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2020大选,中研院也做了分析,发现3个因素影响最终结果,包含反送中议题还有青年崛起,另外中产阶级转向挺绿,也是原因之一,但也有学者认为,这回“中间选民”也扮演影响结果的关键角色。

本文来自 雪花台湾,本文标题:中间选民转挺绿 中研院分析“3关键”韩大败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图/TVBS

前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既然总统选举遇到挫折,立法委员没有达到60席的目标,我要负应该的责任。”

2020大选,国民党不管是总统选举,还是立委选举通通溃败,媒体人黄光芹还爆料,韩国瑜阵营选前其实准备开香槟,因为内部民调以为将赢37万4344票,没想到最后结果,韩国瑜大输蔡总统264万票,怎么选输的,中研院也做了分析。

记者罗鼎杰:“中研院的社会学研究所也针对这一次的大选结果做了调查,他们发现有3个关键因素,影响到这一次的选情结果,包含像是两岸议题、反送中事件的延烧,另外还有青年崛起,因为中研院他们调查有72%,40岁以下的青壮年族群,在这次选举当中都是支持蔡英文总统,另外还有中产阶级转向,中研院他们调查有超过6成大专学历以上的中产阶级,在这一次选举当中都是倒向绿营。”

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林宗弘:“(国民党)这一次的选举里面都没有谈政见,没有谈到一些比较大家关心的产业如何升级的议题,其实是跟这个中产阶级民众,开始觉得说选票开始转向这个蔡英文总统的一个满重要的因素。”

图/TVBS

选举过程中,“经济蓝”、“知识蓝”,和韩国瑜带起的蓝营支持者,同床异梦,偏蓝中产阶级转向导致蓝营该拿的选票没拿到。

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林宗弘:“2008年到2016年的,就是马英九总统的任内,大致上中产阶级是偏向蓝营的,就是大家觉得就是国民党可能比较有一些产业政策,或者是两岸的政策,可以促进经济的发展,或者是说对治国的能力比较有信心,可是我们这次看到2016年大概两个政党在中产阶级就快要打平了。”



另外在青年选票上,国民党也没拿,中研院分析,青年世代对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反年改、反同婚的立场不满,同时对于韩国瑜个人形象抗拒,这种现象远远超过年长世代。

中研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林宗弘:“2008年到2016年中间其实有个转折,就是2014年的这个太阳花运动,所以青年的这个转折点,青年投票的转折点大概是从2014年的那一次地方选举开始渐渐的偏向绿营。”

但也有学者认为,这回选举中间选民影响也不能小觑。

图/TVBS

国会监督联盟执行长张宏林:“过往我们看到说蓝绿如果是大概比方说,大概是30%到40%左右,其余还有可能20%左右的选民,他有可能是做些摆荡,那从我们现在所看的这些经验来讲,这20%的选民显然还是看如果你没有做好该做的事情,我可能最终还是不会选择你。”

学者认为中间选民的价值观,可能是一些做人最基本的态度,像诚信、负责任,所以这回中间选民考量到,韩国瑜刚当选市长就谋大位,又在辩论会大骂媒体等负面行为,让中间选民选择了比较不讨厌的候选人。

台大政治系副教授彭锦鹏:“中间选民都在看的是说,哪一件事情会比较重要,基本上经济很重要,但是在这一次里面呢,大概反送中以及一国两制的争议,让所谓的护主权的这个声音全面的浮现出来,所以造成总统大选蔡英文还更可以连任。”

而这回不少国际媒体、学者都来台湾观选,日本学者小笠原认为,民进党这回赢却不能为他们尽情喝采,因为民进党政党票,从上届得票率44%,下滑到34%,少了10个百分点,未来台湾选民厌恶蓝绿两大党,恐怕成为常态,在2020过后,中间选民会不会增加,还要看蓝绿未来表现,选赢的蔡总统民进党,如何将艰困政局开辟新路,败战国民党,怎么再次挽回大量流失的民心,恐怕两大党都不能大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