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想要告訴的人,那就說給自己聽吧……


章瘋子是我小時候的一位街坊領居,中等身材,蓬頭垢面,雖說是個瘋子卻從未招惹別人。他的家人在他發瘋救治無效後就和他分開居住,給他租了一間民房。小時候的我經常在放學後竄到他那間屋子裡玩。他那間屋子完全就是個廢品垃圾站,章瘋子喜歡滿街亂逛,看到什麼別人丟棄的廢舊垃圾就把它裝進蛇皮袋子揹回家。我媽經常告誡我不要去他那間破屋子裡玩,垃圾堆很臟,我也沒當回事,依然喜歡往他那屋子裡跑。

八十年代窮小學生的課後樂趣就是逛垃圾堆,喜歡在垃圾堆了翻撿軟包香煙紙,破銅爛鐵,運氣好還能撿著破舊的半導體。國營旅社,政府機關大院,汽車站,火車站,大小單位衙門,這些地方的垃圾堆是天堂夢幻島一樣的地方,時不時的也能發現奇蹟,在垃圾堆裏找到可玩的寶貝。

章瘋子住的那間屋子大概二十平米左右,堆放的垃圾散發著一股說不出的黴變味。我自己也是個邋遢不愛乾淨的男孩,也能忍受這種環境。章瘋子對我還很和善,有次他在蜂窩煤爐子上燒水下麵條,還問我要不要來一碗,我連忙搖頭拒絕。他做的麵條一看就不好喫,我又有些挑食,也怕喫壞拉肚子。我喜歡在它那間屋子裡翻撿垃圾,他也沒阻攔我,印象裏好像沒找出什麼有趣的寶貝,但有一些廢舊書報雜誌,翻出來後也都大致看看。

因為把房間弄得很髒亂,房東不願意再續租給他,章瘋子又搬了一次家,還是在那條街上租了一間空置老房子,他還是像往常那樣撿各種有用沒用的垃圾往屋子裡堆放。我放學後有時也會去他那屋子裡看看。但後來不知怎的,或許是因為他的垃圾屋子緊挨著小學生放學的必經之路旁邊,引來了不少調皮搗蛋的熊孩子,事情就開始變的糟糕了。

熊孩子們開始欺負他是個瘋子,在他那間破屋子裡搗亂,砸爛他喫飯的鍋碗瓢盆,屋裡的垃圾也翻得亂七八糟,章瘋子看見後就口齒不清的叫罵這些孩子,可孩子們跑的快,邊跑邊罵章瘋子,還往他身上打碎石子,那些孩子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反倒從凌辱一個瘋子身上得到極大的快樂與滿足。

我當然不會去跟著起鬨去欺負瘋子,也沒辦法阻止他們這樣幹。我出生於貧苦家庭,也嘗過受人欺辱的滋味,知道被其辱卻又無能為力的心理傷害痛苦。章瘋子的家人會隔一段時間來看望他一次,給他捎帶些米麪糧油,發現有熊孩子捉弄欺負瘋子就給他的門上加裝了一把鐵槓鎖,反覆教他出門時要把門鎖上。但這樣做完全沒用,他的門窗還是被調皮的孩子給砸爛了。報警,找社區居委會都沒用。他的家人大概也消磨完耐心,房租到期,就把房子重新收拾了下交給房東,而瘋子自那以後就徹底成了自生自滅的可憐人。

有年夏天,我在河堤邊看見他,他正蹲著身子在一個臭水溝旁的垃圾堆裏喫別人倒掉的生活垃圾,我走近看了一眼差點把苦膽水吐出來,我不知道究竟怎樣才喫的下去,畢竟我沒嘗過飢餓的滋味,他已經認不出我了,我只是好奇看了他一眼就轉身離去了。我只覺得他過得很慘,但於我是毫無相關的。

讀初中時,聽大人說他現在棲身在大橋橋墩上的洞子裏,那個橋洞子有近兩米多高,他自己堆石頭墊土纔可以攀爬進橋墩洞子。夏天好說,可冬天橋洞兩面貫風,凍的要死。章瘋子還是和過去一樣喜歡撿垃圾。

