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波羅熱哥薩克給奧斯曼蘇丹的回信的確可能是一個虛構的梗或者模因,因為我們不能確定這件事究竟在歷史上是不是真的。

一般認為,這個故事的情景是發生在奧斯曼於1675年-1678年期間對扎波羅熱的哥薩克要塞的某次進攻,並以失敗告終。隨後蘇丹向扎波羅熱哥薩克發出最後通牒。最後通牒據稱以:

穆罕默德的子孫;日月的兄弟;上帝的親孫和代言人;馬其頓,巴比倫,耶路撒冷,上下埃及等王國的統治者;帝中之帝;萬王之王;從未失敗的超凡騎士;耶穌基督神墓的堅定守護者;真主親選的篤信者;穆斯林們的希望和慰藉;基督徒的偉大守護者……

作為蘇丹的頭銜;哥薩克首領以一些粗口回復。列賓在1888年從一個歷史學家朋友處得知了這樣一個故事,並以此背景創作了一幅油畫。

這個故事的真實性在於,首先最後通牒本身沒有被奧斯曼側存檔,我們不能確信奧斯曼真的發過這一份文書。其次,這封信書面文本的第一次出現是1870年,一名民俗學者在第聶伯羅發現的18世紀莫斯科俄語翻譯件,所以最早的版本是19世紀發現的18世紀對17世紀信件的翻譯件,有點類似鐵函心史。最關鍵的是,在這份最早的1870年俄語版翻譯件,明確指出該文本是從「波蘭語」翻譯過來的。

一種解釋是「波蘭語」是魯塞尼亞語,這種指代在18世紀是的確有可能。隨後,扎波羅熱哥薩克回信有另外的俄語版和兩個烏克蘭語版本。從語言學角度認為,烏克蘭語版可以反映17世紀烏克蘭方言情況,所以是可信的。同時,相關故事也符合歷史的時代背景。即便原始文稿缺失,但是給蘇丹寫信這個事件應該是發生過的。

另一種解釋是:「波蘭語」就是波蘭語,這份信就是波蘭人寫的。奧斯曼給波蘭立陶宛的文書中的確使用了類似的浮誇冗長頭銜,相關文書也在奧斯曼側和波蘭側留存。在波蘭人看來這種傲慢的頭銜大而無當,所以這封信是波蘭知識分子假託哥薩克之口,用來嘲諷奧斯曼而虛構出來的高雅文學創作。

而扎波羅熱回信的後續版本的髒話遞增,早期版本只有一個粗口。所以添加粗口有可能是俄語或者烏克蘭語知識分子結合歷史背景的再創作,並進行一定程度的仿古。

隨著列賓的油畫和俄國文學,扎波羅熱哥薩克的回信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也被翻譯入其他文字,現在已經成為哥薩克和烏克蘭民族精神的象徵,可以說是極其成功的模因也不為過。


起初是蘇丹穆罕默德四世想要震懾哥薩克人而寫的信,用的是非常正式的文書和書寫格式,非常注重外交禮儀。

但這件事最搞笑的地方就在於軍隊已經出發,加上前線軍官獨走,奧斯曼大軍比送信的信使還先到了。

本來按照傳統和禮儀,哥薩克們也是要按照比較正式格式回信的。

但是,哥薩克人先打敗了奧斯曼大軍才後接到蘇丹半誇耀半威脅的宣戰書,哥薩克人覺得這事簡直絕了,加上剛死了一羣戰友,心中憤怒,於是就你一句話我一句,按照蘇丹頭銜罵回去了,而且,目前也沒有證據表明穆罕默德四世蘇丹收了回信。

總的來說,回信非常奔放,通篇痛罵蘇丹,我不太瞭解哥薩克文化,只看出來一個希波戰爭的梗。。。。。。


這信是怎麼寫的,樹蘇丹 @念缺一 和微子啟 @微子啟 倆大神已經解答差不多了,本倉鼠就來補充個這封回信的地域黑問題……

這封回信是扎布羅熱哥薩克人的集體創作,也有一說是以大頭領伊凡·塞克爾為首的頭領們集思廣益寫下來的,大致情況就像列賓的油畫上那樣,眾頭領圍著寫信的哥們,你說一句我說一句記下來,弄弄語法,好了,合適了,蓋個戳,封個蠟,行了,給人家土耳其蘇丹寄去吧╮( ̄▽ ̄)╭

