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新闻2020年01月17日讯】(雪花新闻记者袁世钢台湾台北报导)监察委员陈师孟因有意约询判决前总统马英九泄密案无罪的法官唐玥,引法司法界强烈反弹;而总统府于17日上午表示,陈师孟已于13日透过总统府秘书长陈菊向总统蔡英文表达辞意,蔡英文虽已获准但仍指示表达慰留,也尊重他的决定。对此,司法院、法官协会皆不表示意见。

本文来自 雪花台湾,本文标题:监委约询法官疑越权 陈师孟闪辞获准小英慰留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马英九泄密案获判无罪后,但陈师孟认为,历审判决反复,因此申请自动调查,了解法官是否有滥用自由心证的情形,拟先约询一审台北地院法官唐玥;消息传出后引发法官协会联署抗议,司法院也发出声明表态反对,司法界一致呼吁,陈师孟不应逾越监察权分际、干预司法独立。司法院长许宗力也提醒,若以法律见解不当为由调查法官,恐造成寒蝉效应。



不过,早在许宗力14日公开替法官发声前,陈师孟就已向总统蔡英文请辞获准;总统府发言人丁允恭17日证实此事,但他表示,目前尚未收到监察院正式送来的相关文件。而原定于月16日约询唐玥一事,将由监委高涌诚接手调查,且为厘清监察权与司法权的界线,将先谘询《宪法》学者,故约询日期拟延迟至2月以后。

另外,除了司法界一致反对的声浪外,台湾司法人权进步协会理事长何俊英认为,法官的审判核心“法律适用”是“法官法”规定不受评鉴的事由,但“事实认定”与“法律适用”经常绑在一起,有时“很离谱”的判决结果会引发社会争议,若交由监察权调查,反而更能厘清真相,还给法官一个公道;如果判定滥用自由心证,就交由职务法庭审理。

但何俊英建议,监委日后若对法律个案行使调查权,应谨守“次数少”、“频率低”、“门槛高”的原则,尤其遇到政治性案件时,更应小心谨慎、尊重司法权,并相信法官本于证据形成心证的自由,才能守护《宪法》价值;若最终的调查报告禁不起民众检验,监委就必须负责,这才是民主国家权力分立与责任政治的表现。

责任编辑:郑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