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人們談論愛情,慾望,同性戀(我不是同性戀,但理解並支持這些人),卻很少談論友情,我說的是真正的友情,不限性別,但主要是同性之間的友誼(我是男的,主要講男生),就像是馬克思和恩格斯,鍾子期和俞伯牙那種。我會把我的答案寫下,獻給我的朋友們╰_╯


今天翻看我大學時期的日記,時間是2011年9月某天,我寫道「當生活中疲態顯現,要有所作為去改變它,新鮮的事物:一本新書,一首新歌,最好是一個新朋友,可以幫你扛過去」想想拉莫斯(名字打碼後留下首字母o(^▽^)o)大學期間對我的幫助和改變,我覺得,是時候寫寫啦。

******************************************工科生不會煽情的分割線*****************************************

有人說,人與人之間的差別有時候比人與豬之間還要大,我是深深地認同這句話的。尤其是當我們的談話深入到思想,對世界的基本認識,甚至信仰的時候,就會尤為感慨原來人與人之間還可以如此不同。

而談到朋友,我認為有三類,一種是追求差異而交的朋友(包括女朋友?(●』?』●)),一種是時間留給我們的朋友(同學情誼就是這種吧),還有一種是兩個人的思想在同一個頻段上,所想的內容和觀點近乎一致,我們稱為知音的。當然,友情沒有高低先後之分,但知音尤其難得。

大二下學期,我和拉莫斯在從自習室回來的路上閑聊(請不要腦補兩個屌絲半夜在我大草原校區溜達的畫面,太美),不知咋得就商量要一起報四級口語考試,於是就這樣開啟了我們長達半個學期的英語口語練習之路。當時我還在學生會工作,又想把績點搞上去,每天回到宿舍都是10點往後了,我們就拿個檯燈,拿本教程,坐到宿舍後門人流較小的樓梯上,開始對著書練對話,準確說,是把每個情景對話背下來,我在嘲笑他湖北味美音的時候,也暗暗佩服這傢伙的辭彙量。

英語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一種表達思維的工具,當機械的情景對話不能滿足交流的需求時,我們乾脆放下書瞎扯了起來,對,用英語。當時有一個哥們總從我們坐的樓梯過,每次都回來很晚,還提一包吃的,一段時間後當他得知我們在那扯半夜是在準備四級(口語)的,用一種驚呆並鄙夷的表情看著我倆說「不就一個四級,你們至於嗎?!」我們跟他笑笑,繼續扯弗洛伊德,愛因斯坦,波爾和量子物理,談自己喜歡的姑娘和各種糗事。

後來我發現,我們倆最大的共同點就是把技術當成一種信仰,相信我們所學的知識能改變世界,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我們不把學習當成是為以後得到某種物質利益的手段,甚至也不是為了考試分數。我們會尋找一些課程更有趣的一面,比如用高斯分布看待周圍的人,寬慰我們自己。

有一個在思想上接近自己的朋友最大的好處是能讓自己變得更加自信,這種自信是根本上的。就像拉莫斯第一次跟我說,「我們這種人」以後一定會怎樣怎樣時,我的胸膛里當時真是豪情萬丈,就好像一個走丟的戰士最終找到隊伍一樣,終於可以大幹一場啦!我們兩人都不喝酒,但這種理性的豪邁,會比酒精催生的幻覺更長久的停留在腦海里。

後來我的學習稍有起色,大三結束保研那一段著實很忙,我們還能互相幫助,從挑學校到心理上。這段時間,拉莫斯善於抓住機會,勇敢出擊的舉動,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畢竟從我們這學校到上交也很不容易。

總得來說,我從拉莫斯身上學到的要比我能教會他的多(比如,怎麼追女孩子(●』?』●),我也感覺,從遇到莫斯以後,我的生活態度和方式變得更加樂觀積極,我也變得更加自信了。

這才是一個真正的比你強大的朋友能帶給你的,你不會因他而自卑或慚愧,反而會變得更自信和強大。

假如有一天我和我的妻子身陷險境,我會把我的孩子交給莫斯叔叔,因為我知道,莫斯叔叔會把他教成我期望的樣子。

****************************************************************************************************************

哦對,今天是這位朋友的生日,忘了送上祝福。在這補上吧,23歲生日快樂!