有一年,他棲身的橋洞子著火了,瘋子差點被活活燒死。有人目睹是人為縱火,他的家人找到目擊證人去公安局報案。案子很快就破了,縱火犯是我的鄰居發小。警察上門把他抓起來暫押看守。這也讓我感到很意外,但也不覺得奇怪,這個發小打小就叛逆頑劣,能做出這種事也不算奇怪。

鄰居發小的父親在隔壁市裡上班,知道兒子闖了大禍後急忙回家,瞭解到事情起由後,先是到受害者家裡賠禮道歉,態度誠懇,對重度燒傷的瘋子本人包出醫藥費住院費,又找到居委會,託關係找熟人懇請受害者家屬達成諒解,念在孩子還未成年的份上千萬別留下案底,瘋子家人也都是老實本分百姓,沒有刻意刁難難,只是要求把瘋子的燒傷治理好,賠了幾千塊錢。小縣城都是人治社會,講關係門路,民不舉,官不究。既然雙方主事人已經達成和解,警察也不願意多事,口頭批評教育幾句就把發小放回來了。

後來我曾詢問過發小出於何種動機要縱火燒章瘋子呢?發小不以為然的說道只是為了好玩,他想看一看瘋子被燒著了後會不會掙扎蹦跳或是像死豬一樣無知無覺。我說他這是在殺人放火犯法犯罪,但發小卻不覺得自己的行為能上升到罪惡這個層面,他說自己沒有殺人的心思,只是覺得看一個人被燒著了會有怎樣的反應,瘋子的橋洞就在河牀上,取水很近救火來得及,只是他當時看到火勢無法控制才驚慌逃跑的。

他不覺得自己有何過錯,被抓只是自己運氣不好,瘋子是個多餘的廢人,有他沒他對大家來說都不重要。這個傢伙後來因為別的事被關進牢裏吃了兩年牢飯。出獄後提起牢獄生活是一副很光榮的模樣,喜歡吹噓在監獄裡的苦難生活,現在洗白了,成了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好人了。

章瘋子年少時曾是個高中學霸,本來是一家人出頭的希望,可後來因為一次冤枉事件備受屈辱,他扛不住精神壓力,慢慢就神志不清,最後精神崩潰,徹底成為瘋子。大人們說起章瘋子沒瘋病之前時總是嘆氣好人可惜,命運造化不公。

那時醫學沒有現代這樣發達,小縣城醫院也僅能給燒傷止疼,抑制病情惡化,章瘋子出院後還是繼續棲身在那個橋墩洞子裏,幾年以後死在那裡,被人發現時屍體已經發臭。他的家人也沒有操辦喪事,草草掩埋了事。那座橋在前些年拆除了,新建了一座跨河大橋,只是在河牀上還隱然可見橋墩基石。

兒時的那些夥伴都各奔天涯,很多都不知道具體下落,過得怎樣?偶爾我會想起他們,記得那些陳年舊事,看看那時的自己,個頭矮胖的憨笑的我,現在早已經長大了,本來應該娶個老婆生養個孩子的,沒曾想世事難料,今日竟是如此,倘若早知道會是今天這樣,我寧願永遠也不要長大,永遠能陪著親愛的家人和要好的小夥伴們。夏天去河裡撈魚,去野外捕捉蜻蜓,蝴蝶,去偷摘農民伯伯的桃樹果子,玉米地裏的苞谷。去國營旅社的垃圾堆裏撿些本地沒有賣過的香煙紙盒,還有廢舊的半導體收音機,喇叭拆下來玩磁石。。。。


孤獨……是嗎?

也行。

我的生活平淡無奇,甚至可以說一眼就能望到底。

我一直在思考的是,我變成現在的樣子,究竟是因為當年的冷暴力,還是說,其實是「長大」所帶來的必然結果?

