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犬因【絕對的正義】而被觀眾痛恨,奧哈拉殺平民一事更是讓他成為負麪人物。

但澤法的做法有過之而無不及,澤法如若事成,殺掉的平民將數不勝數,這份激進和罪孽,遠勝赤犬千萬倍。而人們反而對其表示寬容和理解。

不惜一切代價、滅掉整個偉大航路的海賊這件事,赤犬心裡應該是一萬個支持。可他還是站在稍微公道一點立場,派黃猿去阻止了昔日的老師,保住了萬千平民的性命。就憑這點,觀眾也該重新認識這個男人、接受這個男人,也該洗白了。但是並沒有。。

所以說,澤法和赤犬之間的區別......

是不是就在於赤犬沒有一個悲慘的故事,引起觀眾的共鳴!

若是這樣,不未免俗套嗎.....


開個腦洞想想,如果元帥爭奪戰中赤犬輸給了青雉,憤怒之下離開了海軍,加入了和自己理念相近的老師的【新?海軍】陣營。赤犬、澤法二人聯手,說不定最後真能炸掉偉大航路,提前結束漫畫呢。。。


雖然我很喜歡白鬍子,但是我不討厭赤犬。立場不同罷了,再者就是個人性格著墨不多,沒有搞笑的點。

赤犬有什麼錯,他不過做了一個海軍大將該做的事。咋不去恨黑鬍子。殺薩奇,把艾斯送海軍借刀殺人,然後率部下狂屠義父白鬍子,噁心至極,也沒見幾個恨的,還有的人說什麼黑鬍子纔是真正的海賊,真尼瑪搞笑,那咋不說赤犬是真正的海軍。

讓人喜歡一點的話,照著澤法那個模子來就行了,刻畫如何消滅邪惡的海賊,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傷,其故事激勵了很多年輕的海軍或者民眾。在頂上戰爭上絕對的正義,讓海軍自己也殺紅了眼。

為了正義不擇手段,屠奧哈拉固然沒得洗,青雉也執行過屠魔令,執行完了又來裝好人?澤法想毀滅新世界玉石俱焚也不是什麼仁慈的想法吧。

只是頂上戰爭纔出場除了打架個人性格著墨不是很多,比如可以刻畫一下,頂上戰爭宣告結束,一個人躲在角落大口吐血,罵一句白鬍子老賊!再強的男人也有權力去疲憊。老子忍著劇痛怒懟白鬍子海賊團,就差一點就殺了路飛了。被紅髮擋下那一拳當時老子已經疼得冷汗都下來了,不是老子怕他!媽的在貼吧被你們噴的不行,我一肚子委屈向誰說去!

至於跟青稚的鬥爭刻畫一下,駁斥青稚的懶散的正義。「吾治亂世,非猛不可」!比如描寫一下,要不是老子被老白一拳震出內傷,老子能跟你打十天? 一個前海軍大將加入黑鬍子海賊團,真尼瑪搞笑,得虧海軍元帥不是你,要不海軍還不變了顏色,戰國推薦你做元帥也是瞎了眼,所以老子對他也沒什麼好臉色。

海軍殺海賊還有什麼猶豫的麼,要不然來海軍幹什麼,碰到海賊那當然毫不容情了,難不成跟海賊嘻嘻哈哈,那民眾該怎麼看待海軍。七武海早就該廢了,澤法悲劇不能重演。你以為老子招藤虎來是幹嘛的,面試時候我就問了,你對七武海怎麼看,他說,早該廢了,我就知道這個人我招定了。要不我幹嘛派他去德島,我早看明哥這種禍國殃民的狗屎,不順眼了。

在五老星當面直斥,你的臉面算個屁後。表現一下,赤犬的無奈,要不是為了海軍,你以為老子很願意當狗麼?五老星算個屁,還不是天龍人的狗。老子滿世界徵兵,就是為了以後的海軍不再當天龍人的狗,從天龍人底下獨立出來,讓海軍有更多的話語權。老子是維護正義的,不是維護天龍人。

