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那個男孩可能被耍得團團轉


男生都比女生幼稚啊,什麼都懂不代表成熟,幼稚又不代表不會賺錢


謝邀。實話實說,很難走到最後


可能想對比來說女生比較成熟一些吧,這個是玩看個人的。

有些成熟的女生,想要稍微幼稚一點的男朋友,這樣會感覺很輕鬆,缺點是男生的幼稚會讓自己受很多委屈。


如果你足夠包容,便可以看到一個男生從幼稚到成熟的蛻變。


你會越來越成熟,他會在和你分手之後成熟一點。


如果女孩是愛你的,會等你長大,畢竟有幾個男孩子願意把自己的幼稚展現在自己最愛的女孩子面前,又有幾個女孩子能看見男孩愛他的幼稚呢,

所謂 愛是互相吸引,互相欣賞,互相理解,互相成長,互相學習

反倒是男孩幼稚只是一時的,人總要承受所謂的打擊才會變得更堅強,年少時的稚嫩可能會一點點消散,但是當初對女孩的那份幼稚依然在心底,多年後想想可能會不由自主的傻笑


瀉藥,處在社會階段,多數認知上不會有好的結果。都是經歷,好好體會。


這種情況下女孩子一般會有一些嫌棄幼稚的男孩子,覺得有點尷尬,沒有戀愛的感覺,真的很難走下去。


謝邀。我就和比我小的弟弟類男生好過。

他長得很好看,白皮膚大眼睛,眼睛下面還有一顆痣,奶狗類型,超害羞。

他是學生會紀律部的成員,我男閨蜜是學生會紀律部部長。我們學校會過萬聖節,買一堆小南瓜讓學生做鬼臉南瓜燈,然後再在老師中拍賣賣出去,再把錢捐給慈善機構。這個南瓜燈就是學生會成員賣的。

我去找我男閨蜜的時候,他就在旁邊,然後碰著南瓜燈歪著頭問我要不要買南瓜燈。我當時被萌的不行,踮著腳拍拍他的頭說學姐不買哦,學姐來找人的。然後去和我男閨蜜說話,事情交代完就走了。

當時其實沒有很注意到他,因為我那時候還有男朋友的,就拎著我書包在邊上看著,嗯,他一點都不吃醋,因為他是個說謊的大渣男,he tui~

後來注意到他,是因為萬聖節後是聖誕節的英語話劇。我英語超弱啊,這種事其實是不想參加的。但是我男閨蜜穿婚紗演女主角,我閨蜜演男主,我為了不上課就混了個台詞少的角色,上去就兩句台詞,然後唱個歌就行。

因為沒錢,只有我男閨蜜的婚紗是租的,剩下幾個角色都是穿我的小裙子,就lolita。

我的裙子就夠幾個重要的女配,我那個角色不太重要,就去動漫社找了個玩的好的妹子借了個裙子,結果是露背的,還不是一般的露,脖子是系帶的,整個背都露著一下子到腰部,前面胸還露著溝,胳膊也是露著的。

我都沒穿過這種衣服,覺得無語死了,又沒時間再借一身,就硬著頭皮穿上,弄得我超不自在。我男朋友就和眼瞎一樣,圍著我男閨蜜轉,誇我男閨蜜女裝好看,還摟著人家合影。

我們那禮堂比較小,是一個年級一個年級的表演。小學弟本來無緣見到我的,但是他們紀律部要組織現場紀律。

他見我穿的,臉蹭的一下就紅了,還給我打招呼。我就樂了,就問他小狗狗你還記得我啊(因為不知道名字才叫小狗狗的)他就很認真跟我說當然記得了,學姐摸了我的頭。

我就超開心,又摸了摸他的頭說:真乖。他就紅著臉把外套遞給我說:學姐你穿上吧,不然會冷的。嘖,太暖了。去還外套的時候就加了qq,偶爾會聯繫,很能聊的來。

後來我和我男朋友分了,他就是個大豬蹄子。說我是他初戀什麼的,其實初中就談了好幾個了,什麼類型的都有。但是分手是他和我說的,原因是我太任性了,他慣不了我。

當時我就呵呵了,我任性?談了兩個月看過一次電影,從不周末出去,也不要求他送禮物,我朋友還因為他和我談對象萬般忍讓。分了也好,辣雞。

可能是我男閨蜜和小學弟說了,第二天小學弟噔噔噔就跑來找我,問我是不是分手了。我說:分了,幹嘛,來看熱鬧啊。他就眼睛亮晶晶的問我:那我是不是可以正式追你了?你是不是可以和我好了?