大學時光中,我認識到了最好的人,一個小夥子。造化弄人,儘管我不相信命運這個東西,但是在我人生最無望的時候就這樣走進了我的生活。

——————————————————我是分割線——————————————————

樓主男,一個喜歡細膩感覺的人,人太多太雜我會感覺很不舒服,這不是內向,是一種奇怪的人的奇怪性格,所以大學的時間大多數是自己的。我是獨自一人跑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裡去上大學的,所以剛上學的時候,社交能力的爛到可想而知。那時候的我還沒認識到 If life sucks,you will have to change it ,之後逐漸開始習慣一個人到圖書館,一個人到自習室,一個人到網吧,一個人到食堂,形單影隻,飯菜不可口,書也不可人。逐漸我意識到上大學對我而言好像是往孤獨深處又進了一步,但是還好我還有喜歡胡思亂想的自己,然後開始了漫無邊際的思考(按照現在的說法應該是意淫吧),有靈魂存在嗎?能改變世界嗎?我能成為萊布尼茨嗎?(第三個這輩子是不可能了)

寫完上一段,你會覺得樓主應該是無聊透頂、生活毫無情趣、頭髮亂蓬蓬的、會的在夜裡masterbate myself,然後落寞等死的那一隻吧。那段時間裡的確是這樣的,除了樓主個子高、長得還算不錯、乾乾淨淨的、籃球也還可以,大一有過幾個女孩子追。

然後大一結束了,我很難過,所以那長達一個暑假的時間,勞資什麼也沒做!!勞資就是在家裡看灌籃高手!!(題外話樓主最喜歡的安西教練和藤真)我一直覺得如果沒走上工科狗這條不歸路的話,樓主現在應該是一個籃球教練。。。

那個暑假我把這句話刻在心裡:

懦夫只有了解自己的無能之後,才能踏上,成為高手的道路。——安西光義

樓主會在12年夏天的每個晚上都看著這句話發發獃,脊背涼颼颼的,既利於勵志也利於處暑。在12年的後半年,我開始意識到如果我每天都做一點功課的話,應該可以 earn something,然後樓主就從專業平平稀里糊塗跑到了專業第二的位置上......

我感覺自己好像變強了。 ------櫻木花道

但是依舊的20歲的樓主,緊閉著自己的心靈,什麼也進入不來也什麼都容納不了。

步入正題吧,12年秋,樓主走在去自習室的路上,男孩子走到了我的身邊,面對新校區的大草原,男孩子說了一片樹葉、一棵草的故事。我好久沒見到這麼細膩觀察生活的人,也好久沒聽到這種細膩安靜的聲音(聲明:樓主不是基),男孩也很安靜,我們就靜靜的展開對話,從評論奇怪有氣質的高數老師開始,到生活,再到玻爾、薛定諤的貓(你得諒解奇葩工科狗的思維轉換能力@[email protected])。。。

之後樓主只要碰到男孩就會主動跟男孩並肩走,多聊幾句多說幾句,都會感覺生活不再是原來的黑白分明,也不再那麼枯燥無味。 我們都熱愛物理,我們都熱愛生活,我們繼續著天馬行空的思緒,繼續安靜平坦的交流,互相傳授著對於生活,對於社會的看法。後來我才知道,當時的我們都處於孤獨邊緣,只不過那個一片樹葉、一棵草的故事叩開了我的靈魂,而我的那句「像我們這類人是有存在的意義的」 也將男孩從孤獨的邊緣拉起。簡短的話語,簡短的故事,兩個在黑暗中獨行的靈魂就這樣安靜地稀里糊塗地互相拉了一把。

我們一路聊天,相互了解,相互就這麼聊著。對他很陌生,對他又很熟悉。

不知為什麼,樓主和男孩都瞄準了英語口語競賽,於是相約每天晚上10點多,躲在三樓階梯的角落裡,互相捧著一本英語書,為口語考試做著會話練習。不過你永遠攔不住兩個思維活躍的人,每次都是以英語對白開頭,以愛因斯坦、社會的意義、科學的意義、信仰的意義......作結束,這些非常深入的交流是需要非常小心謹慎的,不過天生的默契,讓我們處理起來從容有序。那持續了的兩個月時間裡,生活是那麼的踏實,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我來的是,大學。我們的溝通處在一種最自然的狀態,即萬事萬物。我一直覺得那時候口語不是主要的,我們大量萌生的看法、觀點才是最寶貴的,在深夜裡,我們互相鼓勵對方成長,鼓勵對方將思維觸及更遠,我們進入了前所未有的狀態。這不僅僅是友誼,是交融。

