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各種喫醋還要照顧她的自由憋著自己生悶氣

她只是ins上粉絲比較多,微博抖音這些都不玩,所以也就算是個小網紅吧。

體驗就是經常覺得自己需要多鍛煉身體了……


我愛的女孩叫彩虹,不過這只是她的網名而已,她是網路上的女主播,有一天晚上我實在閑的發悶,就下了直播軟體,就這樣,我見到了當時正在做直播的彩虹。

從我看到她的第一眼開始就瘋狂的迷戀上了她,在我節衣縮食把大部分錢都拿來給她送禮物之下,也終於和她成為現實中的朋友。

可是第一次見面,我試探著問她喜歡什麼樣類型的男生的時候,她的一句話就把我給凍住了。

她當時是這麼說的:「我喜歡有錢的帥哥,周宇,你是帥哥我承認,但你是有錢人嗎?」

我幾乎不假思索,直接果斷回應:「當然是了!」

從那以後,我就拼了命的把自己打造成一個有錢人。

是,我每個月工資並不多,現在住的房子都是跟朋友合租來的。但是為了得到彩虹,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打腫臉充胖子,裝闊少爺。

我有個朋友是給土豪做司機的,昨天他告訴我說,土豪老闆出國去了,一聽這話我馬上就來勁了:「李傑,把老闆的保時捷借給我開!」

李傑壓不住我百般央求,最後總算是答應我了。

興奮之下我趕緊給彩虹打了電話,約她今天喫飯,她告訴我她想喫****家的海鮮,我滿口答應,不帶猶豫的。

要知道****這家專門做海鮮的頂級餐廳,一頓飯下來起碼得好幾千,這都還算少的!

可我不答應不行啊,要不然彩虹知道我是個窮逼,別說愛上我了,肯不肯跟我做普通朋友都難說。

到了時間,我開著李傑偷偷借給我的保時捷,意氣風發、倍感拉風的到了****海鮮餐廳,在我下車步入餐廳的那一瞬,不少人都給我投來羨慕甚至仰慕的目光,這就更讓我信心十足了。說不定今天,我真能把彩虹拿下!

結果我一進來,看到彩虹的時候,興奮的勁頭剛提上來,瞬間就被撲滅了。因為我發現,在那裡坐著的不光是她,還有一個男的!

這男的西裝革履,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特有派頭的樣子。

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這人絕對是我的情敵!

果然,我走過來之後,彩虹很開心的為我倆彼此介紹,當我跟這個叫徐飛的男人握手的時候,他那雙金絲邊框眼睛下的眸子裏,閃出來絕對充滿敵意和蔑視的光來。

「徐先生是做國際貿易的青年才俊,可有錢啦。」彩虹眉飛色舞的,把徐飛從頭到腳都誇了個遍,那樣子,就好像恨不得馬上對徐飛以身相許似的!

這就更加燃燒了我對徐飛的敵意,這孫子敢跟我搶彩虹,我絕不答應!

徐飛忽然就不陰不陽的問我:「周先生是做什麼生意的?」

「啊,都是一些小生意,珠寶連鎖店什麼的。」我想都不想直接就回應了一句,起碼我得在事業上面把他的氣焰給壓下去啊!

徐飛明顯愣了下,眼裡的驚訝之色轉瞬即逝,隨後就悠然笑道:「看不出來周先生這麼年輕有為,呵呵。」

我感覺徐飛說這話陰陽怪氣的,並不是真心的那種誇讚。

「跟徐先生沒的比啊,徐先生這明顯就是成功人士,相信徐先生肯定有不少女朋友吧?」我乾脆就直接攻擊,把他說成一個花花公子的形象。

只要壞了他在彩虹心裡的形象,那一切就好辦了,哼哼。

徐飛這貨還真能隨機應變,反應奇快:「追我的女孩倒是不少,不過嘛,我只喜歡若蘭這樣優秀又漂亮的女孩。」

這明顯就是跟我叫板,向我挑戰啊,把話說的這麼露骨!讓我意識到危機的是,彩虹聽了這話,馬上就笑的花枝招展,特別開心,還咯咯說:「徐先生可真會說話,能被你這樣的成功男士喜歡,那纔是我的榮幸呢。」

徐飛眼裡放光,淺笑說:「千萬別這麼說,我只是希望你也可以喜歡我。」

我怎麼覺得徐飛這是要架空我,把我當空氣的節奏?眼睜睜看著彩虹跟著徐飛互相對視,有種眉目傳情的節奏,我這心裡邪火騰地就燒起來了。

「彩虹,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你做我的公主好嗎?」我乾脆更直接的求愛!

