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市内第一起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公司宣布破产。

  根据资讯平台帝国DataBank发布的信息,“永恒娱乐”于18日停止运营,并于本月下旬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破产申请。

  随著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扩大,消费者受到限制外出的影响,“永恒娱乐”租赁给商场或大众澡堂的“抓娃娃机”销售大幅度下降。

  截至2019年5月底,“永恒娱乐”总债务约为68.61亿日元。这是东京市内第一起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而引起的破产。

  年收入68.27亿日元的“永恒娱乐”破产

  “永恒娱乐”成立于2007年6月,在全国开设了100多家综合娱乐中心“KirakiraAsobox”和动漫杂货贩卖店“annibox”,以“抓娃娃机”为主体,展开了抽签机、柏?哥游戏机100多种娱乐机器的租赁、批发、柜台运营、赠品批发等。

  其娱乐设备在全国1000多个地点安装,包括购物中心、温泉Spa设施、 KTV等。特点是,其销售额按照设置店和“永恒娱乐”之间的固定比率分配。

  近年来,由于其他公司的营业转让,直营店舖有所增加,2019年5月,“永恒娱乐”年收入约为68.27亿日元。

  但另一方面,由于积极开设?店,商品库存逐渐成为负担,2019年10月的消费税提高导致?店的销售额锐减,从去年年末开始经常向客户延迟支付。在此情况下,由于今年新的冠状病毒的爆发,各?店的访客数量和销售量大幅下降。

  3月6日,总公司发布了一条通知:“由于对新的冠状病毒感染有感染的危险,我们决定暂时关闭。”

  此后,虽然寻求了裁员等重组方案,但最近因资金筹措不足而放弃了事业。

  这是东京市内第一起与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的破产。

  电玩中心衰退 “线上抓娃娃机”兴起

  体感游戏或是与陌生人对战等等,体验那些在家里无法进行的游戏,是日本的电玩中心的一大卖点。

  然而随著家用游戏机的出现,以及智能手机游戏的发展,实体店舖的数量正在逐渐减少,整个行业正在衰退。

  有很多原因导致了日本电玩中心的衰落、原因主要为:高功能化导致每款游戏机的费用过高和房租的持续上涨。

  当格斗游戏和射击还是日本电玩中心的主流时,游戏机的规格是一样的,大部分游戏机只需要更换卡带机盘就可以变为新游戏。

  但是在现代,街机游戏通常会使用针对每个游戏使用专?的机器,这变为了中小型电玩中心的负担。

  同时作为Youtuber活跃的兵库县姬路市电玩中心“游乐舍”的店?,在上传的视频中表示,最新的游戏机安装成本每个标价约为500万~2000万日元。

  据说在通用机器还流行的时候,一个游戏机的基础价格只要10万日元左右就能买到,现在购买新产品的?险已经增加了数十倍。

  另外,随著世嘉公司的“ALL.NET”和KONAMI的“e-AMUSEMENT”等网络服务的普及,使得街机游戏中与全日本的?店在线对战这种玩法成为标配。

  虽然电玩中心的运营商们可以通过而因此所产生的网络通信费用赚钱,游戏的产品寿命也在服务提供期间受到限制。

  由于这些环境的变化,中小型电玩中心近年来呈下降趋势,幸存下来的电玩中心也把它们的重心转移到了“抓娃娃机”游戏等领域。

  通过抓取可以获得手办、毛绒玩具、动漫周边商品等的“抓娃娃机”,是所有年龄段都流行的街机游戏。

  日本许多电玩中心的入口附近都有这样一个?落,那里挤满了“抓娃娃”的顾客,想必这种场景大家非常熟悉。

  根据日本一般社会团体法人“抓娃娃”游戏协会的介绍,到?俗营业法营业许可的娱乐场所的店舖数在1987年约有2万5000家,但是到了2014年则减少到其1/5,降到约5400家。