後來的那個夏天,樓主的生活發生巨變,沒有家庭的支持,出國計劃就此淪陷,然後.....是老爺子車禍了。男孩成長為一個男人其實是很快的一件事情,因為一個人永遠無法忘記的是,病床上忍著劇痛跟你開著玩笑的老爺子,是ICU裡面跟老爺子假裝笑著拉鉤卻真實發誓的畫面。(老爺子康復超快,現在白白胖胖的,吃嘛嘛香~)

回到學校,有一次聊到深夜,這次並不平靜,並不淡然,我抱著頭痛哭,不過是為了兌現老爺子的諾言,就這麼在好好學習、感情淡漠的外在形象中生活著。開篇提到過,樓主是一個感情細膩的人。在這種偽裝中,樓主繼續大二的學習狀態,也回到了大一的不高興。我越來越忙,男孩越來越忙,時間過的漫長。

樓主最艱難的時光就在男孩的包容與依賴中度過,狗血點說就是「患難見真情」。

後來樓主選擇保研,男孩也選擇保研。因為名額有限,在這條路上,我們惴惴不安,誠惶誠恐。男孩的沉穩讓他有序,而樓主呢,規划起來就是時間太亂、不得法。因為學業的深入,我們的交集也變少了,但是每當遇到,我們也會一塊吃飯,樓主會給男孩show自己的左手夾菜,順帶向男孩吐一堆槽,萌萌的男孩也會說說調侃樓主的逗逼(大三的樓主為了應付情緒波動,開發了逗逼的mode,至今一直未能解除。)

前幾天,男孩簡訊來了一句 「有一天如果我身處險境,我會對他說,去找你的莫斯叔叔,他能把你教成我希望你成為的那個人。」樓主之前剛剛失眠,樓主看到之後又哭了一夜,樓主那這幾天合起來睡了8、9個小時。

感情,並不是你改變了我,我改變了你。是我們彼此記錄了對方的成長,是在難過到沒有聲音的日子裡,他安靜地出現在你旁邊,在你的生活中登場。

歲月無情,固然無可奈何。馬上,我又要走了,去他鄉,那裡曾經是我的夢想,但如今它令我夢碎,因為我無法割捨這些年我們一起成長的時光,我無法忘懷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我大學裡最喜歡,最欣賞的人吶。

我們的目標是:稱霸全國! ----- 赤木剛憲


沒想到自己的回答被她看到了……之前因為一些誤會以為彼此拒絕對方已經不能在一起了。《寒蟬鳴泣之時》裡面說:有堅定強大無法動搖的信念,一定能夠改變命運,就看誰的最無法動搖。我也有個強大信念是:和她好好的,一定!

————————————————————————正文:我是女生,我在大學裡遇到了對我最好的朋友,但是很可惜現在已經不再要好,不過她是真的好!我最喜歡講故事了哈哈。

其實從開學前我就知道了這個人,因為她很愛秀恩愛,而且喜歡柯南,是除了我男朋友以外唯一一個知道愛用顏文字表情的人,所以很想認識她。然而我們不是一個省份,也不是一個寢室,我也不是很會交際的人,所以一直沒有往來。我曾經找她搭訕問她們那兒除了平遙古城還有什麼好玩的,本想邀著一起玩,結果她高冷的說她也不清楚……

