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歲數,當真是過一天少一天啰!」

老爺子聲音雖然洪亮,但聲帶衰退帶來的顆粒感卻難以掩飾。面頰癟已經下去了,多半是因為牙齒也所剩無幾;我自然說著增福增壽一類的套話,老人卻不住的搖著腦袋。

這種話說了十年,老人自己也不怎麼信了。時間是公平的;無論你是一呼百應還是篳路藍縷,最終都逃不過時間的清算。畢竟自己的身體,還是自己再清楚不過了…

「你知道么?我們三樓那個老劉頭!」老爺子扯著脖子喊著。

「知道怎麼走的么?就下午在那睡覺。誒!老伴給他把床鋪好了,這老傢伙可好,鞋一脫,倆手往肚子上一搭,迷迷糊糊就睡著了。到晚上人就過去了!」

「多好!」

圍坐在周圍的大爺大媽紛紛點頭稱是,聽到這個傳聞,幾雙有些混濁的眼睛都變得神采奕奕。多好,多好啊!這幫比共和國年紀還大的老人紛紛附和。

"沒痛苦,也沒折騰兒女;沒有在病床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別提多體面了!"老人笑著說道。

老人們可能不知道,泰戈爾的那句:「讓生命有如夏花之絢爛,死亡有如秋葉之靜美」,但卻有著同樣的追求。如果有幸知道自己的的生命只剩兩個小時,我會脫下鞋,把鞋尖對著房門的方向;躺在床上小憩一會兒。

雖然來的慌張,卻能走的安詳


每過一個小時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就再看這個問題一眼

沒準我還能永生


樂觀點,你的意思是說2個小時之內,我無論做什麼都不會死對吧?


找一個盡量高的地方

最好高度能在幾百米以上

看看遠處的風景

感覺差不多了,看夠了

就翻身跳下去,面朝天空

在飛濺的體液中,四散的血泊里。

我將化作秋葉,重回大地。

順便吶喊一句

窩窩頭,一塊錢四個,嘿嘿!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小心把自己不喜歡的答案(發現在草稿箱里的回答,按錯了)發出來了,浪費您的時間了,但是我不知道怎麼刪除,所以來解釋一下


什麼都不做,就這樣看著你咯


在我生命只剩兩個小時後,我在來答。我先佔一個位置,你可別再我回答之前體會到了答題呀!


生命倒計時

6/27/20 星期六 晴

16:29

「嗤——」

此時正值傍晚時分,微風吹過,夾雜著各家飯菜的香味,混著草木的幽香,飄蕩在這條略顯清凈而又充滿溫馨的小路上。

我站在廚房裡,拿著鍋鏟翻炒著已經燒至金黃的土豆。

又炒了一會,我放下鍋鏟,彎腰打開櫥櫃,打算加些調料。

「嗡嗡——」

這時,我放在一旁的手機傳來了信息提示的聲音,我猶豫了一下,本想不予理會,但不知為什麼,彷彿有一個神秘的聲音在我耳邊低喃,它說:

「沒有時間了。」

什麼時間?

我不知道。

但我還是放下了手中的調料勺,起身向飯桌走去。

拿起手機,屏幕亮了,入眼是一張合影,一個我沒見過的女人和我的愛人,以及一個胖嘟嘟的孩子。

我愣住了,心中一陣發寒。

她是誰?!

他們什麼時候有這麼親密的關係了?!

甚至明目張胆的發在了我的手機上?!

這個孩子我曾見過,但想不起來是誰,也許是我某個朋友的孩子。

我最信任的人居然和我的朋友舉止親密?!

我有些惱火,但還是忍住了立刻趕去公司找我愛人的念頭。

最近我的朋友們都告誡我不要出門,我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是聽從了,

畢竟我也沒什麼需要出門做的事情。

想著想著,我發現手機上顯示有一條新消息。

上面寫著:

封晚女士:您的生命時限將於本日18:21時歸零,請合理安排剩餘時間。」

沒有顯示收件人,我覺得這可能是一個無聊的惡作劇。

但我還是注意到了信息上的稱謂——封晚女士。

這時我才發現,這部手機根本不是我的手機。

這是我沒見過的型號,也不喜歡的顏色。

甚至手機殼上還有一個粗糙的,略顯猙獰的笑臉。

我不由得後背一涼,屋子裡蔓延著不可言說的恐懼。

有一個人藏在我看不見的角落,在我的房子里過著我的生活。

她是誰?

在我絲毫沒有察覺到的時候換走我的手機,是為了警告我嗎?

