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財聯社

  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不僅自身股價暴跌,還連累了“同脈”的“神州系”上市公司股價閃崩。

  “瑞幸事件在國際方面影響確實較大,一家本已確定要對國內某公司投資的國際公司當晚即打電話告訴我,要重新對國內公司的財務數據進行審核。”一位咖啡行業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

  一直被懷疑資金鏈有問題 最終一語成讖

  而瑞幸咖啡的資金問題,也一直被業內所詬病。自其創立,便以優惠券、買一送一等高舉高打的模式搶奪市場。該公司CMO楊飛曾對燒錢補貼表示,“用適度的補貼獲取一年的市場規模和速度是非常值得的。可以肯定的是,瑞幸咖啡會在3-5年內持續補貼,我們和投資人在補貼戰略上的態度高度一致,他們還擔心我們保守。”

  而從數據上來看,該公司在門店數量、營收大幅上漲的同時,第三季度淨利潤虧損5.32億元,同比擴大9.7%。

  “瑞幸虛增交易額在意料之內,只不過由於沒有專業機構人力、物力去調查,所以現在才爆發。業內對消費者消費能力有預估,也瞭解單店銷售、客戶羣、行業動態、發展及合理性,對其賠錢的商業模式一直都有質疑,該公司宣佈盈利時,業內也是畫了很多問號。”中國果品流通協會咖啡豆分會祕書長付靜雅向記者強調,瑞幸事件影響的不僅僅是一家公司,也會影響不少國內同行企業在國際上的融資。

  在業內人士看來,前期疫情導致零售業連鎖暫時歇業,可能是此事的導火索。

  “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加劇了瑞幸的現金流問題,同時其處在快速擴張期,在固定資產投資、房租、人員工資、營銷推廣費用等方面壓力較大,加上瑞幸幾乎是餐飲行業最為龐大的技術團隊,上市後連續開設了咖啡烘焙工廠和食品加工廠,又佈局無人咖啡機業務,簽約當紅明星代言等。”原上海市食品協會咖啡專業委員會主任、上海啡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振東告訴財聯社記者。

  虛假交易22億 中概股史上最大額造假會有何種惡果?

  瑞幸咖啡於美國當地時間4月2日向SEC發佈公告稱,發現其首席運營官(COO)兼董事劉劍及其部分下屬員工財務造假,從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虛假交易22億元。受此影響,該公司當日收盤重挫75.57%,期間,股價還經曆了多次熔斷。

  某機構分析師則向記者表示,瑞幸出現虛假交易可能是維持上市公司要求的業績需求,事件爆出後,股價大跌是必然,資本市場肯定會拋股票。

  瑞幸咖啡財報顯示,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的總營收僅29億元,此次虛增營業收入22億元,這也是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金額最大的一次財務造假醜聞。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指出,瑞幸未來的走向包括可能遭遇投資者的集體訴訟,相關負責人會面臨被刑事調查甚至是被起訴判刑,該公司最終也有可能會被強製退市。

  “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和高管也將面臨美國司法部所啟動的證券欺詐刑事調查和起訴。”資深資本市場律師劉安認為,如果說不能達成刑事和解,或有牢獄之災,面臨的將是最高不超過25年的刑期,但具體要根據他們造假情節的事實認定由美國法院最終認定。

  瑞幸殃及池魚 “神州系”的資本途徑有何共性?

  瑞幸咖啡與神州租車大股東同為陸正耀,導致投資者對“神州系”的上市公司財務狀況產生懷疑。

  4月3日,港股上市公司神州租車報4.15港元,隨後股價開始暴跌,一度重挫逾70%,隨後公司股票臨時停牌,停牌前報1.96港元/股,較當日開盤價跌54.42%,市值蒸發超50億港元;新三板掛牌的神州優車股價亦一度下跌25.95%,跌破10元/股至9.5元/股,雙雙創下曆史最低水平。

  業內人士告訴財聯社記者,“之所以瑞幸咖啡的財務造假事件會波及到整個神州系,是因為其管理團隊和經營策略都是一個體系。”

  “瑞幸咖啡CEO錢治亞和此次事件的‘背鍋俠’劉劍,都是陸正耀的‘嫡系’下屬,而瑞幸咖啡正是後者在神州租車業務遭遇瓶頸後,在資本市場重新講出的一個故事。”一位神州租車離職員工告訴財聯社記者,“瑞幸咖啡在成立之初就註定會有今天這個結局,因為其發展模式與神州如出一轍,就是‘價格戰+迅速規模擴張’,實現圈錢的目的。”

  “劉劍原來在神州的時候,是一個很努力的人,在神州10年時間,算是與陸正耀有很強的關聯。”該離職員工表示,“此次造假數據高達22億,在我看來絕不是他一個人就可以操作,這背後的情況或許十分複雜。”

  記者致電陸正耀及神州租車副總裁臧中堂,電話都處於無人接聽狀態。瑞幸咖啡相關工作人員也以公司尚未有進一步回應為由拒絕接受採訪。神州內部人士則告訴記者,“事件影響到神州租車的股市,有一大堆工作要處理,顧不上瞭解瑞幸方面的情況。”瑞幸最大機構投資者大鉦資本工作人員則向記者表示,“昨天(2日)晚上出事以後,相關負責人都比較忙,稍晚會有回覆。”

  不過,陸正耀在更新微信朋友圈時寫道“今天更要元氣滿滿!小夥伴加油!”瑞幸也在一份內部發文中稱,公司對此次事件的發生表示震驚,目前相關當事人已停職且其負責工作已安排其他管理者接任,並將盡力減少此次事件的負面影響,並呼籲員工不忘初心,“道阻且長,行則將至。”

  4月3日,記者走訪瑞幸咖啡位於北京市朝陽區某門店時發現,與股市“暴跌”形成對比的是,門店出現“爆單”情況。該店工作人員表示,“今天訂單突然增多,有些忙不過來。”對此,付靜雅認為,很多消費者因為有消費券或者預儲值,希望盡快進行消費,“消費完這部分存量,瑞幸訂單應該就會降溫。”

  一度夢想與星巴克比肩的瑞幸咖啡已經折戟,投資者的損失如何挽回,我們還將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