搭訕失敗(?)後來是因為她男朋友媽媽賣珠寶的,我剛巧想要一串白硨磲,於是我們就了解了,然後開始聊天,因為都是異地戀更覺親近。而且因為我和同寢海南姑娘走路頻率快,所以有時候下了課她會和我們一起走回寢室,又熟了一點。大一上快期末的時候,元旦前我們幾個女生去超市採購,路上我們互相叫彼此男女朋友。很莫名的我們就要好了。泡到夢中情人(?)大一下過完寒假回學校,她特地給了我一份情人節禮物,當時覺得好暖心,也是從這時開始看重我們的感情。這學期的我們簡直可以用如膠似漆來形容。這學期我一起上學的夥伴還加了個同寢山東姑娘。每天我和同寢室的人一起上學,到了教室她每次都已經到了然後佔了三個座位給我們,我們再一起回宿舍。後來海南姑娘離開了。然而三人行必有一人落單,這個落單的就是山東姑娘。因為她排斥山東姑娘,然而山東姑娘又確實想和我們好,一度有段時間我夾在中間有些為難,然而心裡卻更向著她。還記得有一次洗澡她和我說她想退出了,讓我和山東姑娘好好在一起吧,那個時候心裡特別難過,洗完澡一個人在樓下打電話哭,覺得失去了這麼好的好朋友很難過,她後來沒在寢室找到我,也跑下樓去打電話了,她也不想和我分開。結局就是……我選擇了她,山東姑娘後來自己覺察出來不對勁就離開了。那個學期後來我們一起吃飯,吃飯的時候一起看視頻。一起約著去澡堂洗澡,還一定要找兩個挨在一起的隔間洗,你等我我等你。一起去打水,她總說她是我男朋友她力氣大,我力氣小,一個人拎兩壺水。一起參加活動,運動會啊心理劇啊好像大活動就這些吧。一起出去逛街,我總是吵著要吃冰激凌,她總是佯裝生氣管著我不讓我吃。周六日會一起出門去自習室待一天,中午一起點外賣或者去食堂,她醒的早,但是我會遲一點,她總是等著我。她忙社團的事的時候我閑著,也總是幫她做一些小事;我忙學生會的時候她閑著,她也總是在一邊陪著我。我們愛拍照,後來手機里她的照片太多了我還專門建了一個相冊給她。空間說說,微信朋友圈,新浪微博,LOFTER上漸漸的越來越多我們倆的秀恩愛。一起分享女生的小秘密,互相講和彼此男朋友的故事。她彷彿真的像我的男朋友一樣,明明是個頭比我還小一點的女生,卻處處照顧著我,寵著我,護著我。至此簡直不能再甜。暑假是個轉折。她男朋友考研的壓力也影響了她,學業上一些不如意也讓她很不開心。至於我,到現在也有點不太記得是為何充滿負能量了,總之也是消極的不行。我們彼此帶著這種沉重感開始了大二的生活。大二的生活於我而言比大一上剛進來的寂寞無助而言更加黑暗,來自各個方面的不愉快,最大的打擊是分手,曾經一度害怕自己抑鬱症。我和她之間也矛盾不斷。這中間也有甜的故事,比如她留我在她們宿舍一起睡覺,這學期莫名變得身體很弱容易生病她總是跑來照顧我,包括我分手後一言不發坐火車離開時她對我說讓我去她家,她找朋友去車站接我的話。可是矛盾依然不斷甚至到每周一次,原本我還覺得矛盾解開讓我們彼此更加貼近,了解到對方的不同面,到後來矛盾只讓彼此越來越有距離。這段時間的故事不想講了太難過,甚至還有些我自己的陰暗面。直到現在,各自安好,我知道她所有的願望全是和她男朋友有關的,希望她心想事成,一切如願。我大學裡最好的朋友永遠只有她一個人,我不想再和下一個人這麼掏心掏肺的要好了。


先佔個位置,下次再好好回答


交到兩個朋友,當然都是男生。

-------分割線-------高考失利,決定在大學好好學習。所以上大學前就沒打算交朋友(可能這種心理比較極端了)。大學開始,像當初想的一樣一個人,同學之間見面打個招呼,盡量不走心。但是和大家都保持著很好的關係。有天班級分組活動,活動結束後聚餐,大家喝的很開心,忘了說一句,兩個人都是東北人。。。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在那一頓飯後改變了。和兩位關係好的原因有以下幾點:1.很能喝,真的很能喝!小扎啤杯一口一杯是我遇到他們之後才發生的。。。2.講義氣、豪爽。以上兩點可能都和他們是東北人有關吧。

3.三觀相同,大家能相互理解要做的事情。

現在大家都在實習,我和其中一位在上海,另一位在北京。實習馬上就要結束了,很期待再次相見的不醉不歸。很幸運能在大學遇到他們。

發自內心的笑,當時真的很美好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