這樣刻畫不說喜歡吧,至少多理解一點,就像對澤法那樣,至少讓人同情一點。


澤法要犧牲掉自己、有相同意願的部下和一部分平民,去消滅所有新世界海賊。

赤犬要犧牲一部分平民和政府工作人員去維護天龍人的殘暴統治。

澤法的行為相當於在廣島扔原子彈,為了儘快結束戰爭,選擇把一部分平民和敵人一起消滅。而且他還準備在這一過程中把自己犧牲掉。

赤犬的行為相當於華北大掃蕩,因為懷疑你們村裡有人私通八路,所以把全村老百姓都殺了。而且他還打算立牌坊,宣揚自己的行為是多麼正義。

赤犬比岡村寧次還厲害,他炸的是世界政府的船。相當於掃蕩的指揮官懷疑某個日軍據點裡有八路的臥底,於是調了兩門義大利炮把炮樓和裡面的日軍偽軍都給轟了。

赤犬阻止澤法就如同阿南惟幾下令攔截轟炸東京的美軍飛機,不是因為愛惜日本老百姓的生命,而是為了保衛天皇。

一個個人戰鬥力世界一流的自然系能力者,指揮著兩艘以頂尖科技製造的軍艦和數以千計的海軍精銳,對付一艘沒有任何武裝,僅僅可能有毫無戰鬥力的政治犯的政府船隻,想出來的辦法不是停船抓人,而是直接擊沉。那這個人不是嗜殺成性,就是腦子有病。

赤犬的腦子不僅正常,而且還很聰明,所以赤犬嗜殺成性。

————————————————————

戰國執行屠魔令的做法,相當於得到情報說某村藏著八路,於是包圍了村子,把老百姓都趕走,然後一把火把八路全都燒死在了村子裡。雖然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但也是正常履行自己的職責。

而赤犬此時守在村外,架起機槍把戰國放出來的老百姓全給突突了,連戰國派來押送老百姓的人都幹掉了。

戰國是楚雲飛式的軍人,赤犬是山本一木式的軍人。


因為很簡單,在文藝作品中影響讀者好惡的永遠不是簡簡單單的行為,而是行為背後的動機

澤法摧毀新世界是有動機的,因為他被海賊殺了家人,砍了胳膊,屠了全船,他的苦痛是海賊造成的,而且只要海賊一天不消失,這些苦痛就又會繼續發生在其他人身上。因此消滅新世界這個海賊大本營,這個唯一一片海軍無法掌握的海域就成了他的辦法;

澤法行事極端也是有動機的,因為用溫和手段他看不到希望——那個砍他胳膊屠他全船的海賊被世界政府招安了。在他眼中,此時世界政府已經毫無底線了,隸屬世界政府的海軍也沒有任何希望了。因此他退出海軍,自己成立了NEO海軍,新海軍。但新海軍實力過於弱小,因此只能劍走偏鋒,使用極端手段,用炸藥巖,摧毀新世界。

題主說澤法和赤犬理念相近,其實我是不大同意的。因為澤法不止是有一個稱號「黑腕」,人家還有一個稱號叫「不殺」。人家討伐了大半輩子的海賊,但人家一個都沒殺過。

就算是在家人都死後,人家照樣沒幹過啥極端的事,而是全身心投入海軍,為海軍培養了一大批極其優秀的未來班底;

直到被屠掉全船,連培養新一代這種事都幹不成後人家才開始復出,開始狩獵海賊;

而直到那個海賊被世界ZF招安後,人家才對世界ZF徹底失望,叛出海軍,尋找炸藥巖,企圖摧毀新世界,用極端手段達成自己的目的。

簡單來說,路飛遇到澤法的時候,澤法已經是逼無可逼,退無可退了。此時的澤法已經親人盡沒,當時的學生們被屠了滿船(就活下來倆),自己還被砍掉了胳膊,而且臨了自己為之奉獻了大半輩子的ZF和海軍還從背後捅了自己一刀。

