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做有什麼好與不好。以及為什麼證據都指向小北但陳念認罪也可以定罪。


前天收到一個朋友的微信說看了電影覺得很好我演得也好,但是就覺得我的角色還蠻讓人討厭的,我當時沒太在意,也沒再往下聊。後來又有朋友跟我說鄭易討厭,我也在網上看到一些評論,有些觀眾看完對鄭易表示感謝,覺得救了兩個少年,也有些觀眾覺得鄭易騙陳念認罪的事讓人討厭想罵。我覺得還挺有意思,我就追問了一下我那個朋友,為什麼覺得我的角色讓他覺得討厭,這難道不是最優選擇嗎?他說他後來想想覺得我是對的,但就是看的時候有這種討厭的感覺。

那我想提問:如果鄭易沒有讓陳念認罪呢?

審訊結束後在辦公室總結案情的那場戲,王立問鄭易:你不是一直護著陳念嗎?怎麼現在這麼執著證明是她殺了魏萊?鄭易回答:如果真有人替她冤枉蹲幾十年牢,那她這輩子就毀了。拍這場戲之前,我腦子裡一直在想像陳念之後的生活——

背負著沉重的負罪感無法正常地生活,或者為了放過自己而變得麻木、冷漠、自私,

名牌大學畢業,有了自己的生活、事業、社交...

而小北因強姦殺人罪若干年後刑滿釋放...

完全不平等的狀況,他們還能像當初的少年那樣在一起?

鄭易在做一件正義的事情,不只是為了司法公正,更是為了守護陳念善良的少年心,所以用一個謊言去賭陳念的善良。但是小北對陳念的犧牲其實也是一種正義,陳念對小北「你贏我才不會輸」的成全也是一種正義,成人的正義深思熟慮,少年的正義義無反顧,不同的正義之間好像總是缺少一個通道去彼此理解。這可能也是有人感謝鄭易有人怨恨鄭易的原因。我們雖然都是從少年過來的,但我們好像再也無法真正體會少年的痛與愛了,可能是跳水之後被河裡的泥沙石子磨平了。但不管怎麼樣,鄭易還是個警察,這是他該做也必須做的。困了,去睡覺!


如果陳念不認罪。

那麼幾十年後,世界上會多一個出獄後身無長技的中年男人,他的價值觀是在監獄中建立的。

還會多出一個背負巨大愧疚感,犯有過失殺人罪卻未服法的中年女人,她心理情況很可能扭曲,做出不好的行為。

這是兩個巨大的社會不穩定因素。

更關鍵的是,這倆人可以不走到那步田地。

所以鄭警官不論是對公眾,還是對兩位當事人,都做出了最好的,最正確的選擇。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延遲滿足很重要,犯了錯誤,代價一定要早點付。


因為就像鄭易說的,

「如果真的有人替她冤枉地蹲了幾十年牢,那她這一輩子就毀了」

「你我不會,但他們是少年」

讓「別人替我下地獄」,這個恩,陳念真的承不起。她會日日夜夜煎熬,她會一想到小北就滿心愧疚和歉意,她永遠得不到解脫,他們也不會再有未來。

而「替別人下地獄」,就算是當時的小北是甘願付出的,那三年、五年、十年後呢?他在牢里過了小半輩子,出來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會,還有案底,而陳念光鮮亮麗,有體面的工作和人生,難道他真的不會自卑、不會怨恨、不會心生不甘嗎?

我喜歡少年的意氣風發,喜歡少年的純粹,甚至喜歡少年的衝動,

但這些,也很容易毀掉一個少年。

鄭易所做的,才是真正的讓他們得到真正的解脫,

就像陳念最後在去監獄的車上所說的,「我現在感覺很輕鬆」,

而鄭易在祝賀陳念考上北京時,說,「自由了,現在感覺怎麼樣」時,陳念可一點都不輕鬆。

我在下面這個回答里也詳細抓了這個細節,

《少年的你》中有哪些值得關注的細節? - 符開心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2627893/answer/873520336

在我心裡,鄭易也是個少年,一個依然對正義充滿希望的少年。

陳念問她說,「從來沒有一課教會我們如何成長」,

其實就是對應了,鄭易堅持要求她認罪,鄭易就是那個教她成長的人。


這個人的作用就像《白夜行》基本等同於笹垣警官。

這樣的角色是整個故事的推進力,替代讀者不斷去追尋真相;同時也代表著某種平衡的力量。

之所以鄭易警官希望陳念認罪,其觀點核心有跟《白夜行》里的笹垣警官一脈相承的地方,也有基於《少年的你》發展出的獨特延伸:

其一,代表著他警察的身份,對真相,對正義的追尋;

其二,鄭易也有不忍陳念背負十字架的心思在;

從明面上來看,陳念去北京,小北服刑當然是一個挺完美的結局,但是事實上陳念會因為這個人生背負上沉重的十字架。

面對無力償還的債,人最終都會被壓垮。

人犯錯後,就需要付出代價回到正軌,小北替代其背罪,並不是陳念付出的代價,而是一錯再錯而已。

多年後,小北作為強姦犯服刑出來,遍體鱗傷,與社會脫節,陳念(如果還活著)那時應該已經有自己的生活。

兩個人該如何面對,恩太重,情太重,但是現實的隔閡在那裡。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

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個更大的悲劇。

其實在鄭易警官最後去詐陳念的那齣戲里,如果陳念一言不發的走回去,那一刻她應該就蛻變成了唐澤雪穗。

笹垣腳步蹣跚地走出警察的圈子。只見雪穗正沿扶梯上樓,她的背影猶如白色的影子。

她一次都沒有回頭。

可惜,她不是唐澤雪穗;

還好,她不是唐澤雪穗!


鄭易在片中其實自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這是對雙方最好的選擇

試想一下,幾十年後,陳念長大成人,有了自己的生活,因為她堅韌的性格,夢想也應該有所實現,過得不錯。但年少時錯失殺人的經歷一定會是她心中難以磨滅的裂痕,也是極大的隱患。

如果東窗事發呢,她擁有的一切可能頃刻崩塌。

年少時陳念與小北的感情堅若磐石,雙方願意為彼此犧牲,兩人多年後成熟了,少年氣逐漸丟失,陳念與小北又將如何面對呢?小北多年後出獄,毫無社會經驗,兩人再也沒有共同站在一起的經驗基礎,他們雙方會如何相處呢?小北會是陳念生活里最大的不穩定因素。

他們也未必會像少年時曾約定好的那樣,你保護世界,我保護你,而有可能是,你被世界嫌棄,而我嫌棄你。

少年時的一切都很美,包括相互犧牲,相互承諾,可是時間卻會摧毀一切。

犯過的錯如果當下以某種方式暫時避免過去,未來一定會以另一種方式重新襲來。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