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姍儒在新書勇敢展現不一樣的自己。(粘耿豪攝)

吳姍儒(左)與老爸吳宗憲一起主持《小明星大跟班》。(資料照片)

吳姍儒出版新書《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粘耿豪攝)

吳姍儒(Sandy)近日出版新書《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與她在節目上的開朗幽默不同,字裡行間誠實剖析自己,無論是爺爺(Sandy暱稱外公)取名賦予的美好期盼「漂亮的作家」,還是在交友遇到的各種挫折,她以文字精準描述當下所有感受,真實而立體的吳姍儒令人驚豔。

Sandy 15日受訪表示,自己根本沒有進演藝圈的打算,「從小到大,很多人問我:你爸是吳宗憲?」剛回台教書時,國一學生不知道從哪得知消息,幾個人跑進導師休息室詢問:「老師,你爸是吳宗憲嗎?」她第一秒否認:「不是啊,我爸是吳克群。」學生也很單純,聽完就散去,「那時候我才開始緊張,到底是他(吳宗憲)的小孩這件事情,有沒有困擾我?」

本文來自 雪花台灣,本文標題:曾1秒否認是吳宗憲之女 Sandy:我爸吳克群 ,轉載請保留本聲明!




被自己哭泣驚醒

Sandy眼神堅定說:「我出社會後,這不是一個困擾,而是一個事實,不過這也跟我認知自己是獨立個體很有關。」28歲那一年身體頻頻出狀況,高燒、感冒、身體不斷反覆發炎,最糟的一陣子,她甚至在睡眠中被自己的尖叫及哭泣驚醒,「這件事情很弔詭,身體不好其實源於壓力,但我一直覺得主持人沒有什麼壓力,而且我本身也很喜歡講話。」

「後來才明白,我給自己的壓力是要把事情做得很好,事情當然不是單指演藝圈,原來,我對事情要求很高,總是盡力想做到極致。」搞清楚問題癥結的她開始學會調整自己的健康及生活步調,但偶爾也有被外界誤解的時候,Sandy思考得很透徹,「說痛苦太嚴重,是覺得可惜,但我想過了,其實大家就是混口飯吃,長官要什麼、公司要什麼、媒體朋友要什麼,這些東西很明確,我們都是一台戲。」

得獎只是里程碑

至於創作新書是否算是跟自己和解的過程,Sandy笑得調皮,「我覺得不算是跟過去的自己和解,講和解很像是彼此得罪,我後來理解是,你必須原諒,才能放下。我原諒那個時候手足無措、只能用當時覺得最高分的方式去處理的自己。」

書中收錄很多故事,Sandy的思考與獨特分散在字句間,直到最後一篇才有一個具體而完整的她,「〈棉花糖〉那篇我才談到自己,我想得很簡單,必須認清事實,如果沒認清事實,跟你談什麼都沒有意義,也不用講什麼遠大夢想,因為很可能在這個路上就迷失自己,就算你得獎了,也會無止盡空虛。」她坦言:「社會永遠在討論下一次的成功在哪裡?就算是金鐘獎的肯定,都只是一個里程碑,這是一個紀念,但沒有人會拖著里程碑往下個方向走,我還是繼續走著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