  特别是随著日本人口都聚集到了都市,地方人口过少以至于能玩“抓娃娃”的地方正在减少。

  将在线服务作为与顾客的的连接点,成为很自然的趋势。至此,利用手机或电脑端控制的“线上抓娃娃机”在日本流行起来。玩家观看线上的直播,通过远程遥控手臂享受“抓娃娃”。而抓到的娃娃则会通过快递的邮寄到家。

  迄今为止,在日本开展“在线抓娃娃”服务的企业已经扩散到了25家。虽然现在还很新奇,但在大企业陆续进军的背景下,行业前景值得期待。

  “线上抓娃娃机”的挑战:与画像延迟做斗争

  “抓娃娃机”为了获得机箱内物品,需要进行细致的按钮操作。

  玩家从左右两侧多次确认透明盒子里的手臂的位置,逐渐接近想要得到的物品。如果要远程实现这种细腻的操作感,就需要实时且低延迟的影像传送系统。

  DC7作为屈指可数的业界先驱企业,公司总部位于大阪。于2015年初开始运营至今,目前正在面临这方面的挑战。DC7推出“无论何时何地都能抓娃娃”的服务时,通信环境并不宽裕。为了在不延迟的情况下保持观看视频的极限平衡,解像度控制在320x240像素、帧速率控制在12fps。

  在过去的几年里,围绕“在线抓娃娃”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

  不仅是通讯环境得到了改善。奖励制造商,设有实体店的电玩中心运营商以及从事街机游戏的大型游戏制造商已开始陆续进入在线抓娃 娃游戏业务。

  与此同时,相机器材故障导致的慢性化这一致命的问题也浮出水面。

  为了向播放器传达抓娃娃机的正面、横、上等?度的影像,一般一台抓娃娃机会设有8~10台摄像机。

  用来控制相机的一般是插SD卡的超小型平板电脑。由于不间断的进行影像传输,每天都处于高负荷运转中,时不时就会出现故障。

  而摄像机的故障就意味著那个抓娃娃机无法运转。如果刚好正在抓娃娃的用户机器出现了故障,便会造成用户流失。

  DC7的河合刚志表示目前公司正以“包括视频质量在内的简便系统更新”、“易于维护”为条件,寻找了能够进行较少延迟的实时影像传送的系统。

  他们原本计划利用其他大型影像传输系统和外国云服务的实时视频流功能进行开发,但是这些系统都是重视画质而不是延迟的系统,而且还存在开发费用的问题。

  因为这些理由,他们最终选择了agora.io。今年2月,该公司为所有抓娃娃机所使用的影像系统更新了agora.io。

  开始运行后,虽然改变设定的容易程度、画质和帧率都有所提高,但是延迟却很少。

  因为预算方面的原因,暂时还使用现有的摄影器材。不过之后就算对摄影器材进行更新,也不需要进行系统改造。

  在未来通信环境越来越好的基础上,与竞品在画质上的较量也游刃有余。

  未来的五年和以后

  DC7河合以前也从事过在线游戏的工作,他表示:“在线服务以五年为周期总有一些大的改变。”据悉,DC7目前正在计划导入社交系统,希望能够让在线抓娃娃机上的用户之间进行交流。

  他们的目标是希望在线抓娃娃机游戏也能像在真正的电玩中心里那样热闹。

  “Twitter和其他SNS正在形成一个在线抓娃娃机爱好者的社区。如果能够在游戏内部进行用户之间的 交流的话就更好了。”

  另一方面,游戏软件生产商世嘉游戏公司,也于今年年初发布了可以远程操作的抓娃娃游戏《Sega Catcher Online》海外版,可以在日本之外远程操作日本国内的游戏机进行“抓娃娃”。

  而且,得到的毛绒玩具或商品将免费送往海外。不过,每周一次的海外运输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送到玩家的家里。

  通过使用之前的积分,可以加快发送时间,还可以在练习用的机器上训练。游戏需要100或200个世嘉积分,每130个世嘉积分1.99美元就可以购买。而且通过登录、绑定电话号等任务,就能获得奖励积分。

  对于想在死之前去一次秋叶原的海外死宅们来说,该应用可以给用户带来比得到商品更珍贵的亲身体验。

  来源: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