然後人家哥薩克一方民族單一,奧斯曼蘇丹一方萬國部隊啥人都有,如果寫一封信,就只能對蘇丹本人一通嘲罵,可是他手下那些大維齊爾、帕夏、貝伊什麼的,也不能讓他們把自己撇清了不是?所以這封信堪稱史上最大地域黑,集結了這個時代東歐尤其是哥薩克遊牧民對魯米利亞、巴爾幹區域的穆斯林和安納託利亞、黎凡特、敘利亞、伊拉克還有埃及的突厥化民族的所有刻板印象和敵對宣傳,有些放到今天來看,也是挖絕戶墳的惡舉( ?′ω`? )

來來來,簡單列舉一下,不想看的話,可以跳過這段……

哪門子鬼騎士……殺不死一隻刺蝟:對傳統騎士道的反諷,嘲笑蘇丹不配稱為騎士( ̄? ̄)

大海與陸地為證:嘲諷蘇丹稱號中的「兩片大海之王」。

巴比倫的雜役:當時伊拉克地區的阿拉伯魔術師、雜技表演很有名,職業黑;

馬其頓的輪工:也譯成「馬其頓修車的」,當時巴爾幹地區特產山地馬車,職業黑;

耶路撒冷的私酒販(耍馬尿的):這個……嗯,給蘇丹來一杯加香料的發酵葡萄汁!o(* ̄3 ̄)o 或者一杯酸了的小麥草汁!

亞歷山大X山羊的:這個純粹就是對馬穆魯克的民族黑了(〝▼皿▼)

上下埃及的豬倌:當時埃及出產的白豬很有名,同時嘲諷穆斯林不喫豬肉( ̄. ̄)

亞美尼亞的X豬X玀:當時很多亞美尼亞人在奧斯曼軍中任高職。

波多利亞的惡人:情況同上,還是嘲罵奧斯曼的原基督徒重步兵團(耶尼切裏)(??ω??)

韃靼地的孌童:嘲諷突厥民族好男風( ̄︶ ̄)/

卡緬涅茨的劊子手:當時東歐草原上的一支剽悍的遊牧民族,以砍人頭著稱。

沒受過洗的禿頂:欺負人家穆斯林大鬍子沒頭髮,而且還是宗教黑ヽ(`Д′)?

公豬鼻子、母馬屁股:當時公豬鼻子用於拱土,和母馬屁股都被認為是不潔之物。

好了說完了,但願不會引起什麼問題……

?(???;)?=3=3=3

《扎波羅熱人寫信給土耳其蘇丹》描繪了一個假想的歷史瞬間,作品基於1676年哥薩克首領對奧斯曼帝國蘇丹穆罕默德四世最後通牒的回復。回信的原件已遺失,但在19世紀70年代,一個葉卡捷琳諾斯拉夫(今第聶伯羅)的業餘民族史研究者,亞·諾維斯基,發現了一份來自18世紀的該信件的副本。他將副本交給了歷史學家德米崔·亞沃尼特斯基(1855-1940),亞沃尼特斯基偶然間與列賓談到此信,而列賓對此事異常著迷,並在1880年開始了對這件事的研究。

生活在烏克蘭第聶伯河畔的扎波羅熱(本意為激流之外)哥薩克在早先的一場戰役中擊敗了奧斯曼軍隊,此時奧斯曼帝國皇帝穆罕默德四世卻要求哥薩克向自己臣服。由伊萬·希爾科領導的哥薩克們答覆給皇帝以一封充滿下流侮辱與褻瀆語言的回信。油畫表現了哥薩克們絞盡腦汁想髒話的場景。在列賓的時代,哥薩克們的生活被認為是無拘無束的,列賓也同樣仰慕他們:「果戈理所描寫的一切都是真的!這羣崇高的人!沒人能如他們一樣擁有如此自由,平等和友愛。」


這是一個蘇丹自信爆棚,然後被哥薩克教育做人的故事,末了哥薩克人還寫信修理了一凡蘇丹。

結果這封信就出名了,因為用詞遣句十分精妙,被視為古斯拉夫語集大成之作。

尤其在反抗奧斯曼肆虐的年代,在歐洲廣為流傳,被翻譯成20多種語言。

畫家列賓由此獲得靈感,作畫一副,然後被亞歷山大二世以3.5萬盧布的天價購入。

蘇丹的來信內容為:

