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南山教授已經肯定人傳人以及有關醫護人員被傳染,普通人要如何應對呢?


1月24日《柳葉刀》上的一篇論文提到了,存在無臨牀癥狀的病毒感染者,他們有可能會在家庭、社區中傳播疾病。

研究對象是曾去武漢探親後感染的一家人:

2019年12月29日,一家六口人(母親、父親、女兒、女婿、外孫、外孫女)從深圳前往武漢探親,其中12月29日母親和女兒前往武漢某醫院探望高熱性肺炎的親戚。隨後的3-6天中,共4名家庭成員出現不同程度的癥狀,包括發熱、腹瀉、咳嗽等。

2020年1月4日,一家人返回深圳,並與女婿母親(患者7,未去武漢)有生活接觸。此後第4天,女婿母親開始有不適,約第7天左右,開始發熱。

簡單翻譯了一下

非常值得注意的是,①在經過RT-PCR和/或CT檢測後,前往武漢的6名家庭成員中共5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但有一人(外孫,10歲)未表現出任何臨牀癥狀(如發熱、咳嗽等)。②未去武漢的家庭成員在與其他家人接觸的過程中,也被確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人傳人這個大家應該都知道了,但是感染卻無臨牀癥狀的特點,可能會是新型冠狀病毒在傳播時區別於SARS的關鍵。感染病毒但沒有臨牀表現的現象在SARS傳播的時候非常罕見,但這篇論文提到,這種感染但無癥狀的案例在2004年廣州重新開啟野味市場後的新一輪SARS小爆發中有被記載。

感染卻無臨牀癥狀可能會讓感染者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將病毒傳播給家人或其他接觸過的人。雖然這是一個家庭案例,還需要更多的數據支持,但一定程度上也為我們敲了警鐘,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播能力可能比我們想像得要大。

但還記得嗎,這個家庭裏有個小女孩沒有感染。引用論文原話:不像那個不咋聽媽媽話的(估計是不戴口罩)、結果被感染了(但沒有臨牀癥狀)的小外孫,7歲的小外孫女在武漢的絕大部分時間都戴著醫用外科口罩,她並沒有感染新型冠狀病毒。

For the two asymptomatic children (patients 5 and 6), patient 5 had ground-glass lung opacities identified by CT scan. Unlike patient 5, who was aged 10 years and non-compliant to parental guidance, patient 6, who was aged 7 years and reported by her mother to wear a surgical mask for most of the time during the period in Wuhan, was not found to be infected by virological or radiological investigations.

所以,近期無論如何,請做好個人防護,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

論文鏈接: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


轉載的


最近,朋友圈關於武漢新型肺炎的討論越來越激烈,一方面,是春運大關將近,武漢作為一座交通樞紐城市,人來人往的現象加劇了這場疫病的傳播;另一方面,各城市愈演愈烈的確診病例也在一次又一次挑撥著大家的神經。

在這場疫病面前,很多人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多年前的非典,朋友圈被刷屏,各大平臺熱榜被佔據,各大電商平臺、線下藥店的口罩被搶購一空,形勢已經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春運真的安全嗎?口罩真的能確保萬一嗎?很多人心中已經有了懷疑。

迄今為止,央視新聞在抖音上已經公佈了最新情況。據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報告顯示,截止1月21日24時,收到國內13個省區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確診病例440例,死亡確診病例9例。

從現在情況看來,病例主要與武漢相關,人傳人和醫護人員感染的現象已經發生,疫情傳播途徑以呼吸道感染傳播為主,並且病毒存在變異的可能。


最近看到一篇文章,分享下:

《疫情下的「雲戀愛」:88歲的我在醫院病房裡說愛你!》

往往最能見證生死的地方,就是醫院。一個人的悲歡離合,一家人的長籲短嘆,都在這裡被描繪的淋漓盡致。在這場疫情下,他們向世人證明瞭他們的至死不渝,即便你白髮蒼蒼,我還是記得你最初的模樣。

01 圍城裡的人

2020年伊始,武漢傳來了一個噩耗,新型冠狀病毒在這個城市裡肆意傳播。但剛開始的我,並不是那麼在意,只是在和隔壁的張老頭兒聊天時,纔在心裡留下了一點兒陰影。

什麼是新冠狀病毒?

說實話,我並不瞭解,直到小區裏貼出了告示,我和老伴兒站在一旁看:

「為深入貫徹中央關於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的決策部署,嚴格執行市防控指揮部2號令,切實做好住宅小區疫情防控工作,保證居民的健康安全,防控人員針對各小區出入車輛、人員必須做好以下工作:

一、非本小區的車輛、人員一律禁止入內;

二、對不佩戴口罩、未進行體溫測量的、不進行登記的人員一律禁止入內;

三、未進行消毒、登記的車輛一律禁止入內;

四、小區駛出車輛無需登記,出行人員必須佩戴口罩,無需登記。」

看到這些條款,我和老伴兒在想, 都讓在家待著,那女兒女婿還能回來嗎?