「彩虹?」徐飛卻詫異的笑道:「若蘭,這是你的網名吧?想不到你的網名都這麼好聽。不過……」徐飛忽然話鋒一轉,直接就蔑視著我:「周先生,你似乎都不知道若蘭的本名,就這麼唐突的說喜歡她,會不會顯得太不夠真心了呢?」

我剛要回敬兩句,徐飛這貨就笑吟吟的馬上又說:「我覺得,追求若蘭這麼優秀的女孩,最基本的,就是要有一顆真心,周先生,你覺得我說的,對嗎?」

這絕對是語言陷阱!

先是說我不夠真心,馬上又說追彩虹的基礎條件是要有真心,那不就是說我假情假意嗎!這問題我還不能回答,因為我要說對,那就是承認我不夠真心,我要說不對,那不就是說追女孩可以不用真心嗎,這個徐飛,玩語言遊戲的本事完全超出我的預料。

幸好彩虹忽然猶如綻放嬌艷的花兒一樣咯咯笑了,嫣然說道:「你們兩個都那麼優秀,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呢。好了,你們二位先聊,我去下洗手間。」

說罷彩虹就像是要給我和他一個較量機會似的,真的起身邁著很是漂亮的貓步,曼妙無比的往洗手間去了。

彩虹一走,徐飛那種笑吟吟的神態瞬間就不見了,直接就沖我翻著白眼說道:「周宇,是吧,你覺得你跟我搶女人,能行嗎,你是對手嗎?」

我剛要反駁,不成想他根本不給我這個機會,馬上就又說:「還說你是開珠寶連鎖店的,你覺得可笑嗎,你見過珠寶店老闆就穿一身A版衣服出來的嗎,就算你要裝土豪麻煩你也盡點心行嗎?你要是缺錢的話,你可以問我借,不過那也是要在我玩夠了她之後,到時候我就考慮借給你錢讓你裝大款繼續追她,你覺得我的提議,怎麼樣?」

我覺得我臉上火辣辣的疼。雖然徐飛沒有真的打我臉,可我覺得他這番話說出來,真的比直接打我臉還要疼!

怒火中燒,讓我有種把他給大卸八塊的衝動。

我努力壓著火氣,就沖他反脣相譏:「徐飛,我告訴你,我周宇是真心喜歡彩虹的,跟你完全不同!你就是為了玩她,對吧,但是我告訴你,有我周宇在一天,我絕對不會讓你玩弄彩虹的感情!」

徐飛哈哈就笑了,笑的特別譏諷,擺明瞭就是對我的蔑視和嘲笑。

「周宇,你還真有夠逗的,既然你不怕死,那你就跟我比試比試,待會兒,我就要約若蘭去酒店!」徐飛信心十足,眼裡還閃著狡黠,他忽然就從兜裏拿出一張房卡出來往我面前一擺,繼續說:「你信不信,就在這個房間,我能換一百零八種不同的花樣讓若蘭發出一百零八種不同的叫聲出來?」

這個混蛋,在他眼裡,我的彩虹成什麼了?他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歡彩虹,顯然,他就是那種胡亂勾搭女人的紈絝子弟!仗著自己有錢,就以為可以胡作非為,就可以胡亂糟蹋女孩嗎?

有我在,就不可能讓他得逞!

「你放心,有我周宇在,你這房卡,呵呵,就算是徹底廢了。」我也不歇斯底里,我就這麼不溫不火的說話,這樣,我才會覺得我在氣勢上沒有被他打敗。

徐飛收起來房卡,聳聳肩一副玩味的口吻嬉笑道:「行,那就走著瞧。」

徐飛的傲慢和對彩虹的不尊重真的讓我怒不可遏,可眼下在這麼高級的餐廳我也不可能真的跟他動手。不是我的吹,從小打架,我就沒輸過!

