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提供)

图、文/焦糖绿玫瑰 caramelgreen

本文来自 雪花台湾,本文标题:曾因心脏病被医院丢包 焦糖绿玫瑰:女人生孩子是赌命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国标舞女王刘真传出在手术中心脏骤停,疑似用叶克膜争取生存机会,这消息一出,让同样患有心脏问题、曾历经生死交关的我,真是心有戚戚焉,心脏病的治疗,会碰到太多不确定因素,不动刀看似摆烂,动刀又担心麻醉风险,真的…真的很难…像我们这样的女人,生孩子真是在赌命!

约莫在18岁,当时还是高中生的我坐在床边,突然感觉无力、吸不到空气,这种感觉跟气喘不一样,气喘发作当下会不由自主地慌,但这是耳朵闷闷,好像被某种防护罩包围起来的感觉,接着,有如一把无形锥子往胸口的方向慢慢地插进来,简直痛到不行,然后眼前一黑,短时间又自己苏醒过来。

当时我做了脑波、心电图等检查,都没有查出来原因,还被误会是不是得了忧郁症,但我发作的时候都是在休息、发呆,情绪十分平稳,那时年轻也觉得无所谓,直到大学时在学校又突发一次,才被台大急诊医师提醒:“可能是心脏的问题!”

心脏的问题,若是发作当下没有配戴心电图,就很难判断出来,累积这么多看诊经验,其实也让我有点绝望,心想一个人生活,还要躲家暴,不用活那么久也没关系啦!这样的消极心态,在我怀孕以后产生变化~

我怀上DAHLIA以后,从一个不注重身体的人,变成健康至上的信徒,在中期,我晕倒的次数变多,当时在新竹某大医院产检,便去该院心脏科检查,老天保佑,那位年轻的陈宗彦医师排了1周心电图,终于找到问题关键:我的心跳会不明原因突然变慢,最低1分钟29下,而后又被转到谢慕扬医师那里继续追踪,不巧,我原本的产检医师也怀孕了,要接手的妇产科医师,听说这孕妇有心脏问题,直接拒诊我。



该院已经是新竹很厉害的大医院了,我边哭边求边发抖,提出可以签生死切结,甚至心脏科医师也愿意帮我但书,请让我在这里生产,却被妇产科主任回骂:“没人敢专责妳,谁接手谁倒楣,妳现在说没家属,到时候万一真的出事,又冒出一堆亲戚到医院抬棺抗议!”这件事情,我一辈子都不能释怀。

或许我因祸得福,在孕后期透过林思宏医师帮忙接手,最后转到台大由施景中医师替我剖腹,成功与我的宝贝DAHLIA相见,然而,当时就有好几个医师提醒,说我的身体其实不适合受孕,除了孕期危机以外,剖腹产的麻醉也有致命风险,但自然产又太刺激,相较之下,剖腹产还比较适合心脏病患。

我确实对麻醉过敏了,当麻醉针从背后打上,施医师准备打开肚子时,我突然感到一阵寒意并不停发抖,那种感觉就像是穿一件睡衣在雪地里走,接着开始想吐,护理师拿来袋子放在我脸旁边,整个产程像一个重度肠胃炎患者,仅穿着薄纱在冰宫打滚,连医师把DAHLIA放在我胸口,我也只能说出:“我想吐、可以把她抱走了”的后妈语录。

我上午生产,一直到隔天下午才好一点。

当妈都知道,有了小孩以后特别怕死、怕生病,由于我的病况特殊,心脏科医师表示没有相对应的用药,只能持续追踪,或是开刀置入节律器(Pace maker),但除了生活上有许多不便以外,装节律器的过程也需要麻醉,每10年又要手术取出换电池,所以医师建议我再观察看看,真的不行她会建议我装。

前年底,我心脏又有状况,但这次不一样了,变成跳超快,测量到的心搏数,单天最高跟最低可以差到100,那时我有点恐惧:“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装节律器了…”可是想到孩子还很小,她需要我,如果我不装死更快怎么办?还好这位心脏科医师发现我的甲状腺指数异常,不然就得真的挨一刀了。

不管是为了健康还是求子,看到刘真搏命上这一刀,我想起自己当时因为心脏病历经的劫难,也记起一位曾在德国大放异彩的女高音友人,她也是在动心脏小手术时,因为麻醉问题再也醒不过来,这不见得是谁的疏失,心脏病真的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怎样都带点赌运气的意味,我自己现在不敢大意,定期回诊已经两年,会持续进行下去,也祝福刘真老师早日苏醒,孩子还在等妳!

★ 我是不婚妈妈“焦糖绿玫瑰”,唱片线记者出身,现职网络专栏作家。从小在传统菁英教育之下成长,心思细腻敏感的我,如何边工作、边教养那精力旺盛的牡羊女儿DAHLIA呢?期待与您分享我的坚持:“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粉丝团“焦糖绿玫瑰caramelgreen”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