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戀愛,結婚,生孩子,組成新家庭,這是大部分人遵循的人生軌跡。卡在任何一個節點,這條軌跡都難以繼續下去。

  “找不到對象就沒法結婚,沒法結婚就沒法有自己的孩子”是看似順理成章、牢不可破的秩序。但是就有人不信邪,打破了這個規則。

  澳大利亞墨爾本的薩拉有着不錯的工作,生活平穩安逸。已經39歲的她仍然沒有結婚,或者說,男朋友連影都沒有。

  這放在哪裏都是要讓親朋好友急到頭禿的情況。薩拉並不是不婚主義者,也不是什麼怪人,但就是找不到對象。

  她本人不急?不,她可着急了!

  35歲之前,薩拉的人生規劃和大部分人一樣。找到相愛的人,然後結婚生子。

  但壞就壞在找到相愛的人這一步,爲了找到真愛她見遍了相親對象,不算年紀小時的那些懵懂戀愛,正經感情也是談過幾段,但都沒成型。

  不是你看不上我,就是我看不上你。最接近結婚生子的一段戀情還是30歲——9年前。

  那時薩拉在英國工作,在倫敦生活時她遇到了一個相處甚歡的倫敦男人。兩年的時間裏,兩人戀愛同居,一切都挺順利的。但薩拉的工作簽證在2年後到期,她準備回到澳大利亞,但她當時的男朋友卻走不了。

  幾年前薩拉參加朋友的婚禮時

  也不是不想,只是薩拉不湊巧的愛上的是一名英國陸軍軍官。軍隊的關係讓男友無法說走就走,當然這樣的身份出國都困難。薩拉和他開始了一段看不到頭的異國戀。

  “壓力真的太大了,我們的異國戀完全談不下去。”這段來之不易的感情最終還是遺憾收場。薩拉又踏上了自己的脫單之路。這一脫就脫了4、5年。

  可是不管是在線交友,家人介紹,或者是生活中認識的男性薩拉都覺得不太搭調,儘管有些真的很優秀,很適合結婚,但都不是她喜歡的。

  用她的話說是:感受不到火花怎麼在一起。

  薩拉發現,隨着年齡的增長已近不惑之年的她對待戀愛的態度正在發生轉變。她已經沒有精力再去非常耐心的經營感情,從初識開始一步步靠近對方,玩你追我趕的愛情遊戲。另一方面是,這對象她也真的是找累了。

  身邊的人們都說:

  “你年紀大了,不能再挑了”

  “女人的青春很寶貴的,再不結婚怎麼生孩子”

  “找個差不多的嫁了吧”

  但是薩拉不想找個差不多的嫁了...與其和一個從天而降的人組成家庭,不如自己好好過。

  但話雖然這麼說,薩拉其實還挺羨慕有小孩的人的。

  她一直挺喜歡孩子,二三十歲的時候雖然喜歡但她並不覺得自己有當媽的能力。但現在她已經是個經濟思想都獨立的女性,她想有個孩子。

  愛情或許沒有年齡的界限,但很現實的是,對於女性來說生育是有最佳時期的。

  對象可以等,抱孩子薩拉不想等了。年近四十的她乾脆一下狠心:算球!找什麼對象!不找了,不找了,老孃自己生吧!

  三十九歲這年,薩拉在自己的社交網站上公佈了一個大決定:我要自己當媽!

  這個決定也不是腦子一熱,在公佈之前她已經暗暗想了幾年。查過了很多資料,也諮詢了不少醫生。

  在經過一系列檢查後,醫生告知她的身體條件可以成爲“Solo媽媽”。具體的操作也不難,就是進行體外人工受精(IVF),這種方式生下來的孩子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試管嬰兒。

  薩拉真正的母親養成之路開始於2017年,在普通醫院得到合格的身體鑑定後。她開始進行IVF治療,喫一些刺激排卵的藥物,並從精子銀行匿名提供的精子裏挑選了一個滿意的。

  比較痛苦的是取卵的階段,薩拉第一次IVF取出了8顆卵子。要用取卵針一針一陣的從卵巢裏取,這個過程雖然會麻醉,但仍然可能會疼到炸裂。

  在取卵後就是孵化和植入體內,在等一段時間後驗孕了。由於是否能形成受精卵有一定的機率性,很多人做IVF不會一次成功,而如果一次失敗,那還要再經歷一次可怕的取卵。不過薩拉做好心理準備了。

  幸運的是,上天雖然沒讓她快點遇到愛人,卻讓她最快時間擁有了寶寶。2018年9月,薩拉的體外人工授精治療在第一次進行後就順利受孕,現在她是個媽媽了!

  “我真的很震驚,說實話我根本沒有期望一次就能懷上,我真的好幸運。”

  預產期在2019年5月,下個月,是個小男孩。

  雖然沒有“另一半”的陪伴,但薩拉的孕期仍然自得其樂,她的家人很開明,支持她的選擇,而姐妹們也紛紛前來照顧她,和她分享當媽媽的經驗。

  薩拉的Baby Shower

  她們一起爲薩拉拍孕婦照,開Baby Shower派對(類似於公佈懷孕的小儀式)。

  “一個人當媽也沒什麼特別的”薩拉說,“我的孕期跟一般產婦也沒啥區別。”她會噁心和腹脹,腰痠背疼。也會享受新生命在身體裏奇妙的感覺。她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但莎拉同時也提醒想做獨身媽媽的女性們,要提前計劃謹慎選擇和醫生保持溝通。

  對於未來,薩拉說她也並不會就永遠放棄戀愛了,如果她想她還是會約會,但是更多心思還是會花在這個來之不易的小生命上。

  而當別人質疑一個女人沒法給孩子完整的家庭時, 但薩拉認爲現代社會的家庭是多樣性的,也許性別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給孩子他們需要的愛和教育,而她相信自己有足夠的經濟實力和時間撫養孩子。

  四十歲的薩拉跳過了人生的兩步,當上獨身媽媽的她現在最期待的就是兒子的降臨。但說到孩子的名字,她幽默地表示這是個難題,希望如果未來遇到真愛不要跟她兒子重名,要不就尷尬了(笑)....

  她自豪於成爲獨身母親,她自豪於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一直在原地等待。薩拉將自己的故事發到網上,也是想告訴一樣苦惱的人們:

  “沒有所謂的正確的時間和順序,生命太短暫,別錯過你想做的事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