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又愚蠢又可笑。

你琢磨琢磨導員是幹嘛的?

為什麼脾氣這麼大,

你看校長,哪天見到你不是笑呵呵的?

校長的權力是不是比導員大?

這叫什麼?這叫權力越大越怕死!

敲黑板,權力越大越怕死!

到校長這個格局,明白一件事,權力越大責任越大。

手裡有權力就要天天琢磨,學校可別出事啊!出了事我烏紗帽不保。學生可別鬧事啊!鬧了事兒我當場就得去世。

管好學生,就是保住自己的烏紗帽。

那校長怎麼不嚴厲的管學生?

遇見誰怎麼都是笑呵呵的?

黑板上有字啊!

權力越大越怕死!

學校就他一個校長,好幾萬學生,遇見哪個神經病,給他一刀,烏紗帽還有用嗎?

你們到了社會工作了也一樣,哪個單位的一把手都是笑呵呵的,沒辦法,鶴立雞群,怕死!

所以——

讓誰代校長挨刀子呢?

基層管理員——導員

反正我是導員的領導,你工作好不好評價標準就是管不管的好學生,當然了,你用什麼態度我不管,我要的是結果,結果不好,扣你工資!天天罵你!當然了,罵你也不是我罵你,萬一導員給我一刀怎麼辦?自由我別的狗腿子罵你,豈不是美滋滋?

要是學生給你一刀,也是你們的事,我校長天天對學生慈眉善目,總不能給我一刀吧?

就算給導員一刀影響我烏紗帽,但總比直接捅死我強吧?

大部分導員未經世事,根本沒在社會的血海里摸爬滾打,直接到了學校里,根本沒想到這一層,總覺得手底下學生怎麼欺負怎麼揉捏都行,所以才有了這些在職場上上級都不敢跟下級說的這些玩兒命的話。職場上這麼說自己下級,除非是自己全家已經死光了,世上單蹦自己孑然一身,要不我聽著都心驚肉跳的。

我把這個潛規則告訴你們,是幫助你們解決問題的。

記住我跟你們說的這一層緣由。

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讓導員的上級不好過,讓校長不好過,導員自然就不好過了。

你無法直接對抗導員,因為導員背後是有組織的。

你對抗導員,就是打導員背後的組織的臉。

所以,你要讓更大的組織修理學校,修理校長。

比如說,你把導員跟你說的話造成你給你想給導員一刀的憤怒,內捲成你傷害自己的意願(意願!敲黑板,真傷害自己是傻逼!),然後裹挾著輿論,狠狠地回擊給學校和校長……

校長:我把這個導員扒皮給你看好不好?乖,別鬧了……

我的話只能說到這了……


謝邀。

遇到過,沒辦法,你對著干以後也會給你穿小鞋,現在就是這個風氣,你運氣不好遇到小人了,就算你找到教育局找到媒體曝光他你也是傷敵100自損1000,現在大學的學生會班幹部哪個不拍領導馬屁?沒人幫你,所以你認了吧,我是過來人。


你和他玩硬的就行,怕他們這幫紙老虎幹啥?他們呀欺軟怕硬,你把記錄保存好了,和他說。「老師,你這樣已經侵犯了我的人身權益,我回到學校後會報警哦。報完警我還會找媒體聊聊呢。」

他要是罵你,你也別理他,就很輕蔑的笑兩聲,看嚇不死他。

記住,和他打電話時,一定要錄音!


首先,我懷疑我們兩個可能是同一種導員。同一種!

藉此講幾個事兒吧。

第一件,去年某一天因為一些事情的影響,我們院開始實行晚歸查寢制度。晚歸沒問題但是要請假。然後實行了一個學期,這個學期來突然就不給請假了,什麼原因也沒說。就說了晚歸是學校定的制度,輔導員沒權利給你們出去玩,晚上十一點必須回到寢室,不然上報到教務處直接警告、留校察看、開除。其他院我問了一下,沒什麼特殊要求。

你要說是導員負責?

呵呵。

ta說了,你們又不是我的孩子,愛幹嘛幹嘛不關我的事,我的任務就是讓你們這一屆的考研保研率較去年提高一點,讓你們畢業出去了就業率好看一點。僅此而已,你以為我是幹嘛的,當你們的保姆,這看著不讓你出去,那看著不讓你玩手機,你想太多了。

但是,

雖然說其他院的導員不查晚歸,但是人家會注意你,你七天十天沒刷卡,會讓你去辦公室問一下,是不是有什麼情況,需不需要幫忙什麼的。

那人家不管保研考研就業了嗎?他們院的就業率考研率也不低啊。(微笑臉)

第二件事,現在快期末了。大部分人都在考慮實習找工作,然後院里老師幫我們找了一些實習崗位。

但是,我們報名了之後遲遲不見安排,從六月中旬拖到現在。好叭,你說事情要慢慢安排,但是這效率也太慢了吧?實習單位都滿人了,你還沒消息。

第三件,幾乎見過它的人都說這人好溫柔,超溫柔一人。

我想說呵呵。

沒錯,我又想說呵呵了。

確實超溫柔,溫柔到你只要一大聲跟它說話你就會覺得自己是洪水猛獸一樣。

然後呢,就實習這事,它群也沒建,消息是班長或者其他班委通知的。開會也沒說啥。後來,消息來的太慢,我就說我不去實習單位了,就自己在外面找,因為我還有其他的假期安排。然後超溫柔的這人就質問我為什麼沒去,說我這人怎麼這麼不上心,通知也不看,開會也不聽,說不去就不去,不去還不跟他們說,還說我不珍惜老師的勞動成果,什麼什麼巴拉巴拉的。

當時我就很懵,你又沒通知,而且你也說了家長不同意就去不了。我既沒有交家長同意書,也沒有收到通知,而且也沒加到群,你辦公室又沒人,班長團支書那邊我也說了不去了。

然後還氣沖沖的跑來質問我,我無語了。

我們這一屆的學生,大部分人對它都很無語,事超多。

唉,算了,說起來就覺得晦氣。

我還要好好畢業呢,能不理就不理,能不見就不見吧,不然我們又沒權利上報。╮(╯▽╰)╭


這學校很熱


推薦閱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