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喪文化在青少年中很流行,其中大部分都是假抑鬱 如何揭穿他們?


為什麼要拆穿?無論好壞,這歸根到底都是一種社會文化,一種文化能形成是環境所致,並不是你眼前某個人所創的。

舉些例子:二戰後美國「垮掉的一代」,那時候是個青年都留長發聽搖滾做嬉皮士;早兩年微博公號自媒體興起時國內湧現了很多文藝青年,隨便一個人發段話轉篇文章就能說自己有文藝范。你說這些嬉皮士、文藝青年裡上有多少人懂搖滾懂文學?

大部分人不過是在相應的時代背景下給自己一個標籤繼而得到某種情感上的依託而已。

回到抑鬱症這事,很多人覺得裝抑鬱症的人更過分,其實在把搖滾當做信仰的人眼裡,裝懂搖滾的人又何嘗不過分?大家覺得某些合乎常理的現象很不合理其實不過因為冒犯了自己而已。

說實話我身為其中一員,我也很難過某部分人把病當作標籤。但現在的社會確實太壓抑,泛抑鬱的人不在少數,很多時候是否抑鬱醫生也判斷不了,拆不拆穿真不重要,大家都不容易,別互相為難了。


其實沒有必要揭穿。

沒有意義。

首先我個人對常說的「裝」抑鬱症的人是抱有善意的。

1.我認為大部分人只是分不清抑鬱情緒和抑鬱症,網路測試一做,簡單的癥狀相似,未考慮軀體不適什麼的,完完全全正常。

給這部分人善意挺好的,誰能知道下一個抑鬱的會不會是他?

2.不了解抑鬱症,但凡理解字面意思,隨意百度沒有深入了解,便覺得自己是抑鬱症。

誰沒事查這麼清楚?我也是因為去了醫院才開始查詢相關資料,到現在都沒弄怎麼明白,怎麼要求正常人明白抑鬱症?

但是我也並不認同以抑鬱症為借口傷害他人。(雖然是親戚朋友最容易受傷...)

1.以抑鬱症為借口招搖撞騙謀取利益。

是我直說,這不是抑鬱症是你被錢糊了心。

2.以抑鬱症為借口傷害威脅別人。(指那種拿著刀要死要活以達成目的或妄圖傷還他人身體健康的敗類)

說實話這種人不要攔著了,讓他趕緊死。

網上抑鬱,

不否認有孩子跟風,覺得哎我好傷心我好難過(其實就抑鬱情緒),犯得著和孩子計較嗎?罵他幾句能開心嗎?過個幾年自己就清醒了。

當然也有成年人。也是更風「流行病「覺得時髦,反正也是年紀不大了,過幾年自己都嫌自己蠢。

而且本來就是現代病,患者就多,我就不明白了怎麼就一定是別人裝?

噢你說他也發別的動態,怎麼樣怎麼樣開心。

不說有微笑抑鬱症吧,每個人的抑鬱症都是不一樣的,你一定要求每個人都是典型抑鬱症患者?

想怎麼活怎麼活,無聊就隨便找事干。

再說那些惡意裝病的人,咒自己生病我也服氣的,玄學還是要信一點的,自己咒自己沒好事。

還有這種人本來就求關注理他幹嘛?不需要給他關注。

抑鬱症患者不需要同情。

反正我不需要,還是正常朋友相處。那些同情裝病的人我不多說,至少出發點是好的,但不可能做到設身處地為患者著想,自己膈應自己何必呢。他們的每一句話都可能會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雖說可惜抑鬱症患者的社會資源被佔用,還背負莫名其妙的罵名。

其實本身就不需要陌生人的同情,而且充滿善意的人其實更多。

反正總之一句話不用理睬,做過分惹急了讓他下不來台就好,當所有人面列舉抑鬱癥狀(容易誤傷)指責他不要再裝抑鬱症讓真正的患者背負你們這些小人需要承擔的後果。想死一起。

完,戾氣有點重。(捂臉)


真正抑鬱的人,一般不喜歡對別人說。如果是裝的也挺好的,世界上就少了一個得抑鬱症的人了。


1.如果是綠茶等biao 是為了搏同情得關注,很做作。你可以揭穿,但是沒必要,這樣的人被人鄙視,她們渴望別人的關注,但更證明她們自身內心情感的缺失。(比較可憐一點)不過咱也沒陪人家長大,不懂人家經歷,最好還是旁觀比較好。

2.如果不是biao,更沒必要。他們可能只是沒有分清楚是抑鬱情緒還是抑鬱症而已,可能只是以此來宣洩情緒而已。其實這時候別人的關心已經沒有多大的用處了(起碼我是這樣)。

現在知乎評論時都已經提示了「友誼第一條」,可見如今網路言論(噴子)對人們傷害之大,所以不論他人是否抑鬱,鍵盤下留情!!


抑鬱症的人很難開懷的笑 。形容一下就是內心有個失聰失明憂傷的小孩外界的歡笑如何也不能把他從憂傷中喚醒


直接建議去精神科挂號


腿痛可以裝,雖然你控制不了腿的疼痛,但可以學著腿痛的樣子。

肚子痛可以裝,雖然也控制不了肚子的疼痛,但學著肚子痛的樣子就行了。

抑鬱症也可以裝,我沮喪,我失望,我難過,我失眠,因為你能控制腦子啊,但是你要明白,正是因為你能控制它,你就能感受到那種痛苦,有疼痛,就算裝的,也是有病。


吔屎了您內,裝個毛線球球砸,勞資直接往死里整撒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