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姗儒在新书勇敢展现不一样的自己。(粘耿豪摄)

吴姗儒(左)与老爸吴宗宪一起主持《小明星大跟班》。(资料照片)

吴姗儒出版新书《我的存在本来就值得青睐》。(粘耿豪摄)

吴姗儒(Sandy)近日出版新书《我的存在本来就值得青睐》,与她在节目上的开朗幽默不同,字里行间诚实剖析自己,无论是爷爷(Sandy暱称外公)取名赋予的美好期盼“漂亮的作家”,还是在交友遇到的各种挫折,她以文字精准描述当下所有感受,真实而立体的吴姗儒令人惊艳。

Sandy 15日受访表示,自己根本没有进演艺圈的打算,“从小到大,很多人问我:你爸是吴宗宪?”刚回台教书时,国一学生不知道从哪得知消息,几个人跑进导师休息室询问:“老师,你爸是吴宗宪吗?”她第一秒否认:“不是啊,我爸是吴克群。”学生也很单纯,听完就散去,“那时候我才开始紧张,到底是他(吴宗宪)的小孩这件事情,有没有困扰我?”

本文来自 雪花台湾,本文标题:曾1秒否认是吴宗宪之女 Sandy:我爸吴克群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被自己哭泣惊醒

Sandy眼神坚定说:“我出社会后,这不是一个困扰,而是一个事实,不过这也跟我认知自己是独立个体很有关。”28岁那一年身体频频出状况,高烧、感冒、身体不断反复发炎,最糟的一阵子,她甚至在睡眠中被自己的尖叫及哭泣惊醒,“这件事情很吊诡,身体不好其实源于压力,但我一直觉得主持人没有什么压力,而且我本身也很喜欢讲话。”

“后来才明白,我给自己的压力是要把事情做得很好,事情当然不是单指演艺圈,原来,我对事情要求很高,总是尽力想做到极致。”搞清楚问题症结的她开始学会调整自己的健康及生活步调,但偶尔也有被外界误解的时候,Sandy思考得很透彻,“说痛苦太严重,是觉得可惜,但我想过了,其实大家就是混口饭吃,长官要什么、公司要什么、媒体朋友要什么,这些东西很明确,我们都是一台戏。”

得奖只是里程碑

至于创作新书是否算是跟自己和解的过程,Sandy笑得调皮,“我觉得不算是跟过去的自己和解,讲和解很像是彼此得罪,我后来理解是,你必须原谅,才能放下。我原谅那个时候手足无措、只能用当时觉得最高分的方式去处理的自己。”

书中收录很多故事,Sandy的思考与独特分散在字句间,直到最后一篇才有一个具体而完整的她,“〈棉花糖〉那篇我才谈到自己,我想得很简单,必须认清事实,如果没认清事实,跟你谈什么都没有意义,也不用讲什么远大梦想,因为很可能在这个路上就迷失自己,就算你得奖了,也会无止尽空虚。”她坦言:“社会永远在讨论下一次的成功在哪里?就算是金钟奖的肯定,都只是一个里程碑,这是一个纪念,但没有人会拖着里程碑往下个方向走,我还是继续走着自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