沒一會兒,彩虹就邁著優雅而漂亮的步伐,彷彿踏著雲彩,背後帶著光環就回來了。

坐下來彩虹就笑嘻嘻的問我倆:「怎麼樣,你們聊的還好嗎?」

「好,周先生肯定是個戀家的人,這一說話就明顯帶著家鄉的土話,哈。」徐飛表面看玩笑,可實際上話裏對我的嘲笑味道是十足的。

我知道這小子的用意,不就是想當著彩虹的面踩乎我嗎?以我這嘴皮子,就不可能讓他達到目的。

我馬上就回敬給他一句:「徐先生還真會說笑,那要這麼說的話,我猜你家鄉一定是朝鮮的,總給我一種思密達的感覺,哈。」

搞的就好像誰不會用玩笑的方式來嘲諷對方似的,老子玩這套,也是爐火純青的有沒有?

徐飛笑了笑居然不說話了,在我看來這就是宣佈失敗了他,這下我就信心倍增了。不過想到他兜裏那張房卡,我這心裡就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

萬一徐飛真的有意帶彩虹去酒店,那我可得想辦法攔住!

喫飯時候,我就特別注意徐飛的每句話,乃至他的一舉一動,一個眼神,一個面部動作。

喫完了飯,徐飛忽然招呼服務生過來:「買單。」

服務生應了一下就去拿單子了,可這會兒我趕緊就跳起來了。說好了我是要請彩虹喫飯的,可不能讓他買了單把我的風頭給蓋下去。所以我得先發制人,直接就跑到櫃檯那邊來。

結果可好,這一算下來,一共兩千多!

這比我一個月房租還要貴的一頓飯錢,真的讓我欲哭無淚,可是我肯定不能在彩虹面前丟了面子,打腫臉,也必須要把胖子裝下去。

我心裡流著血,就刷卡把飯錢給結了。

心裡低著血,本來就夠讓我難受的了,結果我一坐下來,就聽見徐飛保持一種恰到好處的笑容對彩虹說:「若蘭,你晚上回去不也是一個人嗎,要不然,我陪你好不好?」徐飛這貨,居然突然就這麼直截了當直言不諱的對彩虹提出這種請求。

我這心裡咯噔就是一下子。

不行,我可不能讓這貨捷足先登,何況我是真心愛彩虹的,我可不能讓彩虹讓他佔了便宜啊。

不等彩虹回答,我馬上就說:「不用麻煩徐先生了,今天晚上,我約了彩虹的。」

「呵呵,周先生你還真會說笑。」徐飛笑吟吟的,嘴角明顯就勾勒著很是奸詐的一種弧度,他推了推眼鏡,接著又說:「我不是不相信周先生你的個人魅力,我只是相信若蘭這麼優秀的女孩,是不會喜歡你這種連身上名牌的衣服都是假的一種男士的。若蘭,你說對嗎?」

我去的,這貨居然當著彩虹的面就揭我老底,戳我痛處!是,我否認不了,我這一身行頭,表面看都是名牌,可實際上,都是高仿而已。我一直都給彩虹說我是有錢人,而且,還是自己創業的那種,這要是讓彩虹知道我穿的都是假的,我這老臉還有地方放嗎!?

我緊張的看向彩虹,就發現她正半信半疑的盯著我身上的衣服看。

我感覺我整個腦袋都嗡嗡的,瞬間也是一身的冷汗。這下可完蛋了,我好不容易在彩虹心裡建立起來的形象,瞬間可能就會崩塌了。

「好了,咱們先出去吧,出去我再告訴你們我的決定,好不好?」不知道為什麼,彩虹居然收回了仔細打量我衣服的目光,嬉笑著說道。

徐飛似乎明白彩虹的用意,馬上喜滋滋的笑道:「當然好了,若蘭,我相信,你一定會喜歡我的座駕的。」

啊!

聽徐飛這麼一說我似乎就明白了,彩虹,實際上就是想看我們各自都開什麼車來的?

哼哼,這要說到車,那他肯定是不行的了!

等彩虹見了我開來的車,還不直接就對我投懷送抱,主動要跟我玩愛的動作遊戲啊?

