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躺著賺錢」時代將終結,貨基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跌破2%,誰來接棒?

  來源:華夏時報

  記者 邸凌月

  資本市場風雲變幻,含著「金湯匙」於 2013年誕生的天弘餘額寶,在2020年4月6日其7日年化收益率首次跌至1.9780%,而全行業620餘只貨幣基金當天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也跌破2%,為1.9705%,不禁讓人疑惑貨幣基金「躺著賺錢」的時代是否將終結?誰是合適的替代品?是中短債基金還是貨幣增強基金?

  如今,國外肺炎疫情拐點何時到來仍是未知數,而國內,盈米基金FOF研究院研究總監楊媛春表示,由於疫情對經濟造成的重大負面影響,央行明確表示貨幣政策要加大逆週期調節力度,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未來國內也會是一個緩慢、市場化降息的過程,貨幣類資產的收益率還會面臨進一步下行的局面。

  貨基收益率下跌

  天弘基金方面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全球經濟面臨衰退危機,海外央行進入一輪新的貨幣寬鬆週期,中國國內經濟也受到較大的衝擊。在此背景下,中國央行也實行更加寬鬆的貨幣政策,向金融市場投放大量流動性,以保證金融體系穩定,以更好支持實體經濟有序恢復活力。以3個月存款利率為代表的貨幣市場利率從春節前2.8%附近的利率水平下行至當前1.8%以下,隔夜回購利率更是一度下降到0.8%的低位。

  「當前寬鬆的貨幣背景下,可投資的資產收益都出現了大幅下調,天弘餘額寶貨幣市場基金作為全國系統重要性貨幣市場基金,為確保產品的安全性,公司對各項風控指標要求都要遠遠高於一般的貨幣基金產品,因此,天弘餘額寶的收益也會跟隨市場從而下行。」天弘基金補充道。

  2013年,天弘餘額寶橫空出世,也從此作為貨幣基金的標杆,巔峯時7日年化收益率達到6.7630%,帶動「寶寶類」產品逐漸被大眾接受、追捧。之後,餘額寶7日年化收益率震蕩下行,一度在2.3%附近徘徊,後又反彈至4%以上,而2019年以來,收益率持續走低,直至如今步入「1%」時代。

  事實上,天弘餘額寶並不是個例。據Choice顯示,截至4月6日,全市場620餘只貨幣市場型基金7日年化平均收益率已跌破2%,為1.9705%,其中,7日年化收益率在2%以上的貨幣基金為308隻,更有9隻貨基7日年化收益率不及1%。而在前一日(4月5日)平均值也僅有2.0685%,與之前「躺著數錢」的日子形成鮮明對比。

  貨幣基金因其流動性高、門檻極低、風險低被當作「零錢袋」,其主要投資品種是短久期國債、金融債、高等級信用債、存款、存單和質押式逆回購等資產,此類資產與央行的貨幣政策、銀行間的資金面高度相關。

  「對於貨基,我們已經很努力了,但是大環境太寬鬆。」某公募基金內部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坦言。

  誰來接棒貨基?

  如今,貨幣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再次下行,誰會成為投資者下一個選擇?

  《華夏時報》記者注意到,騰訊理財通-貨幣基金頁面有三隻貨幣增強基金近一年收益均在3%以上,分別為鵬華理財佳貨幣增強(3.53%)、匯添富添利貨幣增強(3.44%)、博時天天盈貨幣增強(3.22%)。

  博時基金方面告訴《華夏時報》記者,「天天盈」是一個組合,並非單隻貨幣基金,以績優貨幣基金為底倉、增配優質短債基金、純債基金等固收類產品來做資產配置,在穩健收益投資目標不變的前提下追求更多收益。

  不過,或因為新事物,投資者對貨幣增強基金的接受度還需要一個過程,上述三隻基金雖然靈活申贖,但均有起購門檻,200元或500元,同時累計成交數量均較少,均僅為1萬筆。

  類似的,支付寶的餘額寶也增添了幾隻「貨基打底+績優債基」的組合型基金,分別為南方理財佳、建信理財佳、博時貨幣佳等,近一年收益率甚至達到4.6%。

  另一方面,也有投資者將「閑錢理財」目光轉移到中短債基金上。據悉,中短債基金是短期純債型基金的一種,主要投資於流動性較強的短期貨幣市場工具及剩餘期限在1-3年內的債券。

  平安基金稱,近日,央行落實國常會措施,宣佈將於4月15日、5月15日分兩次對農商行等中小行定向降準各0.5個百分點,釋放長期資金合計4000億元。此外,央行還將金融機構超額準備金利率由0.72%下調至0.35%,預計流動性仍然偏鬆,資金成本下限打開,未來將有明顯下行。

  博時固收表示,在海外疫情超預期蔓延和資金面持續寬鬆的影響下,3月利率債收益率繼續顯著下行至歷史低位。短端下行幅度大於長端,曲線有所陡峭化。基本面下行和流動性寬鬆,都相對明晰,也均對債市利好。

  通俗的說,長期債基主要跟經濟基本面有關,國外疫情不確定性仍較高,但中短期債基主要與流動性掛鉤,國內利率越低,中短債基收益反而會增厚。

  據Choice顯示,305隻中短債基中,截至4月6日,年內收益在3%以上的僅有2隻,288隻產品的年內收益率低於2%,其中不乏百餘隻不足1%收益率的基金。

  華南某固收基金經理向《華夏時報》記者解釋稱,買信用債收益率不一定比存單高,有時候存單的收益率可能高於信用債,所以並非每隻中短債基的收益率都會高於每隻貨基,但總體來說,中短債基收益率略高於貨基。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資管新規,銀行理財產品面臨轉型,中短債基也是一個承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