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跟外婆一起住,小女孩愛美就買了那種兩塊錢一瓶的指甲油 記憶中是紫紅色的很小一瓶 塗了以後又一直摳一直摳 摳不幹凈想洗又懶得跑去衛生間就把手放在我喝水的水杯里泡著摳 然後......我就忘了好渴……好想喝水

咕咚咕咚

完了....我會不會這個水不是洗過指甲油嗎外婆,我會死嗎外婆說 會

那怎麼辦呀??? 外婆笑 看電視 不說話

然後我一個人坐在床頭默默哭了好久等待死亡的來臨
以前我們小學會有一面牆,上面專門掛上每星期各班優秀的同學的照片,當我被班主任選到的時候,就興奮的拉著我爸去拍照,為了顯示我的個性,就擺了個特別羞恥的造型

最後別人的照片都是端端正正的雙手放背後,就我一個是極度羞恥的擺造型,還被全校人看見,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真的又蠢又二。


我具體記不清楚那是哪一年的事了。但是記憶不會因為你的年少無知而逝去,你也不會以無知當理由就原諒自己。

那年冬天,爸爸照樣在北風透著窗戶開始往裡鑽時及時的準備好了高粱秸稈、塑料布,還有把塑料布固定在窗戶框上的秋皮釘,小時候是這麼叫的,後來它就從生活中慢慢消失了,消失的讓我還沒來得及弄清楚那幾個字怎麼書寫。我和弟弟就在旁邊玩兒,小時候沒有玩具,我們就是彼此最好的玩伴,每天玩了打,打了好。樂此不疲!我不知道弟弟那個時候淘氣的把一個釘子含在了嘴裡,我鬧著給他高抬腿,在我抬起他腿的時候,他忍不住笑,一笑把秋皮釘咽了下去。

之後就是各種忙亂,親戚鄰里都跑來出謀劃策:有說吃點炒韭菜能裹出來,有說喝一點油兒,有說吃饅頭片的,嘗試了兩種之後還算有見識的父親背上弟弟,和媽媽一道帶他去省城醫院。我們家在縣下的一個小村子,去省城要坐綠皮火車。那個時候也不知道哪裡來那麼多人,火車上人多的上也上不去,事後聽父親說媽和弟弟是從窗戶被好心人幫忙生拉硬拽上去的,在車站彼此還失散,動用了大廣播。到了醫院拍片子釘子尖向下在氣管里。釘子當然是被順利取出來了。

我在家裡經歷了折磨恐懼的兩天,腦袋裡各種不好的想像,多的是弟弟遇到不測我也得被打個半死吧?當父親,母親背著弟弟進家門的一刻我抱著弟弟哭了很久很久!


這是我8歲時候的事。那年我們剛從農村來到城市,由於手頭有點緊,我爸就租了個小瓷磚屋,就是屋頂是由瓷磚搭建的,有多小呢?吃飯和睡覺都是在同一間屋,上廁所和洗澡則是另一個屋,總共就倆間小屋子。小還不算什麼,這裡老鼠還很多,每天晚上我都能聽到老師打鬧和亂竄的聲音,我幾乎是夜夜都失眠,只有中午才能安寧的睡一覺。這老鼠特別煩,還整天偷吃我家的米和剩菜剩飯,最糟糕的是還在我家亂拉shi,我時常能在窗戶上看到老鼠shi。

於是我爸就買了幾個老鼠夾回來,剛買回來的時候,我還不知道是什麼,那老鼠夾就放在餐桌下面和窗戶上,我好奇走到老鼠夾旁邊問:「爸爸,這是什麼啊?」我爸看到當時就心急了,立馬跑過來把我抱到旁邊說:「這是夾老鼠的,你小孩子別動這東西就是了。」我當時就是好奇偏偏沒把這句話聽進去,等我爸走後,我就用手指去碰了那老鼠夾。我剛碰到中間那個圓圓的鐵片,旁邊兩個東西就像牙齒一樣收了起來,卧槽,那酸爽,我現在都還記得。我當時就一直在哭的叫「爸爸」,不過還好,我爸忘記拿身份證去應聘工作了,後來回來了一趟,要不然我這隻手指就廢了。我的故事告訴了你們:「不要被好奇心牽著走。」希望你們能吸取我的教訓。


上小學五年級的時候要背很多古詩啊,長篇課文,到現在還記得有篇課文叫長城,言歸正傳,我們老師對於背書特別嚴格苛刻,每個人都要在她那兒背,然後在書上打符號,以示背過,然而我從小就不愛背書,就一直拖著,一篇課文也沒有背,但是又害怕老師會抽查,於是動了歪心思,每天上課下課都找同學的書,然後模仿老師打的符號,之後買了瓶紅墨水還有鋼筆,就悄悄的在家自己給自己打符號,有次,睡得特別早,忘了給自己打符號了,就把墨水鋼筆帶到學校來,準備課下自己偷偷打,然而不小心被同桌看到了,同桌就各種誘惑我,給我買辣條,買炸雞啊,然後我倆達成了協議,我幫他打,因為打的太像了,老師抽查的時候也沒有看出來,直到有天,不知道自己腦抽還是怎麼的,我跟同桌鬧矛盾,小學嘛,也就是威脅對方,說要告老師,沒想到同桌真的傻兮兮的告訴了老師,於是我被請了家長,當天晚上被媽媽逼迫,從第一課開始背,第二天,一到學校,想到晚上自己寒窗苦讀都是因為同桌,於是我趁同桌沒來的時候抓了一隻蛤蟆塞進了他課桌裡面上課他拿書,等他將一本書拿出來的時候,教室突然想起了蛤蟆的聲音,大家都開始尖叫,只有我一個人在哈哈大笑,於是第二天又被請家長……感覺跑題了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