我心裡偷偷樂開了花馬上搶著說道:「彩虹,要是說座駕,我相信,你一定會更喜歡我的座駕的。」

彩虹開心壞了,喜滋滋的點頭就要衝我說什麼,結果徐飛卻不陰不陽、怪笑著來了一句:「周先生果然是搞笑能手,呵呵,像您這穿假名牌衣服的人,座駕的檔次,可以和高貴儒雅的若蘭搭調嗎?呵呵。」

我故意裝出一副認同的樣子,恍然大悟說:「說的也對啊。」

徐飛顯然沒想到我居然會順著他的話說,反而不去反駁他。等他流露出來驚訝之色後,我馬上話鋒一轉,皺著眉頭嘟囔說:「保時捷這種檔次的車,確實襯託不出彩虹的高貴。彩虹,其實我早就想換座駕了,等改天我有時間了,我就去換一輛。」

我特地把保時捷三個字加重了邏輯音。

果然,徐飛聽見這三個字臉色頓時就變了,又黑又沉的,就跟被人突然抽了一巴掌似的,見狀我就心裡暗暗偷樂,跟老子比座駕,鬧呢?!

彩虹也又驚又喜,甚至都蹦躂開了,拉著我就喜滋滋的說道:「周宇,你都開上保時捷啦,你真是太帥啦,走,快帶我看看你的保時捷去!」

彩虹迫不及待拉著我就往外走,美滋滋的我自然忘不了回頭沖徐飛做個鄙夷的表情,這下給徐飛氣的,臉都綠了。這感覺,爽歪歪!

從餐廳出來,我就帶著彩虹往我停車的地方走去,徐飛就灰頭土臉的樣子在後面跟著。

結果,讓我萬萬沒想到的是……

「誰把我輪子卸了!?」當我發現我停在路邊的保時捷居然四個輪子都不見了的剎那我就炸了,腦袋嗡嗡的,頭皮也瞬間發麻,頓時我就哇呀呀的開始一頓亂罵。

天殺的到底是誰這麼缺德啊,這車可是我借來的啊,要是李傑知道了,還不得把我抽筋扒皮了啊?關鍵保時捷這四個輪子,我賠都賠不起啊我!

我這冷汗跟河似的唰唰就都出來了。

徐飛幸災樂禍的很,哈哈就一頓笑,還不陰不陽的說:「周先生,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怎麼輪子都能被人卸走啊,哈哈。」

面對徐飛的嘲諷挖苦我真是沒心情搭理他了我,這下可怎麼辦!?

彩虹明顯也不高興了,撅著小嘴一副嬌嗔的樣子說:「周宇,這到底怎麼回事啊?」

我叫苦不迭,哭喪著臉說:「我也不知道啊,這光天化日的,誰就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大街上偷車輪子??」

徐飛趁火打劫,過來嬉笑說:「若蘭,你看他這座駕都動不了了,還是我開車帶你回去吧,我的座駕也不次哦,是輝騰呢。」

輝騰我也知道,傳說中低調裝.逼的神器,表面看車沒什麼特別,可實際上,一輛輝騰得小几十萬,對於普通人來說也算是不錯的車了。

見狀我氣炸了,可我也是真的啞口無言。我能說什麼,難道我讓彩虹坐進保時捷車廂裡面,然後我就扛著沒有輪子的車送她回去?

我感覺我整個天都塌下來了,我都懷疑是不是老天爺故意戲弄我啊這是,居然跟我開這麼大個玩笑。剛才彩虹興高采烈的樣子,肯定是打算讓我開保時捷帶她走了,我不光有機會能跟彩虹玩愛的碰撞,關鍵還能狠狠的踩乎徐飛一頓。

可現在呢?

這下好了,一切希望瞬間就化作泡影了。

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

可我一想到徐飛這貨是想玩弄彩虹感情的花花公子,生怕彩虹真的掉進他這個火坑裡,我趕緊收起來腹誹沖彩虹說:「你別跟他走,我打車送你回去。」

徐飛哈哈就一頓笑:「你不是吧,讓若蘭打車走?跌份不?呵呵,若蘭,別理他了,我們走吧,好不好?」

彩虹就特別失望的神色看著我這借來的保時捷。看彩虹這副表情,我這心裡就有針在扎似的,真的,特難受。現在要是把卸我車軲轆的傢伙放我面前,我真能活生生要死他。

難道我就真眼睜睜看著彩虹被這傢伙帶到酒店去?

一百零八種花樣,一百零八種叫法?

