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啊,不說髒話真的是很好的習慣,不管男孩女孩都會給自己加分。就是很舒服,自己跟他們講話的時候也會注意不說髒話。


我自己

小時候去教堂,風氣很好,人人都敵視髒話;另外我的家庭氛圍也不錯,很少有髒話出現。因此,我養成了不說髒話的習慣。

自我感覺是:當有人說髒話時,我會愣一下,心想:這話不太好聽,我不能說。然後笑笑不說話。

我不知道別人對我的感覺,但是我自認為朋友很多,沒得罪誰,應該與我的談吐有一定關係。

不說髒話其實蠻舒服的,那怎麼不說髒話呢?其實要點在偷梁換柱,具體是當你很不爽,要脫口而出:「他*的」時,將其改為「淦」。

要脫口而出「腦*」時,換成「有病吧!」或「你個豬頭!」(俏皮中帶著一絲可愛。。。)

嘗試用一些程度較淺的詞來代替髒字,別人聽的舒服,自己講的安心。


還行吧 有些不說髒話但是背地裡小動作不少的也多 有些會說髒話但是人很好 不能因為一個人說髒話就決定那個人好不好吧 個人看法不一樣吧


我從小就喜歡和一大群人瘋玩瘋樂,長這麼大還真沒有碰到過從來不說髒話的人,如果隨口的艹,我去,我靠啥的都算髒話的話。可能大家的成長環境都一樣,反正不是很過分的語句我覺得一點點這種像口頭禪一樣的「髒話」是可以有的。

長這麼大還真的是沒有遇到過一句髒話都不會說的人,即使在一塊讀書的夥伴也會時長說一點髒話。但我知道和我在一起玩的夥伴回到家就是不會在長輩面前說髒話的,本人也是這個樣子,一般都是說說我艹,我去,啥的。但在家裡我是真的不會說髒話,怕被老爸老媽教育不能說髒話。


哈哈哈哈 自己啥樣基本朋友就定型了吧,沒有不說髒話的,但是都是文明人特殊情況除外啦!


哎,我從來不說髒話,從小到大連句「滾」都沒說過那種,我朋友都還是挺喜歡我這一點的,然後和我在一塊玩的時候會有點注意自己的用詞hhhhhh(因為我真的很討厭很討厭髒話這個東西)。

我去問了我朋友,他們說和我相處特別舒服,說我很溫柔。

我也認識不少不說髒話的朋友,可能我不說髒話比較習慣,我倒沒什麼特別的感覺,不過還是和不說髒話的人聊天比較舒服。我感覺不說髒話的人都比較容易相處一點的。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