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市內第一起與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公司宣佈破產。

  根據資訊平臺帝國DataBank發佈的信息,“永恆娛樂”於18日停止運營,並於本月下旬向東京地方法院提出破產申請。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擴大,消費者受到限製外出的影響,“永恆娛樂”租賃給商場或大眾澡堂的“抓娃娃機”銷售大幅度下降。

  截至2019年5月底,“永恆娛樂”總債務約為68.61億日元。這是東京市內第一起由於新型冠狀病毒而引起的破產。

  年收入68.27億日元的“永恆娛樂”破產

  “永恆娛樂”成立於2007年6月,在全國開設了100多家綜合娛樂中心“KirakiraAsobox”和動漫雜貨販賣店“annibox”,以“抓娃娃機”為主體,展開了抽籤機、柏?哥遊戲機100多種娛樂機器的租賃、批發、櫃檯運營、贈品批發等。

  其娛樂設備在全國1000多個地點安裝,包括購物中心、溫泉Spa設施、 KTV等。特點是,其銷售額按照設置店和“永恆娛樂”之間的固定比率分配。

  近年來,由於其他公司的營業轉讓,直營店舖有所增加,2019年5月,“永恆娛樂”年收入約為68.27億日元。

  但另一方面,由於積極開設?店,商品庫存逐漸成為負擔,2019年10月的消費稅提高導致?店的銷售額銳減,從去年年末開始經常向客戶延遲支付。在此情況下,由於今年新的冠狀病毒的爆發,各?店的訪客數量和銷售量大幅下降。

  3月6日,總公司發佈了一條通知:“由於對新的冠狀病毒感染有感染的危險,我們決定暫時關閉。”

  此後,雖然尋求了裁員等重組方案,但最近因資金籌措不足而放棄了事業。

  這是東京市內第一起與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破產。

  電玩中心衰退 “線上抓娃娃機”興起

  體感遊戲或是與陌生人對戰等等,體驗那些在家裡無法進行的遊戲,是日本的電玩中心的一大賣點。

  然而隨著家用遊戲機的出現,以及智能手機遊戲的發展,實體店舖的數量正在逐漸減少,整個行業正在衰退。

  有很多原因導致了日本電玩中心的衰落、原因主要為:高功能化導致每款遊戲機的費用過高和房租的持續上漲。

  當格鬥遊戲和射擊還是日本電玩中心的主流時,遊戲機的規格是一樣的,大部分遊戲機只需要更換卡帶機盤就可以變為新遊戲。

  但是在現代,街機遊戲通常會使用針對每個遊戲使用專?的機器,這變為了中小型電玩中心的負擔。

  同時作為Youtuber活躍的兵庫縣姬路市電玩中心“遊樂舍”的店?,在上傳的視頻中表示,最新的遊戲機安裝成本每個標價約為500萬~2000萬日元。

  據說在通用機器還流行的時候,一個遊戲機的基礎價格只要10萬日元左右就能買到,現在購買新產品的?險已經增加了數十倍。

  另外,隨著世嘉公司的“ALL.NET”和KONAMI的“e-AMUSEMENT”等網絡服務的普及,使得街機遊戲中與全日本的?店在線對戰這種玩法成為標配。

  雖然電玩中心的運營商們可以通過而因此所產生的網絡通信費用賺錢,遊戲的產品壽命也在服務提供期間受到限製。

  由於這些環境的變化,中小型電玩中心近年來呈下降趨勢,倖存下來的電玩中心也把它們的重心轉移到了“抓娃娃機”遊戲等領域。

  通過抓取可以獲得手辦、毛絨玩具、動漫周邊商品等的“抓娃娃機”,是所有年齡段都流行的街機遊戲。

  日本許多電玩中心的入口附近都有這樣一個?落,那裡擠滿了“抓娃娃”的顧客,想必這種場景大家非常熟悉。

  根據日本一般社會團體法人“抓娃娃”遊戲協會的介紹,到?俗營業法營業許可的娛樂場所的店舖數在1987年約有2萬5000家,但是到了2014年則減少到其1/5,降到約5400家。