我們開始擔心了,在小區裏到處問,打聽情況,大家都說這流感挺嚴重,今年外面的人怕是回不來了。

果不其然,當天晚上,女兒給我們打了電話,原本他們準備帶上我的外孫兒從浙江開車回來,但是現在這個計劃不得不取消了。後來我們還想著他們不回來,要不我和老伴這把老骨頭就過去吧。沒想到,這個計劃也馬上沒辦法實施了。

第二天上午10點,武漢封城了,我們原定的下午4點的高鐵,已經停運了,任何車輛不允許駛出武漢城,沒辦法,我們就只能遵守國家的章程,在家待著。女兒和女婿的電話一天打來三次,在電話這頭我都能感受到他們的擔心,「你們別擔心,我們老倆口好著呢,口罩也買了。」只要老年癡呆這病沒犯,我就還是會安慰他們。

後來,我們出門去買菜,看到路上人人都帶著口罩,到了市場一看,攤位上的很多菜已經沒有了,我們趕緊把剩下的多買了點,想著這些天做好充足的準備,就不出門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沒法兒和張老頭他們一起下象棋了,老伴兒也沒辦法去跳廣場舞了,以前熱熱鬧鬧的小區頓時冷清了下來。我和老伴不常用手機,可電視劇每天都在增加的得病人數卻在揪著我們的心。

老伴兒在家經常嘮叨:「這老天爺,怎麼天天搞些病出來。」當時我還覺得這老婆子有點煩,可是我並不知道,幾天過後,我對她的思念將會那麼強烈。

魚爪:疫情下的「雲戀愛」:88歲的我在醫院病房裡說愛你!?

zhuanlan.zhihu.com圖標

你們知道有多少賣煙花,賣香煙,賣薰醋,賣口罩,賣藿香正氣水,賣板藍根的微商之類的,

先囤貨然後散佈恐慌(注意用詞,我沒寫謠言),最後發財了嗎……

幹一票一套房的不知凡幾。

不多講了。

要重視,但不要慌。

你跟部分武漢人民似的完全不當回事肯定是不對的,

但是也沒必要這也哄搶那也哄搶覺得世界末日來了得了病就完蛋了。

這次的特點,最大的矛盾點是馬上接春運。

那麼為什麼我還說就算接春運也沒有慌的必要性呢?

因為國家很重視。

想當年非典,甚至瞞報直接瞞過了春運……

拖了近半年時間,才開始重視起來,已經滿城風雨了……

這次反應時間其實只有半個月,國家機器就慢慢開動了,稍微對防疫能力有點信心吧。

再說一句,對防疫能力有信心不是說讓你們搞聚餐跟沒事兒人一樣到處溜達……

要重視!每個人都是治瘟的一份子。


我也不是專業的,也就當年哥哥嫂嫂被抽調去當壯丁而已,本身不懂醫學生物學。

那麼為什麼提倡不要慌,為什麼說國家很重視呢?

因為當年非典的時候,

我哥哥嫂嫂是瞞報半年,過春運,又等了幾個月以後才抽調去前線的……

2020年這次,反應迅速。

有對比才有結論,就是這樣。


話說武漢市有一些很迷的操作比如那幾個傳謠的不能多說的事兒就很莫名,

不過傳染病的疫情的確還沒有嚴重到各種羣裡面散播的文章讀起來讓人想像的程度。


防疫是全國的事情,不是一座城市自己的事。

這次疫情的核心難題是春運和不受(其他地區的)大眾重視。

從國家的角度來看,近幾天對新冠肺炎的重視程度足以表明態度,尤其是把新冠肺炎以乙類疾病、甲類防治的形式納入《傳染病防治法》中——與SARS和禽流感同等待遇,管控嚴厲程度僅弱於鼠疫和霍亂。

03年SARS一方面從廣東發展到華北,再以北京為中心發展到全國;另一方面從廣東發展到香港,再由香港走向世界。

與17年前情況不同的是,城際人員流動效率大大加強了,而且正好趕上學生放假和春運兩次大規模人口流動。這次新冠如果監管不力,病毒將會參加今年的春運,可能直接走向全國,因此武漢實施進出人員管控的做法可圈可點,效果需要在以國家為主體的大型防疫網路之中體現。——避免病毒進一步向外省甚至外國擴散

SARS期間,香港等多地出現了「超級傳播者」,感染多人。在確定有人傳人的情況之後,此次新冠針對一傳極多的傳染也有了足夠重視,判斷患者是否是「超級傳播者」的技術也有了巨大創新。——有助於定點隔離、定向提供醫療資源

然而,武漢之外的部分省份也曝出了確診患者,疫情經過一個多月的發酵已經有了部分擴散,這需要不僅武漢一座城市的監管,還需要其他城市的進出人員管控,但是這樣的政策很難落實,一方面,人們總要過年團聚的,春運背景促進了大規模的人口流動;另一方面,新冠的早期癥狀和流感幾乎一致,一般的量體溫等方式難以區分,需要特殊手段——很難保證疫情不會在武漢意外的其他地方進一步發展,這纔是此次疫情對於一般民眾的重點。

所以,大眾也應該重視起來,雖然不應該盲目誇大新冠肺炎的嚴重性,但是也不能當它不存在,不能弱視它的危害。具體的日常防護措施太多了,做好就好了。

傳染病對於國家是一場戰役,對於個人則有更大的潛在危害。人心惶惶之外,非典後遺症會導致患者難以正常生活,不知道新冠肺炎的影響會怎麼樣。

給醫護人員更多信心吧。


推薦閱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