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 Arti

本文来自 雪花台湾,本文标题:蛋壳公寓登陆纽交所,高靖、刘二海现身上市现场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本文仅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交易建议

  10个月亏28亿

  据悉,蛋壳公寓与2015年成立,旨在为年轻人提供舒适而价格合理的房屋。截至2019年9月30日,蛋壳公寓已在中国13个城市建立了运营机构。

  运营房间数量上,截至2019年9月30日,蛋壳公寓已进入北京、深圳、上海、杭州、天津、武汉、南京、广州、成都、苏州、无锡、西安、重庆13地市场,共运营406,746间房间,与截至2015年12月31日运营的房间数2434间相比,房间数增长了166倍,2015年底至2018年底三年年复合增长率达360%。

  目前,蛋壳公寓主要通过租金和服务费产生收入。蛋壳公寓收入从2017年的人民币6.57亿元增长了307.3%至2018年的人民币26.750亿元(3.743亿美元),比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9个月的人民币16.73亿元增长了198.8%至人民币49.997亿元(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

  2019年10月,蛋壳公寓的收入为人民币7.133亿元(9980万美元),较2018年10月的人民币3.185亿元增长124.0%。

  但蛋壳公寓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2019年10月,蛋壳公寓的净亏损为人民币2.966亿元(4150万美元),而2018年10月为人民币1.529亿元。调整后净亏损(不包括股权激励和公寓采购激励)在2019年10月为2.873亿元人民币(4020万美元),而在2018年10月为1.485亿元人民币。

  据招股书显示,沈博阳为蛋壳公寓董事会主席,高靖为联合创始人及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崔岩为联合创始人,董事兼总裁。



  蛋壳公寓在招股书中表示,此次IPO募集到的资金一是将用于拓展业务规模,二是将提高在技术方面的实力,三是用于一般性营运资金用途。

  “长期主义”的曙光

  根据艾瑞咨询的报告,2018年中国住宅租赁市场规模达到人民币1.8万亿元,预计到2023年将增长至人民币3.0万亿元,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从野蛮生长到淘汰洗牌,是大多数领域肉眼可见的发展规律。传统衣食住行领域在经过互联网的赋能之后,因其消费场景的高频性特征,往往很容易催生出巨头,美团就是成功突出重围、获得成功的佼佼者之一。住房领域亦是如此。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市场周期下行时,也是很多优秀企业发力壮大之时。谁拥有了充足的现金流,也就意味着掌握了实现长期主义必备的生命源。

  毕竟,任何一个久经沙场的英雄,谁都不想倒在黎明前的曙光中。

  随着资金、房源都开始向头部玩家集中,长租公寓行业的准入门槛正逐渐增高,如何精细化运营、降低成本、提升运营效率,把长租公寓在金融场景、市值需求、政策导向等方面的“黄金管道效应”应用到极致,也就成了串联各方协同作战的一道重要枢纽。

  近两年,一些头部长租公寓企业,正在不断努力进行产品的更新迭代、提升精细化智能化的运营效率、探索新的利润增长点,这也为长租公寓的长期向上发展提供持续的基本面支持。

  下一阶段,经历了市场的修复和出清过程,整体上长租公寓处于周期筑底、缓慢拉升阶段,一定程度上,最恶劣的情况得到改善,逐步向上向好。

  注:本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公开渠道,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内容所述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作为指导依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