這時,我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

我轉過身,發現炒鍋里冒起了黑煙,散發著一股烤焦的刺鼻的味道。

我連忙放下手機,衝到灶台邊拔下了電源蓋上了鍋蓋。

等我平復了一下略顯慌亂的心情,我不由得發覺屋子裡散發著未知的緊張的氣息。

我明明已經關閉了電源,究竟是什麼時候?

在我看信息的時候嗎?

她是誰?

她究竟藏在哪裡?

………………

-----未完·待續----


陪父母吃個晚飯,拍拍弟弟的小屁股,帶大金剛鸚鵡去花園溜溜狗,回來之後擼一下貓,喂一下金魚和烏龜。

然後迎著月亮出門,打車,來到大草地,躺著看星星。

接著想一下,待會兒見到閻王之後怎麼修理他,敢把兄弟的命格抹點,欠收拾了。


晚餐嘴饞,作死點了一杯黑咖啡,一晚未曾入睡,思考了許多哲學問題。但發現思考不出的是時間使各種親密關係的疏離。

如果生命還剩下僅有的兩小時,第一,我會擁抱家人,給父親一個吻。(自從我青春期後就從未與父親親昵)

第二,我會給某個忘不掉的TA打一通電話,或者通過好友傳達給他一些一直憋在心裡的話。

第三,像朋友道別,希望他們把我忘記。

其實除了最後一條,前兩條都是我不敢,礙於面子做不到的事。如果僅剩兩小時,相信我一定會大膽吧。


如果我的生命還剩下兩個小時,首先說一下我的性格,極度冷靜,平時生活中我就是有條不紊的樣子,當然不是說事事都在我的拿捏範圍內那種,沒事幹我可能會眼神空洞,神遊九天,要說在想什麼,其實啥也沒想,再回到正題,如果我生命剩下兩個小時,那我會選擇找個沒人的地方,悄悄的等待死亡的到來,最好找個陰涼點的地方,避免屍臭。(手動滑稽)


基本上就是等死了吧?…希望別死的太痛苦,不過也沒有意義了,因為畢竟就這最後一次體悟人生的痛苦了……

如果這兩小時不是疾病纏身,自己沒辦法做任何事情的話,那我希望能用這兩小時畫幅畫,希望能畫出此生最好的畫,畫中的是老婆還有爸媽,在一起的全家福,算是就給家人的念想吧…希望她在我死後找到新的幸福……

本來還想要不要立個遺囑來的,後來一琢磨,就自己這仨瓜倆棗的,還遺囑啥啊遺囑……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走吧……

走之前至少要寫下「我愛你」吧?……

啊………突然想再抱一抱她……房貸以後會怎麼樣?……好捨不得啊……我真的不想死啊……這不公平!………………


可能會很絕望吧,我現在就在住院,因為複查克羅恩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小穿孔,每一次疼痛或許都是急性發作的前兆,如果醫生這麼通知我了,2個小時沒法讓我回家,但可以讓我和我喜愛的人道別,交代完這些後事,我的父親終於可以不再因為這個病懨懨的兒子充滿壓力,我的母親也不會因為這個前任的兒子而影響家裡的關係,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幾個月後,時間會沖淡我來過的痕迹,只有在意我的人,偶爾想起,還是略表遺憾。


對於沒經歷過太多生死的人來說,清晰的知道自己的生命只剩下兩個小時是一種莫大的恐懼。我曾經見過彌留之際基本已經失去意識卻還掙扎著努力想要多吸一口氣的人,是那種耗費全身力氣也要多活一秒的姿態。然後,回到這個問題,我想,我會在極度恐懼、痛哭流涕、不甘與絕望中過完這最後的時光,在最後一秒來臨時,深吸一口氣。


看我當時需要什麼,然後去做能滿足這個需要的事情。如果餓了,那就點一頓好吃的。


做完正在做的,靜待死亡


滴草由實有一首歌,叫《花的篝火》

這首歌很棒,能完美的回答你的疑問。


別兩個小時了,兩分鐘好不好

聽首歌,聽著聽著就沒了,挺好的


實話實說現在我可能自暴自棄,痛哭流涕,求求醫生救救我。因為我還有很多事情沒經歷過,沒幹過。(即便是沒用,我當時可能還會心存僥倖。)

如果在以後我把自己想做的事做過了,死就死吧。等等,我要死也要轟轟烈烈的死,跳崖跳海,反正都是死。


寫寫東西,把能想到的創意,話語,沒有實現的願望,人生二十多年悟到的道理,對未來大總體的希望都寫下來。

然後找個能看到落日餘暉照到江水的地方,和親友愛人一一告別。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