這個時候的澤法已經被逼得沒有退路,近乎瘋狂了,也才和赤犬「理念相近」。我想無論從任何角度來講,這都不算一件值得拿出來說的好事。

回到赤犬,赤犬追捕海賊有啥動機嗎?當然有,他是海軍,這是他的本質工作,他就是幹這個的。但他有將海賊趕盡殺絕,以至於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甚至連平民都不能放過的動機嗎?目前來看,並沒有。

如果說他的動機是他的理想主義的話,赤犬顯然並沒有顯現出任何理想主義者的特質。

因此他的動機只能來源於他的童年,或者是其他任何價值觀成型的時期,並且要麼是出於性格的偏執,要麼是出於刻骨的仇恨。

換句話說,要麼他是個憨批,要麼他就有題主所說的「俗套的悲慘故事」。前者的概率並不大。但就目前而言,尾田對赤犬之前的經歷著墨不多,因此並不能確定他的動機究竟來源於哪裡——他的動機是缺失的。

具體動機缺失後,一句簡簡單單的「絕對的正義」就顯得過於單薄了。

澤法的形象足夠飽滿,他成為一個極端主義者有跡可循,合情合理,但赤犬的形象還遠遠沒有飽滿到這個程度,就看WT以後有沒有心思再詳細刻畫下赤犬了。

文藝作品裡的「悲慘故事」和中國達人秀裏的那些不一樣,文藝作品裡角色的過往不是為了引發讀者同情,而是用來豐富角色形象,塑造人物的性格和動機的。這玩意兒可能是俗,但它確實好用,至少從幾百年前開始,莎士比亞乃至巴爾扎克大仲馬這些人就都已經開始用了。

另外還有一點澤法和赤犬完全相反的地方:與ZF的關係。

縱觀OP全書,只有一個真真正正完完全全的惡:天龍人以及代表了天龍人利益的世界ZF高層(不包括海軍系統)。

而澤法與這個集團毫無疑問是敵對關係,而赤犬,儘管可能關係複雜,難以下定論,但在爭帥的時候,世界ZF的高層確實是赤犬實打實的支持者……

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而敵人的朋友……

P.S.

所有替赤犬叫屈的人永遠都要拿艾斯來當赤犬不討喜的遮羞布,但說句實話,赤犬不討喜不是因為形象負面,而是因為形象太單薄了,壓根兒就沒有。說白了就是個工具人,海軍鷹派的代表罷了,跟青雉這種有這自己的思考的角色完全不一樣。

赤犬的形象永遠是跟海軍掛鉤,再喜歡赤犬的人說起赤犬也只能說他是個合格的鐵血軍人,別的也說不出來啥——教科書級別的工具人形象,推動劇情的工具罷了,跟黃猿這種混派海軍的代表沒啥區別。但人家黃猿好歹是個裝逼高手,還有革命軍臥底、打卡上班各種梗可以玩,但赤犬就真的啥都沒了……


原因很多啊,你看,

1:你說的悲慘的故事

首先澤法一開始的時候是很善良的,不殺大將。連續經歷兩次極其慘痛的悲運。那是命運真的不公。

赤犬呢?從一開始就是這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屠奧哈拉,毫不留情地斬殺逃兵(從現在的角度看是不能讓人接受的)沒什麼背景,更容易讓人覺得他本來就是這樣的冷血人。

2:實際戰績

澤法是上個時代的人了,和主角團並無多大關係。

而赤犬,艾斯是他殺的,語言挑釁他乾的,大渦蜘蛛他策反的,老爹他偷襲的。最後被一頓暴揍還沒死。觀眾有好感的青雉他打敗的。奧哈拉他屠的(尤其是殺平民)幹了這麼多不討好的還當了元帥。……???

3:結局,

澤法的理想最終沒有實現,也就是說他實際上沒殺多少人,被自己的徒弟殺死,英雄的悲慘結局自然是讓人感動的

赤犬現在元帥大椅坐的舒服著呢。

4:先問是不是,再問為什麼

澤法一個已經退場且只在劇場版裏出現的角色,本來人氣就低存在感就差。所以你聽不到太多批評澤法的聲音,人都死了,也沒幹啥大壞事,運氣也是真背,有點人性都不會指著澤法罵,不然鞭屍嗎?

