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滞留湖北台湾人的家属14日前往陆委会陈情,高喊“我要回家”口号。(赵双杰摄)

武汉发生新冠肺炎导致封城以后,滞留在武汉地区的台商与家属,虽然第1批已经以包机的方式返台,但是第2批却迟迟无法成行。国台办发言人指责蔡政府阻挡拖延台胞返乡,且民粹和政治操弄变本加厉,甚至不惜采取造假、造谣的手段掩盖真相。他还不点名痛批“台湾防疫机构负责人”冷血、信口雌黄、说的完全是谎言。

一场原本是人道救援的好事,在民共缺乏互信之下,衍生成两岸互轰的难堪局面。相对于滞留武汉台属“只要回家,不干疫情”的焦虑,以及防疫指挥官陈时中“没选择台湾国籍,就要自己承担”的冷血说法,似乎又变成一场主权与人权孰先孰后之争,这场在冷战之后已经于国际社会争论许久的议题,显然又变成一股幽灵,在两岸的天空飘荡不去。

本文来自 雪花台湾,本文标题:疫情照出民进党虚伪人权观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冷战结束后的90年代,由于第三波民主化下独立的国家,有些发生种族大屠杀的惨状,以美国为首的北约组织为了建立国际新秩序,于是打着人道主义的旗帜,对一些已经独立的主权国家进行军事干预。而联合国也以人权建构的非军事手段喊出建造和平的口号与行动,于是国际社会开始掀起一场巨大的主权与人权之争。

主权人权先后之争

1999年科索沃战争由于美军误炸大陆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让这场主权与人权之争达到最高潮。当时大陆已经逐渐在崛起,但是美国仍然无视于大陆对外推展的和平共处外交,对大陆祭出军事行动,让大陆学者感叹“落后就要挨打”的难堪局面,这也让大陆对于美国操控国际社会的霸权行为特别敏感。



事实上,主权是一种符号与权力的象征,东方国家由于有被殖民的经验,所以对于主权的符号特别重视,任何企图破坏这个符号的国家与团体,都会被视为具有强烈的敌意。毕竟,东方国家可以借着主权的符号与权力,所产生的凝聚力来建立社会秩序,使得内部因为价值与习俗差异濒临崩溃的社会与政治团体,能够有机会共同生存下去。

这是东方国家,尤其是中国大陆比西方国家更重视主权观念的原因。但是,民进党执政以后,为了寻求独立,不仅完全采取亲美的政策,还不时的在主权议题上跟大陆进行较战,这也是大陆无法跟民进党政府沟通之因。因为只要有所让步,就可能被民进党找到主权的突破口,那么这个象征符号可能一夕崩解,造成大陆内部的骨牌效应,这也是大陆针对民进党的主权挑衅无法容忍之因。

而在武汉新冠肺炎发生之后,民进党一开始就对大陆采取禁止出口口罩的不友善态度,进而在加入WHO(世界卫生组织)不断的鼓动各国声援台湾,尤其是美国、英国、日本等大国的政治领袖表态之后,让大陆更提高警惕,担心在国际社会建构已久的“一中原则”会遭到突破,形成瓦解的局面。

陆怕一中原则瓦解

对大陆而言,“一中原则”是在国际社会宣示对台湾拥有主权的符号与权力的象征,所以民进党不接受一中,什么都别谈。这也是大陆针对民进党操纵WHO的议题,会用重话批评是“以疫谋独”之因。而陈时中提到“台湾国籍”的选择,会被以“冷血、信口雌黄、谎言”重砲轰击的缘故。

因此,在武汉疫情还未消解之时,民进党一直要去触碰大陆最敏感的主权神经,导致滞留武汉台商与家属的人权问题被忽视,这对向来高喊民主与人权价值的民进党,可是最大的讽刺。(作者为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理事长、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