  特別是隨著日本人口都聚集到了都市,地方人口過少以至於能玩“抓娃娃”的地方正在減少。

  將在線服務作為與顧客的的連接點,成為很自然的趨勢。至此,利用手機或電腦端控製的“線上抓娃娃機”在日本流行起來。玩家觀看線上的直播,通過遠程遙控手臂享受“抓娃娃”。而抓到的娃娃則會通過快遞的郵寄到家。

  迄今為止,在日本開展“在線抓娃娃”服務的企業已經擴散到了25家。雖然現在還很新奇,但在大企業陸續進軍的背景下,行業前景值得期待。

  “線上抓娃娃機”的挑戰:與畫像延遲做鬥爭

  “抓娃娃機”為了獲得機箱內物品,需要進行細緻的按鈕操作。

  玩家從左右兩側多次確認透明盒子裡的手臂的位置,逐漸接近想要得到的物品。如果要遠程實現這種細膩的操作感,就需要實時且低延遲的影像傳送系統。

  DC7作為屈指可數的業界先驅企業,公司總部位於大阪。於2015年初開始運營至今,目前正在面臨這方面的挑戰。DC7推出“無論何時何地都能抓娃娃”的服務時,通信環境並不寬裕。為了在不延遲的情況下保持觀看視頻的極限平衡,解像度控製在320x240像素、幀速率控製在12fps。

  在過去的幾年裏,圍繞“在線抓娃娃”的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

  不僅是通訊環境得到了改善。獎勵製造商,設有實體店的電玩中心運營商以及從事街機遊戲的大型遊戲製造商已開始陸續進入在線抓娃 娃遊戲業務。

  與此同時,相機器材故障導致的慢性化這一致命的問題也浮出水面。

  為了向播放器傳達抓娃娃機的正面、橫、上等?度的影像,一般一臺抓娃娃機會設有8~10臺攝像機。

  用來控製相機的一般是插SD卡的超小型平板電腦。由於不間斷的進行影像傳輸,每天都處於高負荷運轉中,時不時就會出現故障。

  而攝像機的故障就意味著那個抓娃娃機無法運轉。如果剛好正在抓娃娃的用戶機器出現了故障,便會造成用戶流失。

  DC7的河合剛誌表示目前公司正以“包括視頻質量在內的簡便系統更新”、“易於維護”為條件,尋找了能夠進行較少延遲的實時影像傳送的系統。

  他們原本計劃利用其他大型影像傳輸系統和外國雲服務的實時視頻流功能進行開發,但是這些系統都是重視畫質而不是延遲的系統,而且還存在開發費用的問題。

  因為這些理由,他們最終選擇了agora.io。今年2月,該公司為所有抓娃娃機所使用的影像系統更新了agora.io。

  開始運行後,雖然改變設定的容易程度、畫質和幀率都有所提高,但是延遲卻很少。

  因為預算方面的原因,暫時還使用現有的攝影器材。不過之後就算對攝影器材進行更新,也不需要進行系統改造。

  在未來通信環境越來越好的基礎上,與競品在畫質上的較量也遊刃有餘。

  未來的五年和以後

  DC7河合以前也從事過在線遊戲的工作,他表示:“在線服務以五年為週期總有一些大的改變。”據悉,DC7目前正在計劃導入社交系統,希望能夠讓在線抓娃娃機上的用戶之間進行交流。

  他們的目標是希望在線抓娃娃機遊戲也能像在真正的電玩中心裡那樣熱鬧。

  “Twitter和其他SNS正在形成一個在線抓娃娃機愛好者的社區。如果能夠在遊戲內部進行用戶之間的 交流的話就更好了。”

  另一方面,遊戲軟件生產商世嘉遊戲公司,也於今年年初發佈了可以遠程操作的抓娃娃遊戲《Sega Catcher Online》海外版,可以在日本之外遠程操作日本國內的遊戲機進行“抓娃娃”。

  而且,得到的毛絨玩具或商品將免費送往海外。不過,每週一次的海外運輸需要一週左右的時間才能送到玩家的家裡。

  通過使用之前的積分,可以加快發送時間,還可以在練習用的機器上訓練。遊戲需要100或200個世嘉積分,每130個世嘉積分1.99美元就可以購買。而且通過登錄、綁定電話號等任務,就能獲得獎勵積分。

  對於想在死之前去一次秋葉原的海外死宅們來說,該應用可以給用戶帶來比得到商品更珍貴的親身體驗。

  來源: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