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科學往往是反人性、反直覺、反"常識"的,對於大多數沒有經過專業訓練的人來說本來就不容易接受。

科學精神包含四個要素: 質疑、理性、邏輯、實證。

科學離不開質疑,科學在質疑的基礎上不斷去偽存真接近真相,而質疑顯然是痛苦的。科學要求我們假定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錯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直到有明確的證據。而"迷信"則是在沒有證據的基礎上盲目相信,比如宗教。迷信是我們人類在幾千年上萬年的歷史中形成的思維慣性,它消除了人們對未知的恐懼,給了人們(虛假的)安全感,迷信才符合人性。

理性的反面就是感性。人是一種情感豐富的動物,感性就是人性,理性在某種程度上違反人性。科學研究要求我們盡最大可能擯除個人主觀的偏倚(bias),也就是去除感性追求理性。這還不是最關鍵的,更要命的是很多人正因為不懂科學,所以非但不知道科學要求去除感性追求理性,更遑論主動遵循這個原則了。他們甚至連"理性"的定義都不懂,把堅持理性視為"偏激",把符合大眾情感的認知顛倒過來視為"理性"。比如許多人認為中國人就應該信中醫,中國人就應該支持中醫,這就徹底走向了科學的反面。

邏輯不是天生的,它需要後天的一系列長期教育,而我們的教育體系恰恰就嚴重缺乏邏輯教育,非但如此,我們的許多教育科目,尤其是人文科目,充斥著大量的邏輯錯誤,鑒於敏感性我就不多說了。我們只需要知道,一個社會中的大多數人,往往都沒有掌握基本的邏輯思考能力。

唯有"實證"似乎能夠被較多的人接受。但是,科學的實證需要依靠邏輯的規範,科學在實踐過程中形成了一套自己的方法,我們可以稱之為科學研究的"範式",只有嚴格遵守這個範式,其研究結果才能被科學所接受。

以上這些規範,為科學共同體所認可,科學就是這個樣子。很多反科學、偽科學的人最荒謬的地方就在於,他們一方面攻擊科學,一方面又對別人指責他們偽科學、反科學感到憤怒。也就是說,他們既不認同科學,又渴望得到科學的認同,這就是他們在邏輯上最大的矛盾。


一,普通人對「不完美的解釋」是不滿意的。以醫學領域為例,科學發現了細胞、基因、細菌、病毒這些存在,並以此建立一個解釋人類的生老病死現象的理論體系——現代醫學,但現代醫學如今還做不到能診斷出所有病症的原因,也做不到準確判斷所有已知疾病的發展——對每一個病人,要麼能治癒,要麼能準確預測他的死亡日期。

而若做不到上述的要求,那麼普通人就會覺得你這種所謂的科學解釋是錯誤的。

二,科學用來解釋各種現象的理論知識太過複雜深奧,大眾很難掌握。這就使得他們覺得「科學不能解釋許多東西」——並導致部分人去尋求、信奉一些非科學的理論的「解釋」。

依然以醫學領域為例。有些病人生病後,並沒有接受現代醫學的治療,而是接受了其他的醫學治療,痊癒了;有病人接受了現代醫學的治療,病沒好,又接受其他醫學的治療,病反而好了。

對於這種「其他醫學有效」的現象,我們是可以做出合理的解釋的,如安慰劑效應、自愈等等,又或者分析「個別巫醫草藥有效不等於其醫學理論正確」。但這樣的複雜解釋並不容易理解,許多人會覺得這種解釋就是連基本的事實都不承認。

不管是偶然還是其他原因,只要普通人體會到非科學(也就是迷信)的東西是有效的,他們就覺得科學不是真理,而科學信徒居然用科學反對迷信,那麼科學就需要被批評。

三,科學所研究的領域往往會直接或間接地關係到被大眾所重視的各種觀念。我們關心天堂與地獄是否存在,我們關心靈魂是否存在,我們關心魔法與氣功是否存在,我們也關心中國歷史有沒有五千年,我們還關心人類的起源與生老病死——而關心就會產生偏愛或偏見。

即,某些人的偏好會使他對某些科學結論具有了天然的厭惡,而對某些迷信理論、偽科學理論具有天然的喜愛。因此,這些人更容易質疑其所厭惡的科學理論,即使它們淺顯易懂、無可辯駁——情感會影響人類的理性,扭曲我們的邏輯。


科學其實就兩條,一是古希臘哲學,二是公理化思維體系。

啥意思呢?

意思就是科學不講求利益和政治,只講求事實。

它無法被輿論而左右,也無通過辯論得到真相,因為事實即是事實。只有未被發現的事實,沒有未被發明的事實。

那麼反科學的原因就一目了然了:因為利益相關,因為政治相關,因為政治利益相關。


最簡單的原因就是科普率低,拿我所在的天津為例,2020年科普機構的目標是全市科普率達到16%,如果可以力爭18%,雖然天津按國家城市的水平來講只是新一線,但是我覺得也可以側面反映大城市的普遍水平。

另一方面,越是沒有辨別能力的人,越害怕別人說自己蠢,再加上現在移動互聯時代,很多營銷號專註於顛覆類型的知識感。也讓很多人形成了一種習慣性的,以極端個例為代表去反對主流理論的思想,用這種方式來表明自己是一個有思想有內容的人。再加上官方的新聞和理論,有時候也會被打臉,也間接讓這種從主觀去尋找並獲得的,但是卻迎合個人安全感心理的反智主義小道消息越來越有市場。

當一種反智主義,形成一種龐大的組織結構或者利益鏈條的時候。往往會對這種反智思想之外的其他人形成一種威懾,形成一種我不懂但是我不應該亂說的普世想法。


從其他答案扒的一張圖。

你以為的世界是積極向上,積極探索,積極前進,以科學為價值導向的。

實際的世界是固步自封,相信神鬼,把自身的不幸都歸結於自己的「罪」,甚至是同一個神的信徒還會因為對教義不同的理解大打出手,不死不休,他們相信上帝和安拉,他們不相信進化論。

中國普及了義務教育至今為止也才十幾年,培養出了幾億的無神論和相信科學的人民,但是在世界主流里,我們還是弱勢的。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