赤犬是在世界的權力中心附近當權,能影響世界的風雲變幻,是三大將,描寫絕對不少。其鐵血作風不是所有人都接受的了。實力絕對強勁,又讓人看不慣。自然贊同和反對者都人數眾多聲音也都很大,可以去貼吧看看犬吹有多少。因為聲音大你聽見了,才會發此問題吧。


評論糾結赤犬面對紅團是不是慫。我主要想表達的是如果是絕對的正義,那首先就是要剛,因為紅髮是海賊,站在海軍正義的對立面。即使後面被戰國或者其他原因阻止。不然就算不上所謂絕對的正義,更談不上狂熱和瘋狂。這是指出題主所謂「理念如此接近」的問題。

僅討論赤犬是不是絕對的正義。無需較真是慫是剋制還是考慮大局。

我的理解裡邊絕對的正義是一往無前的。

討論不要脫離原問題。


我很喜歡澤法也就是Z。題主你把澤法和赤犬混為一談,還說有點理念相近未免離譜。

首先說澤法。黑腕的澤法,一路靠拳頭打到大將位置。他的能力設定上和卡普類似,武裝色雙拳的體術,非能力者。從電影最後澤法兒時的場景,澤法憧憬成為英雄維護正義。也一路靠自己的雙拳打到大將這個位置。妻兒被海賊報復殺死,退居二線培育下一代。結果自己帶的實習船被海賊殺死多數學生。最後得知殺自己學生的海賊成為王下七武海而脫離海軍,組建neo海軍,立志殲滅全世界的海賊。

澤法在neo海軍時期的正義是瘋狂的正義。說到底就是澤法的neo海軍是無法完成殲滅全世界海賊這個目標的。無力的最後就是瘋狂,即使把大海消滅也要消滅海賊。

這裡邊更多的是恨和無能為力暴走後的瘋狂。並不值得讚揚。但澤法至少是言行一致的,為這個目標在能力範圍內,為他的瘋狂正義努力。即使最後我認為他還是希望有人能阻止自己。

即使因為瘋狂和無力偏離了他最初的英雄夢,但他至少是擔著這份瘋狂敢作敢當的男子漢。更多的是絕望和無力。

說回赤犬。原作裏出現的次數其實不多。而他所謂的「絕對的正義」,聽起來和澤法的瘋狂正義相似,為了殲滅海賊不擇手段。

但差別還是很大,說理念相同更是無釐頭。

比如你說的奧哈拉屠殺平民,不僅跟海賊無關和正義也無關,更多的只是打手角色。

在頂上戰爭

克比站出來說別再繼續戰爭了,現場海賊和海軍死的死傷的傷。(有人還噴克比白蓮花)。赤犬要幹掉擋路的克比,追擊白團殘黨和路飛,這裡沒問題,絕對的正義,海賊必須死。

但是紅髮到場,一句給老子一個面子。赤犬就再沒放過一個屁。被人戲稱划水王的黃猿在被貝克曼槍指著腦袋,好歹還繼續給路飛丟了一波技能。赤犬面對中間插入的紅團的表現對得起「絕對的正義」麼。好歹跟白鬍子硬剛,誰攔我誰死。結果紅團一到,直接慫了。

如果赤犬直接開錘紅團,即使後面被阻止也好。至少配的上「絕對的正義」,是條硬漢。有點我就是正義的味道。

澤法的瘋狂正義是有明確目標的,消滅全世界海賊。而且至少澤法堅持到了最後,不管對錯。

赤犬的絕對正義,更多的是,老子說了算,惡即斬,而且由我來定義惡。

兩者差別很大。更何況赤犬在絕對正義這條路上做的不夠徹底。未免讓人覺得有點外強中乾,有點軟。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