我懵了,其實我是把他當弟弟的來著。我說:不至於吧,姐姐不難過的,不需要你來安慰。他就說:沒有的,姐姐,我一直都特別喜歡你,只是你有男朋友我沒法說出來。我說什麼時候的事啊?

他很認真的回答:第一眼,你第一次對著我笑的時候我就喜歡你了,不然我不會讓你摸我頭的。別人摸,我都會躲開的,只有姐姐能摸。摸我的頭就是在撩我,撩了我是要負責的。

就這樣,沒過多久,我就和小學弟好了。他是個醋缸子,特別喜歡吃醋,而且從來不吃悶醋,每次見到我前男友就恨不得衝上去咬塊肉下來。

我對這事沒什麼感覺,畢竟才談兩個月,感情還不是很深,而且沒有必要對渣男念念不忘。小學弟就不一樣了,他用富有感情的語氣和誇張的辭彙和我形容了他第一次見我的時候我摸了他的頭後,他和我前男友激烈的眼神廝殺。

我樂了,逗他,你是不是臆想的啊,我覺得他不像是會吃醋的人。小學弟堅持自己的想法並十二分警惕的防著他。唉,傻子。

他真的幼稚,很粘人。我生病的時候請假輸液,他就每天要給我打一個視頻電話,還要發無數條消息,不及時回復他就會像天塌了一樣急得不行,恨不得能翹課衝到醫院來陪我。

我是比較喜歡一個人的,又喜歡安靜。輸液也從來不用陪同,自己裝本書就去了。他當時粘的我心煩,去學校的時候恨不得把他揪出來打一頓。

到班門口的時候就發現他等在那,掂著一袋子葯,看見我就衝過來摸摸我的臉問我還難受么,還很內疚說都是因為他纏著我要出去約會我才會生病的。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嘖,捨不得了。

情人節的時候出去約會,去電玩城打電玩。我從來沒玩過這種項目,他就耐心的教我,還要給我炫耀自己多厲害。而且他一定要背著我的包,我不太習慣,他就很認真的和我說,他一定要背著我的包,這樣才能炫耀我是他的。

有小姑娘拿個本子,看見我們就問我們說,你們是情侶還是姐弟啊。他就特別開心說,當然是情侶了,沒看到我還背著我女朋友的包么。小姑娘沒憋住樂了,笑著祝我們長長久久。尷尬的我直下黑手,掐的他齜牙咧嘴的。

關於外套的事,好了以後也問過他。他根本就沒想過我會不會冷。只是佔有慾發作了,不想讓別人看到而已。他說:姐姐你以後都不許穿這種衣服了,要穿也只能在我一個人面前。我笑了:那個時候你還不知道和我有沒有可能會好,怎麼就這麼大的佔有慾。

他很認真的回答:當我看到他沒有那麼珍惜你的時候,我就覺得自己還有機會的,而且就算你和我沒有好,我也不樂意讓那麼多人看到。你不知道,當我看著你在台上的時候,我恨不得衝上去把你拽下來裹好。聽他朋友說,他當時在台下,氣的臉都青了。嘖,小醋罈子。

第一次接吻是在約會後的最後一班公交車上,車上沒有幾個人,燈也沒有開。最亮的就是他的眼睛,折射出窗外五顏六色的光。我沒忍住,揪著他領子把他頭拽下來,直接親了上去。親完後,他舔著嘴說,姐姐,你嘴裡一股烤翅的味道哦。瞬間,什麼氣氛都沒有了。

我黑著臉把他推開讓他滾遠點。他又舔著臉把頭蹭在我頸窩裡撒嬌,姐姐,再親一個嘛,只親一個太小氣了。我被他蹭的癢得不行,笑著說,滾蛋,你剛剛磕的我舌頭疼,不給親了。他無賴道,那就更應該練習啊,親一個嘛,最後一個,我這次一定保證輕輕的~然後我們練習了一路的接吻。

他就像一顆小太陽一樣,雖然很幼稚愛吃醋,甚至在知道我最喜歡他的眼睛後故意眨巴著眼睛撒嬌為自己謀福利。可真的太溫暖了。


只要你在他面前就像個小孩子,也許這也挺好的。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