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TVBS

每回讲到空污,都会提到境外污染,但香港受影响更高,不过他们的作法是先把自己管理好,像是民间推出的达理指数,把空污导致的人命跟经济损失,换算成数字,逼得政府不得不展现积极作为,像在应付交通废气上,除了补助汰换老旧车辆外,抓到车辆废气超标,逾期未改就撤照,这几年香港的空气品质,也确实变好了。

本文来自 雪花台湾,本文标题:还我蓝天!香港“反求诸己” 抗空污有成 ,转载请保留本声明!

天空凝结著一层灰,让空气在香港更显“存在感”,每一口呼吸都可能吸进废气,空污宛如流动的无形杀手,无时无刻不对健康虎视眈眈。

TVBS资深记者张靖玲:“位在中环的德辅道中跟渣打道,是全香港最繁忙的街道之一,所以香港的环保署是特别在这里设立一个空气质素监测站,从初步数据就显示,像去年所收集到的臭氧浓度创下18年来新高,原因之一是因为吹西风,把珠江口的污染物给吹进来。”

跟台湾一样,香港也同样面临境外污染,由于地理位置,影响有过之而无不及,特别是在冬天,有7成污染物都是来自中国大陆,与其怪别人,港府想的是先从自己做起。

香港智库学者吴家颖:“本地污染主要是电厂,还有就是车跟船,这三块就是已经占本地的主要污染源最大的一部分。”

关注空污长达15年的智库学者分析,以前最大污染源是电厂,不过2008年香港对排放总量进行管制,并提高使用天然气比例,至于船舶2015年立法,强制远洋渔船要改用低硫油,两者都已见到改善,眼下最棘手的就属交通,尤其占比一成的柴油车排放量高达6成,抓乌贼车刻不容缓。”

像这样的路边遥测设备,在全港共设置100个,每天最多派3组不定点突袭。

香港环保署承办商人员:“要2台机器都测得它超标才可以,然后环保局抓它才不会抓错。”

香港环保署不讲柔性劝导那套,车辆一旦超标得在12天内通过废气测试,如果没去或改善不过,直接注销牌照。

图/TVBS

从2014年9月上路以来,已检查200万辆架次,抓到一万架次违规,最后有400辆左右被撤照,除了棍子也给胡萝卜,花港币114亿补助,鼓励汰换高污染的柴油车。

香港智库学者吴家颖:“应该是2019年底就完成了,完成以后,8万6千辆那些柴油的商用车辆就是被淘汰,从2014年买的新车,15年之内它就不可以续排,就是要退役。”

数字会说话,从1997到2016年间,氮氧化物的排放量减少39%,可吸入悬浮粒子排放量更大减69%。

显示空气品质变好了,但其实这算是政府与民间学术研究携手成果,其中已故香港大学教授贺达理,所创造的达理指数就大幅提升空污议题的能见度。

TVBS资深记者张靖玲:“达理指数从2008年公布以来,每分每秒都在跳动,也代表空污无时无刻不在谋财害命,以采访的这一天早上为例,至少夺走2位香港市民的性命,因此就医或住院的人数也不在少数,所付出的成本更是超过2800万港币,这也让向来对数字有感的香港人,对空污更有感。”

谈环保理念太清高,麻痺无感,贺达理换个角度,把空污影响“落地”,也让环保团体监督起政府更加掷地有声。

香港科技大学环境研究所教授刘启汉:“我对(二氧化氮) 是有个反应,会一直流眼泪(眼水),觉得不舒服。”

本身对空污敏感的香港科大教授刘启汉,打算推出全球第一个空气品质地图,让市民一打开APP,就能知道所处位置的空污程度。



香港科技大学环境研究所教授刘启汉:“ (这个仪器)每分钟可以看得到侦测到的污染,其实是什么。”

刘启汉分析香港高楼林立,探讨空污得跳脱平面思维,一般来说如果楼高超过街道宽度的2倍或以上,就叫“街谷”,在香港这个比例往往达到50倍,是个不折不扣的垂直城市,在风吹不进来的情况下,就算同一个区的隔壁街,也会差很大。

香港科技大学环境研究所教授刘启汉:“一条街好、一条街不好,怎么说呢,可能是因为这条街盖的楼很高,另外这条街的就很空旷,变成空旷的地方扩散好,空气污染的浓度就低了。”

香港科技大学研究助理教授车汶蔚:“这个就是我们便携式空气质量采样仪,那它上面有3个采样头,这个是颗粒物的采样头,采PM10、PM2.5跟PM1。”

目前科大有15部携带式监测器,可以走进不同地方收集,并结合环保署监测资料,推算每条街道的污染浓度,出发点是就算没法改变大环境,但至少让市民有走一条相对干净路径的选择权,减少暴露高污染风险。

图/TVBS

TVBS资深记者张靖玲:“香港的工厂都外移,在处理空污上相对单纯,而台湾地方大,北中南东的工厂特性都不同,像我所在的桃园是全台第一工业科技大城,500大制造业有超过1/3都在桃园设厂,光是工业区就超过30个,如何管制工厂空污成为一大难题。”

观音工业区布置100个空气盒子,等于多了一群无形监察员,时刻收集空气数据。

桃园市环保局科长张书豪:“目前大概它的布置方式,大概是在2公顷、3公顷一个点。”

桃园环保局分析, 即便已经从源头要求工厂得安装管制设备,但免不了会有不肖业者存著侥幸心理。

桃园市环保局科长张书豪:“那红色的就代表大部分的民众,他对这个浓度是没有办法适应的。”

空气盒子先把污染源的范围缩小聚焦,接着再出动最新利器揪出特定对象。

运用物联网技术结合空气盒子与无人机,也让稽查的范围得以突破地表限制。

桃园市环保局技术合作人员黄信翔:“一般无人机,它就只有旋翼的部分搭配摄影机,因为我们这个主要是用来侦测空气污染,所以我们特别加装这两根取样管,延伸出来取周围的空气样品。”

由于空污稍纵即逝,以往查一间工厂,往往得花上2小时,有可能徒劳无功。

桃园市环保局技术合作人员黄信翔:“一般以前传统的人工取样,它带回实验室分析大概要7天,我们这个可以即时传输准确的数据回来,大概30秒会有一笔数据。”

如今监测的数据可以直接回传到电脑上,一旦发现可疑者就能直捣黄龙,连隐藏版的污染源也难逃法眼。

桃园市环保局科长张书豪:“那过去可能大概一般民众他都会认为说,有看到烟囱就代表有污染的情形,但是我们最近几次的稽查经验,大概有一些不肖的业者,他大概都会把烟囱隐藏在这个铁皮屋里面,然后你过去,经过了可能也不会发现它是一个可疑的污染源。”

对抗空污是场长期抗战,两地都已鸣枪起跑,香港初步见到成效,而台湾纵使问题相对难缠,也没有两手一摊的权利,何时 蓝天不再难见,还我呼吸权的声浪始终未歇。

更多 TVBS 报导
工厂可花钱买合法排放量 蓝轰:牺牲健康
空污伤眼! 结膜炎、干眼增3成近视尚无证据
互推责任?打给台电问空污 却被要求回拨1999