「 身為蘇丹;穆罕默德的子孫;日月的兄弟;上帝的親孫和代言人;馬其頓,巴比倫,耶路撒冷,上下埃及等王國的統治者;帝中之帝;萬王之王;從未失敗的超凡騎士;耶穌基督神墓的堅定守護者;真主親選的篤信者;穆斯林們的希望和慰藉;基督徒的偉大守護者。—我命令你們,扎波羅熱的哥薩克,自願向我投降並不再反抗和以攻擊來侵擾我了。

——土耳其蘇丹穆罕默德四世

哥薩克的回信內容為:

哦蘇丹,土耳其的惡魔,魔鬼的狐朋狗友,路西法的走狗。你用赤身裸體都殺不死一隻刺蝟,算哪門子的騎士?你不配擁有聖墓。你這個巴比倫的賤貨,馬其頓修車的,耶路撒冷造馬尿的,亞歷山大肏山羊的,上下埃及的豬倌,亞美尼亞的蠢豬,波多裏亞的劊子手,莫斯科的小偷,你是祖父和尼瑪的產物。我們不懼怕你和你的軍隊!我們將與骯髒的你作戰,無論在水中,還是陸地!我們沒有日曆,天上一天,書中一年,我們哥薩克每一天都過的好好的,以後還會和從前一樣!為了這個來吻我們的屁股吧!

——哥薩克首領伊萬·希爾科,與全體扎波羅熱哥薩克頭目

原文:

Запорозьк? Козаки Турецькому Султанов?!

Ти — шайтан турецький, проклятого чорта брат ? товариш, самого Люцифера внук. Який ти в д?дька лицар, коли не вм??ш голим гузном ?жака забити?! Не годен ти син?в християнських п?д собою мати! Вавилонський ти кухар, македонський колесник, ?русалимський броварник, олександр?йський козолуп, Великого ? Малого ?гипту свинар, в?рменська свиня, под?льський кат, московський злод?й, самого гаспида байстрюк, бо д?дько втисся тво?й матер?, усього св?ту й п?дсв?ту блазень, а в нашого Бога найостанн?ший дурень. Тебе самого ? твого в?йська ми не бо?мось — землею ? водою будемо битися з тобою, нехристе проклятий! Так тоб? козаки в?дпов?дають. Числа не зна?мо, бо календаря не ма?мо, м?сяць у неб?, р?к у книз?, а день такий у нас, як ? в вас — поц?луй у голе гузно кожного з нас..П?дписали: Кошовий отаман ?ван С?рко з ус?м старшим ? молодшим низовим в?йська запорозького товариством


身為蘇丹;穆罕默德的子孫;日月的兄弟;上帝的親孫和代言人;馬其頓,巴比倫,耶路撒冷,上下埃及等王國的統治者;帝中之帝;萬王之王;從未失敗的超凡騎士;耶穌基督神墓的堅定守護者;真主親選的篤信者;穆斯林們的希望和慰藉;基督徒們的偉大守護者

我命令你們,扎波羅熱的哥薩克,自願向我投降並不再反抗和以攻擊來侵擾我了。

——土耳其蘇丹穆罕默德四世

蘇丹得到了這樣的回信:

你這個土耳其的小惡魔,操X蛋魔鬼的兄弟親友,路西法本人的狗腿子。你算哪門子鬼騎士,拿光腚都殺不死一隻刺蝟?魔鬼拉X屎,而你的軍隊喫下去。你這X狗X娘X養X的永遠別奢望基督教的子孫會臣服於你;我們對你的軍隊無所畏懼,大海與陸地為證我們戰你娘親,X操X你X媽的!

你這巴比倫的雜役,馬其頓的輪工,耶路撒冷的私酒犯,亞歷山大操山羊的,上下埃及的豬倌,亞美尼亞的X豬X玀X,波多利亞的惡人,韃靼地的孌童,卡緬涅茨的劊子手;穿越陰間陽界的X傻X逼X,我主面前的弱智,毒蛇魔鬼的孫子,我們雞X巴下面的一道褶皺。公豬的鼻子,母馬的屁股,屠宰場裏的野狗,沒受過洗的禿頂,幹X你X親X媽去吧!

因此聽好了,你這賤X人,我們扎波羅熱人宣告:連基督徒的豬你也別想動一根汗毛。我們不知道日期,也沒個曆法,所以現在就做個了結:此月高掛於天空,此年記錄於書本,此日在這裡和在那裡一樣;至此,親我們的屁股吧!

——克什奧塔曼,伊凡·塞克爾,攜全體扎波羅熱大軍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