我正頭疼,腳筋腦汁想法子呢,彩虹的手機突然響了。她沖我倆都做了個抱歉的表情,低頭一看手機屏幕,瞬間方纔還有點鬱悶的表情就綻放開了。

就好像一朵都已經凋謝了的玫瑰,不知道是遇到甘露了還是遇到神水了,瞬間就又嬌艷芬芳,綻放開來。

彩虹美滋滋的趕緊接了電話,說話的語氣都嗲到人骨髓裏去了:「陳總,你好啊!」

「沒,我剛和朋友喫完飯,正打算回家呢。」

「在天上人家海鮮時尚餐廳,啊?真的假的?」

「好吧好吧,我就在門口,等你哦,陳總!」

雖然聽不見對面那人說什麼,可是聽彩虹這意思,我和徐飛貌似直接就被這個神祕的陳總給雙雙打敗了。

「彩虹,誰啊?」我沒忍住就問了一句。

彩虹臉上盪著紅光,喜悅的心情溢於言表:「我的一個朋友,可有錢啦,人家可是家族企業,業務遍佈全國呢!」

看彩虹這副興高采烈的樣子,我這心裡就有種滴血的感覺。

我剛想試圖再努力一把,彩虹直接就歡天喜地的說道:「陳總也在這裡喫飯呢,你說多巧?嘻嘻,好了你們聊,我去門口等陳總,拜拜!」

說完彩虹就蹦蹦跳跳跟只兔子似的就往餐廳門口去了。

我不甘心,火急火燎的就想追她,結果徐飛突然冷不丁的來了句:「行了,別追了,追也沒用!」

我停下來,就回頭看著徐飛。

這貨一副上鉤了的魚又脫桿跑了的神態,悽然然的一頓苦笑,掏出來一根煙來點上,一邊吞雲吐霧一邊埋怨我:「你說你跟我爭個什麼勁啊,你早點讓給我,我不早把她帶酒店去了?我高興完了,大不了偷摸讓你進屋裡接著來,咱倆不都有肉吃了嗎,多好!」

「滾蛋,我跟你不是一路人,我是真心喜歡彩虹的!」聞聲我直接就炸了,這人渣,虧他能想出來這麼污的主意來!

徐飛冷嘲熱諷的甩給我一句:「你丫裝什麼啊還,人都走了,有意思嗎?」

「誰裝了!我對彩虹是真心的!」我據理力爭,紅著眼怒道。

徐飛夾著煙的手沖我甩了甩,依舊還是那種讓我作嘔的神態:「得了得了,就這種拜金女,還真心喜歡,你猜我信嗎?」

徐飛不斷說出對彩虹污衊的話來,這無疑是不斷拱我的怒火。

「你要是再說彩虹的壞話,我弄死你!」我咬著牙,冷冽無比的發出警告。

徐飛不耐煩的又一頓甩手:「行了行了,不說了行了吧,你裝起來還沒玩沒了的了,哎,老子花錢租個輝騰來,容易嗎,都被你攪和了!走了!」一通牢騷埋怨之後,徐飛氣呼呼的轉身走了。

一聽這話我就差點崩潰。

敢情徐飛這小子也是裝出來的大款啊!

這小子還真有影帝的天賦啊,就這麼久,我真是愣沒看出來!

看他西裝革履斯斯文文特有派頭的模樣,頭髮也打理的一絲不苟,言談舉止除了對我冷嘲熱諷之外,的確像是個有錢的紳士,敢情,都是假的!

我正暗暗發笑,這時候突然開過來一輛白色的瑪莎拉蒂,特別的扎眼,見狀我都忍不住驚呆了。我們這地方有錢人是不少,但是真能開起豪車的人其實並不多。

結果我正琢磨這是誰家土豪出來顯擺來了,這車突然就停我跟前了。

接著,車窗下去,我就看見彩虹笑到花枝招展的臉。

「周宇,要不然我們送你回去吧,你這輪子都沒有了,怎麼走啊?」彩虹特別熱情,滿面紅光的朝我嬉笑著問道。

我彎腰瞥了眼裡面開車的那個男的。截取自公眾號雷達文學,網紅女友。

這人跟徐飛的打扮格調基本一致,西裝革履的,可是這氣質絕對完全在徐飛之上。此時這男的目視前方,根本不帶看我一眼的,表現出對我絕對的蔑視和無視。

想來這個人就是彩虹所說的陳總吧。


異地時,想她的時候只能去她直播間看她婊演。


沒人邀我,不請自來,女朋友是網紅的優點有很多,美麗可愛帶出去有面子,缺點是長的好看的人拉屎很臭


沒有一個好的開始 也沒有一個好的結束 我很遺憾


曾經有,然後被綠了。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