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盛產葡萄酒的國家,很多人的第一反應自然便是法國。尤其是法國波爾多,被稱爲世界葡萄酒中心,在這裏有着成百上千家大小各異的酒莊...

  (圖源:vino101)

  隨着近些年來,國內對紅酒的消費需求越來越大,不少中國商人也看中這個領域,選擇對法國的這些酒莊進行投資,於是很多當地的酒莊便被中國人收購了。

  (圖源:thejakartapost)

  本來中國人在國外買房買地這種事情,在外國人看來也都是家常便飯。不過,在波爾多當地,中國人收購酒莊的行爲,卻引來了一些人的爭議。

  而當地人感到不滿的原因,是酒莊的主人變了之後,酒莊的名字也跟着改掉了,於是便出現了“御兔酒莊”、“金兔酒莊”、“藏羚羊酒莊”...

  (圖源:thetimes)

  在我們中國人看來,這些名字不算好聽,但也說不上奇怪。可一些法國人卻對此頗有說辭,認爲這些名字意味着文化入侵。

  法國著名作家菲利普·索萊爾斯,在得知這一情況後,憤而向波爾多市的市長寫信,表示自己無法理解當地爲何會允許他們如此改名。

  (圖源:wiki)

  “我從小在波爾多生活,長這麼大根本就沒聽說過什麼御兔或是藏羚羊,這和波爾多就有什麼關係?很遺憾,這些擁有幾個世紀曆史的葡萄酒莊園,被如此改名後,變成了中國民俗的大雜燴。

  而當地的報紙也在報道中提到,兔子在當地其實並不是很受歡迎,人們甚至還呼籲消滅野兔。言下之意,這些名字完全沒有考慮法國當地文化...

  (圖源:omlet)

  這種言論一經傳出,立即引起了中法兩國網友的熱議,許多國內的網友認爲這種說法很沒有道理,既然是我花錢買下來的酒莊,那我想叫什麼名字都可以,有錢就是這麼爲所欲爲~

  也有人對於這種言論感到氣憤,當初你們圓明園裏搶獸首的時候,怎麼就不說自己不認識這些動物,你們見過龍嗎?不還是照樣拿去拍賣了!

  與此同時,法國國內其實對於中國文化入侵這種說法也並沒有達成一致,畢竟如果大家都這麼抵觸,不賣給中國人不就好了。

  相反,許多人樂於看到中國人投資酒莊,不僅有了更多資金,打開了葡萄酒的消費市場,還幫酒莊的主人解決了一個大難題,遺產稅。

  要知道,法國的遺產稅可是相當的高,最高可達到45%,差不多一半的錢了,就算他們想把酒莊留給子女,可能子女們都不敢要...

  所以,與其等着政府白拿走一大筆錢,還不如趁早把酒莊賣出去,換一大筆錢花。

  而且,幾百年來,波爾多的葡萄酒本來就沒有一直堅持傳統,不斷在順應投資者的口味,英國人統治時期,迎合英國人,後來又換成了荷蘭人,之後又變德國人,最後又開始迎合美國人...

  唯一的不同就是如今變成了中國人,順便還改了個名字。

  對於在酒莊裏工作的員工們來說,他們的對於所有者的變更並沒有什麼意見,因爲這些中國業主並不會對他們的工作進行過多幹涉,可能平時根本就見不到他們,因此他們也擁有了更大的自主權。

  (圖源:telegraph)

  對於改名,他們雖然會覺得有些奇怪,但也不至於不能接受。他們認爲改名字,可能是爲了迎合中國消費者的喜好。

  畢竟波爾多生產的葡萄酒,約20%會銷往中國,這些中國人收購的酒莊,所產的酒更是大多數都在中國售賣。

  (圖源:bloomberg)

  其實,關於反對中國人隨便改名字的言論,前兩年就開始出現,有人說,如果繼續縱容下去,那波爾多就全是“兔子”和“羚羊”了,對當地的形象是一種破壞,甚至稱之爲一種恥辱...

  但當地其他酒莊的擁有者,並不這麼想,他們認爲中國人購買酒莊暫時不會對當地有什麼影響,事實上不僅僅是中國人購買酒莊,日本人、美國人也都會收購,這是全球化無法避免的趨勢,一切都會以市場爲導向。

  (圖源:sommeliers)

  從數字上看,中國人所收購的酒莊僅佔總數的3%,而且其中並沒有任何世界知名的大酒莊,都是一些沒什麼影響力,人們沒有聽過名字的酒莊。如果將此視爲文化入侵,確實有些小題大做。

  況且,如果沒有人收購這些酒莊,最後便只能關門大吉,員工失業,到時候連酒莊都沒了,還談什麼名字和文化呢?

  (圖源:luxeadventuretraveler)

  我想這也回答了索萊爾斯的那個問題,爲什麼波爾多會允許中國人購買並改名。從他的角度,可能只是不想看到奇怪的名字,但波爾多想要的則是自己地區的經濟發展。

  所以,還是勸法國民衆放寬心,有一些文化自信,只是改個名字而已,談不上什麼文化入侵。畢竟,我們國內叫“香榭麗”的廣場和小區就有一大堆了,也沒誰高喊抗議啊...

  但如果實在看不下,接受不了中國人起的名字,辦法也很簡單,你們再拿錢買回去不就行了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