我在他人眼中從來都是很活潑很外向的少年,我曾經也以為我就是這樣的。

但是我發現了我自己不為人知的一面。

我啊,搜索過很多呢,很想要分清抑鬱情緒和抑鬱症,我不渴求那種憂鬱的魅力,我只要不糾結不矛盾地活下去。

現在大概知曉了,我這,談不上抑鬱症,也算不上喪。

我確實沒有可以傾訴的人,但我也早就失去了傾訴的慾望。

說出來就會好啊,分擔憂愁啊,什麼的,我完全不理解呢。

情感缺失,導致我對至親無感,並厭棄交友,同時相信卻恐懼地遠離著愛情。

就這麼多,故事什麼的,沒有傾訴的慾望,已經夠了。

頹廢、墮落什麼的不足以形容我,我這是麻木和超然。


打小人際關係就不會處理,無無論是朋友還是戀人,只要我們關係走近了 總有莫名其妙的厭惡感。和對象在一起前很喜歡,在一起後感覺平淡無味,完全不在乎她。但分開後走不出來的卻是我自己,平時在人多場合不愛說話展露自己也不知道在怕什麼,我有先心病身體差 有些矮170 長的挺帥,現在大一,分開半年了,感覺完全喪失了喜歡的能力,真的,很奇怪。就是一想到找對象,要聊天,打電話,走一起去喫飯就覺得很尷尬彆扭不適,我到底是什麼情況?是膽子小嗎,高中上臺做題都會超級緊張,平時特別在意別人對我的一舉一動,而且時常想來想去。在生活中總是莫名其妙的沉浸在幻想中還很開心。我到底是怎麼的人呢?有和我相似的嗎?


嘿。

我畢業之後在一個公司工作了很久,沒有很努力,但是也把工作做的還可以,比大部分人好一點,但是也不到讓同事們誇獎的地步。

有時候也會做一些亂七八糟不屬於自己的事情,比如幫他們。

我覺得自己比周圍的人要好一點,他們的建議簡直糟糕透了。

我覺得我的薪水一點和我的工作一點也不匹配,翻兩倍纔是我的正常價格,距離上一次調薪已經過去了將近三年。

在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下,我年前下定決心提了離職。

(說實話,我現在腦子有點亂。)

漫長的在一間公司工作讓我有了很久的假期,我可以啥也不干休一個月。

我嘗試投遞簡歷以後,也沒有什麼動靜,我拿著寫簡歷的幌子閑了一個月。

而後就遇到了疫情,又有理由呆著了,我一點奮鬥的動力也沒有,學習也不想學。

現在這幾天疫情好一點了,大部分的企業也都復工了,海投之下,終於有幾家面試機會。

我覺得自己很厲害的方面都是小兒科,所有人都是看成績的,要考你的。我真實做過的內容,那些小技術都被我忘掉了,我學的內容一點也不繫統,讓我寫這寫那的我一點也寫不出來,但是我說的都是真的呀。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可以忘記的這麼乾淨呢。

我的能力在哪呢?

對呀,我是那種久一點才發現我的好的人,可以沒有人會信呀,面試啥的都是一面之緣。

可是這個沒有什麼不公呀,難道我應該去相信一面之緣的人嗎?

我已經好久沒有進賬了,好懷疑自己了。

工作沒有,也少有人問起我來。

好像消失了一樣。

有沒有覺得,你不找別人說話,別人都不存在一樣;找了也是有一句沒一句的,很快就把天聊完了。

你看我現在亂不亂?

好亂呀!

你看不懂上邊的字是吧,就像我現在的心情一樣,半夜我也不想睡覺,白天我也不想起。

就在家宅啊宅的。

這都而立了,怎麼還可以這樣子呢?

難道這就是焦慮?也許是,腦子裡就這樣蹦出亂七八糟的句子來。

一個個文字都掛著失敗,露著loser。

辛苦大家閱讀了,亂的不好意思。


我今年28歲,結婚一年半。但是最近我們的生活很沒有激情,所有的親熱都是以懷孕為目的,排卵期以外基本不接觸,原因說不清,可能是我牀上表現不好,總之是不太和諧。

久而久之我竟然也慢慢失去了激情,最近幾次甚至有點起不來,感覺很糟糕,我才28歲啊,現在的性生活基本穩定在3分鐘完事,隔的時間越久,下次就越快,就越沒什麼體驗,就越長期不想親熱,陷入了惡性循環。

最可怕的是我最近越來越對男人和TS有興趣,甚至去微博找了一些TS,還差點加了他微信,我覺得我已經有點病態了,普通的小電影我已經不想看了,看些TS題材的會很興奮,我覺得我很噁心,不知所措。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