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漢尼拔打的喊爸爸,被阿提拉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打斯巴達克斯又死了很多人,打西班牙進去一批軍團死一批,請問羅馬人強在哪裡


強在當時其遠超地中海諸國動員能力

在共和國時期的情況就是:你能贏羅馬無數次,但羅馬只要贏你一次就夠了

漢尼拔都打進義大利了,坎尼會戰重創羅馬軍團,兵鋒直抵羅馬城。

然後呢?羅馬堅壁清野,沒過幾年又拉出幾萬人來打仗了

用外交策略離間努米底亞騎兵,牽制漢尼拔的同時還能進軍伊利比亞,打得漢尼拔的幾個兄弟毫無招架之力

沒過幾年漢尼拔就被迫回國打扎馬會戰,結果被羅馬人用漢尼拔自己的戰術反將一軍,迦太基人此後再無往日西地中海霸主的威風(其實第一次布匿輸了就沒了,後面第二次是靠伊利比亞巴卡家族輸血和巴卡家族的僱傭軍隊才勉強和羅馬掰手腕)

哦,對了,漢尼拔後面給塞琉古帝國海軍當指揮官,又被羅馬人打趴下了

再看看其他希臘城邦,費拉不堪

東地中海還有兩個霸主:埃及托勒密王朝和塞琉古帝國,但二者都是希臘人的殖民帝國,一旦軍隊中精銳的希臘裔戰士被消滅,軍隊基本也完了,塞琉古後面就敗在這點上,一旦輸了關鍵戰役則帝國危矣(瞎指揮的鍋)

日耳曼人靠著伏擊打了回條頓堡森林戰役,滅了羅馬三個軍團,但是之後嘛,羅馬軍隊打得日耳曼人懷疑人生,阿米尼烏斯被自己人甩鍋處死了

匈人基本上是靠著阿提拉個人的強大領導力崛起的,阿提拉之前匈人不過是羅馬邊境的眾多蠻族之一(或者說較強的一支),可能在羅馬看來還沒在帝國境內到處跑的哥特人威脅大

阿提拉領導下的匈人算是把兩個羅馬都打了個遍,但是在沙隆還是敗在埃提烏斯手裡

阿提拉死之後呢?他兒子都被東羅馬砍了頭吊牆上咯

羅馬人就強在這點上,你無法靠一兩次大勝摧毀這個帝國,只能是讓帝國逐步走向腐蝕,或者等羅馬傳統藝能內戰來坐收漁利,否則你即使能短時間內戰勝羅馬一兩次,也沒辦法滅了它,甚至得小心它反過來打你一波


上升期的羅馬和開了掛一樣,它絕非不可戰勝,但不管你對其造成多大的損失,它都能重整旗鼓把你打垮,有些是賺不到便宜就被打垮了。布倫努斯(凱爾特塞農人)、皮洛士(伊庇魯斯王國)、漢尼拔(迦太基共和國)、佩爾修斯(馬其頓王國)、安條克三世大帝(塞琉古帝國)、朱古達(努米底亞王國)、辛布里人和條頓人、米特拉達梯六世(本都王國)、蒂格蘭二世(亞美尼亞王國)、斯巴達克斯(奴隸起義軍)、帕提亞帝國、維欽託利(高盧凱爾特人)、阿米尼烏斯(日耳曼切魯西人)、猶太起義軍、布狄卡(愛西尼人)等等奉勸題主,要講武德,耗子尾汁,好好反思,不要在問題描述引戰。

大西庇阿徵西班牙,沒用幾年就完全打下了新迦太基;斯巴達克斯起義軍趁亞平寧半島沒什麼像樣駐軍初步取勝後,被前三頭中軍事能力最水的克拉蘇帶著新組建的軍團一戰打垮,俘虜在十字架上釘了一路;阿提拉搶了兩次東羅後,帶著日耳曼附庸到高盧搶大搶特搶,結果被埃提烏斯和他的蠻盟打的被堵在營寨裏想自焚,後來圍攻阿奎萊亞還沒打下來,死後匈人的日耳曼附庸馬上起來造反,把阿提拉大兒子頭都砍了,二兒子頭被東羅砍了掛在君堡城門上,還有一部匈人此後繼續給東羅打工。連大遷徙中搶的最多,給羅馬帝國造成最大損失的汪達爾人和東哥特人,也最先在查士丁尼再征服中被消滅乾淨。


你看看你說的這些人,哪個不是最後被羅馬敲爆了腦殼?

24號稍作補充:

關於羅馬人在戰爭中的表現,大家已經談的很多了。我來談一點非戰爭期間的東西,為什麼羅馬人在崛起時代內有活力,大家都解釋了很多,但是為什麼羅馬人從共和國時代到帝國時代五賢帝時期的活力維持了數百年,我個人認為這個和他們的制度是分不開的。

羅馬人的制度並非是最嚴苛的,也可能不是執行的最完美的,更不可能是最穩定的,但是它是那個時代地中海地區最有活力的,或者說最關注基層民生的。即使進入了帝國時代也是一樣,這也和羅馬皇帝特殊的身份有關,因為羅馬的奧古斯都還有一個身份是共和國的保民官,所以不管怎樣,都還要維持一點民生的面貌。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如果你想在到羅馬帝國時代玩弄金融手段,來獲取財富,你很可能會遭遇帝國最嚴厲的懲戒。

如果你在羅馬時代玩資本主義的倒牛奶,你會遇到什麼呢?羅馬帝國反不正當價格變動法案指出三種行為是需要嚴懲的:

1. 購買商品後,部分提價或毀滅,促使他人提價,以增加自己的賬上收入;

2. 在某商品預期供應不足的情況下不願出售自己掌握的此等商品;

3. 摧毀地裏的果實或拔掉青苗。

如果你想搞商業壟斷,很抱歉,皇帝法律嚴禁價格卡特爾組織的出現:

朕命令: 誰也不許操縱任何壟斷,譬如關於衣服、魚、梳子或者關於銅器等任何生活用品或者用於別的目的之用品的壟斷,不管他是依靠自己的資源優勢這樣做的,還是根據已頒布或將頒布的敕答或根據國是詔書或根據對朕的判決做出的解釋這樣做的; 不允許互相串通,通過違法會議達成協議或陰謀,據以認定某些種類商品的最低出賣價格。

1. 嚴禁建築商或承包商、各種行當的工匠或浴場的所有人在各自行業的內部約定,一個同業者不許完成另一同業者已受委託完成的工作,或約定插手其他同業者已受僱做的工作的同業者將受幹預並阻止。誰都可以完成別人開始後未完成的工作,如此不構成任何私犯,繼續者不用怕任何人,也不用怕承擔訴訟費用。

2. 況且,如果某人膽敢實行壟斷,將沒收其全部財產並將他永久放逐。

3. 如果別的行業的領導人物今後固定其商品的價格或訂立這種類型的違法合同,朕決定對其課加黃金 50 的罰款。如果你的法院由於腐敗、玩忽職守等錯誤不徹底執行朕最健全的關於禁止壟斷並禁止集團協議( corporum pactioni) 的敕令,將被判處 40 磅黃金的罰款。

如此的法律還有很多。

在這種嚴格的法律體系保護下,這個帝國並非所有的行當同時陷入毀滅,而只是一個一個產業的緩慢衰敗下去,在絕大多數的時間裡總能有一個健康的階級或利益集團站出來拯救這個國家,或者至少拯救它的一部分。


弱弱的問一句,歐洲四大名將之一的漢尼拔都被逼的身死國滅,伊比利亞人勇敢無畏也只能在羅馬總督的統治下苟且偷生,羅馬一個二流軍事家就打的斯巴達克斯和他的奴隸軍隊被釘上十字架排的得滿滿一條道,即使在帝國晚期都能把阿提拉捶得想要自殺,兒子的頭都被掛載君堡的城門前。請問羅馬不強在哪?


強就強在

不管之前輸得多慘

不管之前死得多多

不管之前怎麼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最後的贏家總是它

野蠻人們來了又走

不變的

唯有聖城羅馬


羅馬在共和國時期是一個標準的文明式國家,內部的統治是通過財富水平進行階層劃分政治權利。而同時代的對手不是君主國就是僭主,要麼就直接是部落。

而落到實際的表現上,就是作戰時羅馬可以動員的兵力非常多,並且源源不斷,不會因為某個人死掉了發生變化。

也就是在內政方面相對於同時代的其他國家羅馬是很成功的。相較於同時代的血緣世襲貴族,這套共和體系已經賦予了平民階層很大的權力,並且通過財富劃分的辦法給予了平民合法的參政渠道。這在同時代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相較於希臘城邦苛刻的血緣入籍和僭主君主國依靠血緣和武力統治,共和這套東西很先進。


漢尼拔兵敗後流亡他國,斯巴達克斯的起義軍在十字架上被釘了一排,西班牙從被羅馬征服到羅馬滅亡基本沒有丟過,阿提拉的帝國直接自爆了。

從漢尼拔到阿提拉前後經過了七百年,羅馬一直在,敵人一茬茬的換。


被 阿 提 拉 打 得 毫 無 還 手 之 力(指沙隆之戰戰敗後,埃提烏斯阻止阿提拉自焚)


1.有責任心,願意為了「羅馬」這個政權奮鬥

2.實用主義,看到什麼好就用,沒有思想包袱,能向打敗自己的人學習,這使他們能運用接觸到的最先進最適合自己的體制和科技

3.戰略窗口期,乾死迦太基後,羅馬的體量大於一盤散沙的蠻族和內鬥的繼業者們,可以從容地擴張

後來安逸久了,逐漸失去了這些優勢,羅馬就慢慢衰亡了


強在會選時候。

一個民族崛起需要時機,羅馬正好處於歐洲古典社會向中世紀過度的階段,自身擔負起了文明由地中海東南海岸向北岸和北海擴張的媒介。古典社會的典型代表是奴隸制城邦,羅馬城原先也是一個城邦國家,但相比地中海東南海岸線的乾旱地區,羅馬地區降雨豐沛土壤肥沃,能夠維持相當數量的自耕農,這就讓早期羅馬沒有侷限在奴隸制的制度中,而是一個擴大版的希臘城邦式政權,它既有城市的一系列制度,也有對周邊農村地區的有效管理。而更北邊的歐洲相比於羅馬,比如西班牙、山南高盧和高盧地區等等,則太過原始,還處於原始氏族社會,各個部落之間彼此徵戰不休,沒有形成一個較為團結的政治集體,只能被羅馬人各個擊破,分而治之。

所以羅馬早期擴張最大的敵人不是迦太基或者希臘,而是拉丁姆平原周邊,同樣是奴隸制和自耕農結合的那些城邦國家,比如南邊的卡普阿,北邊的伊特魯斯坎等等,羅馬征服了這些地區以後就基本上在當時的地中海無敵了。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