夠了解他們,但也不是不知道什麼來歷的陌生人,要說上以前傷害過的一個人,現在有一點歉意的話,就要數我高三那一年有一個男同學,他之前欠了我的錢,然後一開始問我要不要還我的時候?那一次我急匆匆去辦點事,所以,我說晚一點,結果從那以後他再也不還我的錢了,有幾次我問她,她就只是笑呵呵,好像是明顯不還的樣子,然後有一次在食堂,他和我逮了個正面,我就抓著他的手,質問他為什麼欠錢不還?反正我覺得這樣會讓他有點尷尬,然後還給我吧,結果他居然沒有,而且也是笑呵呵的,後來我就沒想找他要了,再後來,高考完了之後約一個,在外婆家街道上的同班女同學出去,散步,講到這個男孩子的時候,我對他的印象還是那種表面上人模人樣,居然小里小氣的,我還跟我同學笑他,後來我同學跟他說那個男孩子跟他家裡,不怎麼要錢,就是也不知道怎麼說?反正,那一瞬間,我好像get到了一點什麼,但是我當時也沒追究,所以,這件事情我也就這麼過去了,只是還在我心裡記得而已


陌生人的話,一般都是在轉瞬間會感到歉意。


在自己一瞬間長大那一刻。


只要意識到傷害了別人,都會內疚,有機會一定會當面道歉


這個很抱歉,我不會傷害陌生人 ,我是個自律的人,很少會麻煩陌生人,對人也會保持基本禮貌。如果說這樣還會傷害陌生人,那我也不會感到歉意。


謝邀,兩種情況下會:

一種是發現只有我一個人在欺負他

另一種是後面發現有事要找他幫忙的時候


當意識到自己傷害到了別人


在我失落的時候,我才會反省自己是否給誰帶來了傷害。


每當午夜夢回的時候我能想起對不起的人都會失眠


打遊戲的時候


傷害了之後,就有了。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